第一百五十章 嫁妆(四)

作品:《灵泉石上流

    随着清华一声令下,xiāng zi都被打开了,当众人看清xiāng zi里的东西的时候,周围不由“轰”的一声炸开了!

    “老天爷啊,那是金的吗?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见金首饰呢,可真好看啊!”

    “天啊,好多米、面啊!”因为饿肚子饿的多,人们看到米面甚至比看到金银都向往。

    “那是绸缎吗,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样好看的布料呢!”这时会布料也是能当钱用的硬通货。

    “哎呀喂,那是一xiāng zi是什么,我咋没见过呢!”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是海货,晒干的海货,听说是外边运进来的,老值钱了!”

    “这别的嫁妆都挺好的,我怎么瞅着那第一抬上却放了几块土坯啊,别是数量不够拿来充数的吧!”有那年轻的女子眼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的,嘴里说出来的话便有些酸了。

    “土坯?竟然有土坯,几块啊?”有上了年纪的,眼睛不好使,看不太清,听了这话却是有些激动。

    “打眼看着好像有十来、二十块吧,旁边还有放了一块儿瓦片呢!”这年轻的女子笑着,心想怎么随便从道边上捡几块土坯,捡个破烂的瓦块都能当嫁妆了,要这样的话她的嫁妆也能装十来二十抬。

    “竟有二十块,这么多!还有一块瓦片,这苏家可是下了重本啦,都说清华是个有本事的,这话不假!”老人们浑浊的眼中放着光。

    有的竟然开始思索自家有没有适龄的女儿了,这要是能嫁给清华,一辈子还愁什么啊!

    年轻女子便有不服气的,“不过是几块土坯,一个破瓦片,路边随便捡就是,有什么好下本的!”

    “你懂什么,这嫁妆里的土坯和瓦片可不是乱放,这一块土坯代表一亩地,一块瓦片代表一座院子呢!”老者训斥了一句,因为这些年百姓们过的日子不好,这十里八村的已经很少有人给自己闺女陪嫁田产和房屋了,所以这些年轻人都是不懂的。

    老人说完又满心满眼的看别的嫁妆去了,多少年了村里没有这样体面的热闹了,这回一定要好好看看,以后去串亲戚说起来也是一份谈资,毕竟是自家村里的事,有面子!

    那年轻女子却震惊的愣在当场,她听到了什么,“一块土坯代表一亩地,一块瓦片代表一座院子”,这,这怎么可能?

    她和同伴不禁转头好好的数了数那土坯的数量,“是,是,二十块没粗吧!”

    “没错,二十块,还外带一块儿瓦片!”同伴也是满脸的震惊。

    “这意思是陪嫁了二十亩地,一座院子?”她不可置信的问道。

    “按槐树爷的意思,应该是这样的!”

    “老天啊,二十亩地啊,一座院子啊!”这会儿她连嫉妒心都没有了,满脸只剩下羡慕了。

    这十里八村的谁家陪嫁女儿肯陪送田地、房屋啊,就是大前年北沙村的地主家王家嫁女儿也只陪送了十二抬嫁妆,没见说陪送田地、房屋啊!

    要知道田地、房屋可是农人的根,有的人兢兢业业、勤勤苦苦的干了一辈子,积攒下一些积蓄,能为后辈添置上那么一、两亩的土地,都能算是了了这辈子的一大心愿了。

    可见田地房屋在人们心中百姓心中的重要性,俗话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得水”,在这个重男轻女的时代,田地是一定要留给家里的儿子流传下去的。

    在大卫的下层百姓中,就是心疼女儿的人家也只是会多给点陪嫁,很少肯拿家里的田地出来给闺女的,毕竟闺女把田地带走之后就是随了人家婆家姓了,再也回不了自家了!

    “有了这二十亩、一座院子,还有这么些个嫁妆,那这二郎媳妇还靠婆家干啥啊,自己都吃喝不尽的!”这人感叹道。

    “那得看她有没有本事护着这份嫁妆了!”同伴小声嘀咕,顺便拿眼瞟了一眼廊下站着的石家众人。

    此时石老头是笑的见牙不见眼,石老太则是一脸的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她后面站着的石大花此时已经绷不住脸上的表情了,脸上满是愤怒和嫉妒!

    方才她进屋之后听到不是给她嫁妆,是给清泉的,心中便怒了,怪她娘多嘴多舌的给她丢人了。

    嫌丢人,本打算在屋里待着不肯出来的,可是外面这一声声的惊呼声,让她终归是忍不住好奇走了出来,看到这满院子的东西,尤其是那些晃花了眼的首饰、布料,石大花真的是嫉妒的快发疯!

    过段时间她要出嫁了,家里肯定是不会给她备下这么好,这么多的嫁妆的,到时候她要怎么办,她要怎么办啊,难道要被这苏清华比下去,让她丢人现眼!

    其实在这个时候能有一份嫁妆出门已经算是很不错得了,根本不会丢人现眼,这念头完全是石大花的虚荣心在作祟!

    其他的石家人此时此刻则是震惊多余其他的心情了,不过他们心里到底有什么小九九就此时别人就不得而知了!

    “来福爷,来福奶,您二老看这嫁妆也晒的差不多了吧,要是时候差不多了,我就叫人念嫁妆单子了!”清华笑道。

    石老头闻言刚要点头,石老太却赶紧摆手喊道:“不用念了,不用念了,这东西都在这摆着呢,什么东西一看就知道还念什么单子啊,赶紧盖上吧,外面冷别把东西冻坏了!”

    石老太这会儿心里可有自己的小算盘了,她一点都不行把清泉的嫁妆单子念出来让众人知道!

    这些东西自从搬进石家的门,她就已经看在眼里,刻在心里,默默的给这些东西打上了她石老太的标签了,她念想里这些东西以后早晚都得是她的,所以她自然不愿意让村民知道这具体都是什么东西了!

    “老瘸奶你这是欢喜的掉进钱眼泪吧,这东西都是好东西,在外面放放咋就能冻坏了啊!”有人闻言哈哈笑着起哄道。

    “哎就是,老瘸奶,大伙都在这听热闹呢,你咋就不让念了啊,快念念,我们都听着呢!”有那好事的青年,听到石老太说不让念嫁妆单子,便也跟着起哄。

    “对啊,对啊,念念,保不准清华哥还在底下藏了什么好东西呢,也让咱们好好听听,你说是不是老瘸爷!”

    “哈哈哈,好,好,念,清华啊,让人念!”石老头哈哈大笑,他只觉得多少年了没有这么扬眉吐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