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风雪迎佳人

作品:《我是九皇子

    时日匆匆,又是一年年关将近。

    成州府的天空也在飘雪,不过雪势却比大阙山中小上许多,飘飘渺渺,片片粒粒,落在道边的野草上,落在屋顶的青瓦上,有所堆积却并不厚重。

    成群结队的孩童在雪中穿行,打雪仗,堆雪人,着实热闹。

    路上行人一边照看自家的孩子,一边高声阔谈,谈话的内容不外乎都是自己家今年有多少收成,购置了哪些年货,家里远行的汉子什么时候回家过年。

    无论谈及什么,每个人的脸上总归是挂着满足的笑容。

    这几年虽然战争不断,可是蜀中本土却难以被波及,百姓能够在乱世中过上一个安稳的好年,已经算是上天的眷顾了。

    即便家里有丈夫,有儿子在外从军打仗的人,也不会太过于担忧,因为蜀军的战损率在这个时代来说已经低到可以忽略不计,蜀军从蜀王之下所有将官,出了名的爱惜着自己将士的生命。

    偶尔前方有噩耗传来,将士的家人在悲痛之余却不会有以往的无助和恐惧,反而或多或少的会迎来许多崇敬的目光,烈士家属出了会得到一笔庞大的抚恤金以外,还会得到很多不同的待遇,比如儿子战死沙场的孤寡老人,会有杨易专门的设置的烈士疗养院对他们进行抚养。

    这种事情在杨易的前世可能看上去是人之常理,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时代,却算是开了先河,他试图将“好男不当兵”这样的传统思想,转变为从士兵本身以及其家人都会以入伍为荣,如此不但可能提高士兵的战力,还能稳定后方百姓的情绪,可谓一举两得。

    因此,当杨易待着他的亲卫们缓缓进入成州城之时,道边观摩的百姓看到这些浑身弥漫着消杀之气的兵士们,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恐惧,皆是驻足凝望,眼中无不是崇敬之色。

    杨易这次回来特地嘱咐过不用告知百姓,也不用兴师动众,一来杨易不想扰了百姓安宁,二来真正庆功大会应该留给沙马乃古和山地营的将士们。

    来到城门口迎接杨易的人只有以洪直,苏繁,董辕为首的十余位蜀中高层人物,陆元良没有来,理由很简单,太冷了。

    杨易早已经习惯陆元良行事怪异的作风,这家伙聪明绝顶,却着实不适合做官,他没来迎接自己并不代表其不关心,只是其不喜欢搞这些虚虚实实的东西罢了。

    也亏的那个酒疯子遇到了杨易这个九呆子,可谓臭味相投。

    不过让杨易意外的是,迎接的人群中有两个倩影,一个是李玉,一个是云棠仙子。

    李玉一身紫色绸裙,背后披着一件暖身的容貌披肩,云棠仙子则是一身白裙纱衣,手中持剑,依然戴着一面轻容面纱。

    二人容貌非凡,站在雪中注目凝神,犹如画中仙女,让人不禁投去惊若天人的目光,着实抢了杨易不少风头。

    杨易行到众人近前,翻身下马。

    “殿下!”洪直率先欣喜的迎了上来,拱手拜道,武人不善言语,不过其目光中闪烁的激动之色已经显露无疑。

    半年的离别,杨易见到故人也是心中一酸,拍了拍洪直的肩膀,点了点头,所有的关心与重逢的欣喜尽在不言中。

    断了一臂的董辕也上前道:“殿下,别来无恙。”

    杨易点了点头,见董辕气色不错,断臂之伤似乎已经痊愈,只是那张大青脸依然布着些许忧伤,当初安宁镇一战,董辕的师傅鲍裘以及金水门众多弟子都没能逃出来,这对董辕确实是不小的打击。

    杨易拍了拍董辕的肩膀,安慰道:“在蜀中过的还好吧?以后蜀中就是你的家,如果你有意,我可以帮助你重建金水门。”

    董辕一喜,若是有杨易的帮助,金水门一定可以重振起来,连忙拱手拜道:“董辕拜谢殿下!”

    杨易转头看去,正见苏繁欲要行礼,杨易赶紧上前行了一个晚辈礼,道:“大伯,这里没有外人,凡俗礼节千万别来,侄儿先给您老人家行礼了。”

    苏繁连忙将杨易扶起,笑道:“易儿得胜归来,乃是我苏家之福,蜀中万千百姓之福,苏繁如何受得起。”

    杨易笑道:“千变万变,易儿都是外公的孙子,您的侄儿。”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苏繁眼圈泛红道。

    杨易道:“外公身体可好?”

    苏繁点头笑道:“好得很,数月前你表妹产下一子,老人家见了曾孙着实高兴,又得知你在外打了胜仗,甚是欣慰。”

    杨易笑道:“易儿也甚是想念,回头我就去看望他老人家。”

    “当是如此。”苏繁道,顿了一下,苏繁忽然又笑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玉儿也常常去看望你外公,陪他聊聊天说说话什么的,费了不少苦心,你可要好生感谢人家。”

    杨易错愕了一下,走到一旁李玉面前,还未说话,李玉却先温情的笑道:“回来了么。”

    杨易点了点头,李玉又打量了一下杨易,见其没有伤病,又欣慰的笑道:“我听仙子说了你们在黔州的危险和艰辛,着实吓了我一跳。你说你,已经是蜀中之主了,怎得还是如此鲁莽的去以身犯险。”

    李玉的话语虽然是责怪之意,却满含担心。

    繁和洪直等人站在一旁都是笑而不语,这种话他们说不合适,只有李玉这个准王妃说出来才不失大体。

    杨易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当时情势危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李玉叹息道:“行军打仗的事我不懂,不过你一定要保重自己,毕竟蜀中千千万万的百姓都不能没有你。”

    众人尽皆点头称是,这倒不是恭维之举,蜀中的这番基业可以说是杨易一手支撑起来的,若是杨易出了什么事,恐怕没人能支起大局,哪怕聪明绝顶的陆元良也不行。

    李玉见杨易点了点头却不说话,又叹了口气,她知道杨易的性子,表面上总是一副纨绔之像,看似什么都不在乎,可是一旦有了自己认为值得去做的事情,从来都不会有半分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