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院子(一)

作品:《灵泉石上流

    众人一听清华要请客不由纷纷叫好,他们是真没想到今日还有这好事呢!

    自从他们这地界闹了灾,家家户户吃不饱,这杀猪菜的事就更别提了,算起来他们这村里得有三年没见过杀猪菜了吧,今天可是沾了苏家兄妹的光了,这是要开荤了啊!

    其实清华这也是变相的替mèi mèi补办出门的酒席呢,当初清泉就那样出了门,嫁妆没有,酒席没有,甚至连个仪式都没有,清华是觉得实在太委屈自家mèi mèi了!

    他知道让石家补办酒席,依着他对石家人的了解,肯定是不乐意的,所以便趁着今日送嫁妆,清华就想在自己家里办几桌请请村民,也算是替mèi mèi的婚事热闹热闹!

    村里人也欢喜,平日里饭都吃不饱,今日竟然有肉吃了,而且还是不用随礼的,若是哪家办喜酒他们去吃饭那一定是要随礼的,今日这看清华的架势那是完全免费的,众人不由雀跃!

    有些那心眼小的,见清华今日阔绰心中莫名嫉妒的,此时听见清华免费请吃肉,这心中不平也放下了不少!

    众人都有点迫不及待,起着哄,催着清华赶快带他们回家吃肉去,就连石家这些人也都一脸笑容跟着要去!

    他们也不想想其实这顿酒席应该他们石家来办的,现在苏家办了,他们都还挺好意思跟着去吃的呢!

    不过,估计在是石家人的心思里,有肉吃谁不去,不去是傻子!

    偏偏这时候石老太就成了这个“傻子”,众人都要移步去石家,她却不去,不但她不去还拉着石家的男人们都不让去。

    “你们先别去,一会儿帮我把这些东西抬到上房,放好了东西你们再去吃!”石老太道。

    “娘,东西先在这放着呗,找个人看着丢不了,去晚了可就没肉吃了!”石大进说道。

    “放心,他苏清华请客,少的了谁的肉也少不了你们的肉,吃没了让他再去买,给你们现做着吃,你们可是他的亲家长辈呢!”石老太得意道。

    苏家这些男人便有些为难,虽然是石老太这么说,但是他们也都是大人了,哪里会真信了她娘的话,人家苏家准备了多少东西就是准备了多少东西,他们去了晚了没了就是没了,哪里还能让人家现卖现做啊,又不是给银子的!

    再说了苏家的那清华那么厉害,一瞪眼他们都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哪里还敢提这种要求啊!

    他们这边正拉扯着呢,却见原本来抬嫁妆进来的那些汉子,此时又抬起了嫁妆,看样子是要把东西帮着放进屋里的意思。

    石老太见状心中一喜,这样倒是省了她的事了,自家人不用动手了,有了这些汉子这一趟就够了,也不耽误去苏家吃肉了。

    这便赶紧往前一站,指挥着那些汉子们道:“来来来,往这边抬,小心着点别磕了碰了,放到上房屋子里来。”

    那抬嫁妆的汉子闻言不由一愣,这跟开始说的好的不一样啊,便停住了脚步看向了清华。

    石老太的话清华也听到了,不由驻足,皱眉,转头看向一旁的石老头问道:“抬到上房?来福爷这是啥意思?”

    石老头也皱眉愣住了,本来要好好的去苏家吃肉喝酒的,这老太婆怎么又整这些幺蛾子,不由不满的训斥道:“二郎媳妇的嫁妆,就让二郎和她媳妇两个来安置,你跟着瞎掺和什么?”

    石老太这么大年纪被当众训斥,脸上有点挂不住,不过看着眼看的东西,还是忍着气道:“我这还不是为了他们好,他们住的那屋子小,这一时半会儿的哪能放得下这么多东西啊,我先帮他们收到上房去,回头他们要用的时候自己再来拿就是了!”

    “他们刚成亲,年纪又小,二郎又没了娘,方方面面还不是我替他们打算!再说了这都有什么东西,那嫁妆单子上都写的明明白白的,怎么,还怕我贪了他们东西不成!”说完还讽刺的看了清华一眼,明显是说他小心眼了。

    “娘,要这么说,你们上房也放不下这么多东西啊,我看一部分放你们上房,另一部分放我那屋吧,怎么说也是我们二房的东西,我这个当公爹帮他们看着点也是应该的!”

    一天没有露面的石大中不知道从哪站了出来,还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呢,看着满院子的嫁妆满眼发光,这还是清泉头一次看到她这个公公有如此生动的表情呢!

    石老太一听她二儿子这么说,不满的瞪眼道:“什么放你那屋,你那屋子又黑有臭的是人住的吗,这么好的东西放到你屋子再让你给糟践坏了!”

    石老太这话一出,众人不由都看向了郑氏,她是二房的女人,屋子里面又黑又臭的不是石大正这个男人的原因,是她这个女人没做好,说明她是个又懒又不会做事的。

    清泉去过二房的屋子,那屋子因为朝向不好黑是有点黑的,但是屋子里面却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她心里清楚在这个家里郑氏是最勤快的人了,整个家里一多半的活都是郑氏干的,石老太这是当众冤枉郑氏啊。

    郑氏被众人看的满脸通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不敢反驳。

    “娘,就那一次,是因为我喝酒吐了就被你挂在嘴边一直说,郑氏别的不行,干活还是可以的,我这屋子如今也是干干净净的呢!”石大中不满的道。

    这还是清泉头一次听到自己这个公爹在家里替郑氏说话,她赶紧转头看向郑氏,只见郑氏的头低的更低了,一滴眼泪从脸上掉了下来,砸在了地面上。

    哎,这个女人不容易啊!

    “叫娘说的好像儿子住在老鼠洞里似的,我这不是看上房也放不下这么多东西才开口帮帮忙吗,怎么说也是我们二房的大事不是!”石大中就连表达不满也带着一点阴阳怪气感觉,让人听了不怎么舒服。

    “怎么放不下,我那屋放不下,不是还有花儿那屋吗,不是还有你弟弟大正那屋吗,你弟弟没在家,屋子都空着呢!”

    石老太看到这些红木家具的时候早就想好了,那红木拔步大床,还有那梳妆台都放花儿那屋给她花儿用,至于那红木书桌、书架之类的都放她小儿子大正那屋,回头大正用着方便。

    至于那一箱箱的东西,那些摞起来不占地方,放到她那正房的炕上就行了,那红木的圆桌、椅子正好把她屋里那一套旧的替换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