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香惠子

作品:《我是九皇子

    对于老鸨来说,这些凶声在外的倭海人不是她能招惹的起的,顿时慌的连话也说不清楚。

    那高大的倭海人哪里听她解释,猛的跨出两步,朝着老鸨一抓抓来,根本不将一旁的杨易和李顽等人放在眼里。

    不过杨易和李顽二人也都是见过大世面的,皆是面不改色的看着那倭海儿。

    杨易身旁的铁牛嘿嘿一笑,这家伙除了吃饭,最大的爱好就是打架,在这种莺莺燕燕的场所里正感到无聊,眼见有架打了如何不高兴,扭了扭粗壮的手腕,一把便向袭向老鸨的倭海人脖子抓去。

    倭海人显然是也武艺不错,早已防备着人高马大的铁牛,见铁牛粗鲁的抓向自己脖子,冷冷一笑,铁牛这一简单粗暴的一抓,让其只以为铁牛徒有蛮力,身子巧妙的一扭,往旁边侧避开。

    铁牛见状又是嘿嘿一笑,去势未消的手臂忽然变爪为掌,犹如磁铁一般来了个九十度急转,又往倭海人脖子上劈砍而去。

    倭海人大惊,不及多想,连忙抬起手肘格挡。

    铁牛的臂力何等惊人,这一掌由上而下,力道十足,一掌劈砍在倭海人的手肘之上。

    倭海人虽然挡住了要害,却被铁牛的巨力给生生震飞了出去,被摔了个恶狗吃屎,显得极为狼狈。

    ”哈哈!!“围观人群哄堂大笑。

    能来粉楼消遣的人,非富即贵,许多人也识得这些倭海人,虽然不至于名面上去得罪他们,但也不会惧怕他们。

    倭海人很厉害,在海上更是猖獗无比,但这里乃是蜀中。

    铁牛双手抱怀,满面憨笑的盯着坐在地上的倭海人,似乎刚刚只是和一个小朋友玩耍了一下而已。

    倭海人大怒,哪里受过如此屈辱,三两下爬了起来,抬手指着铁牛,口中蹦出一大堆听不懂的倭话,随即从腰间拔出了倭刀。

    铁牛依然是那副傻傻的憨笑,似乎倭海人手中那柄倭刀只是孩童的玩具一般。

    倭海人更怒,咿咿呀呀又是一通倭话,挺着刀便要冲上前去。

    ”住手!“一个很有雌性的声音忽然道。

    不错,是雌性而不是磁性。

    持刀的倭海人听闻那声音,顿了一下,立马收回了出鞘的倭刀,躬身而立,转身向声音传出的人群看去,就连另一边与方步打斗的倭海人也收招立足,恭敬的站在一旁。

    众人看去,却见人群中行出一个白面公子,那白面公子身材芊瘦,面目俊俏,一身锦衣束冒,全然是衣服中原人的打扮。

    围观人群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来这里的人都是风月场的惯客,只一眼便瞧出这俊俏公子乃是女扮男装,而且是一个相貌ji pin的女子。

    只见那”俏公子“也不在意四周如狼似虎的目光,面带春风的来到那倭海rén miàn前,轻轻说了一句:”退下。“

    ”是!“倭海人一句多的话都没有,极为恭敬的往后退了两步,站在”俏公子“身后。

    ”俏公子“目无他人,径直走到李顽面前,拱手一礼,道:”在下香惠子,见过李公子。“

    不等李顽回话,香惠子又转身向杨易行了礼,满含笑意道:”见过九公子。“

    杨易笑容不改,拱手回了一礼,心中却是惊异莫名。

    这女扮男装的女子名叫香惠子,一听便是倭海之人,却抄着一口纯正的大光官话,更让杨易惊讶的是,这香惠子竟然称呼自己为九公子,自然已经清楚了自己的身份。

    杨易和李顽面带笑意,却都没有说话,想要看一看这个逛妓院的倭海女人要干什么。

    香惠子媚眼看了看二人,笑道:“在下久仰二位公子大名,一直无缘得见,今日在此有缘相会,能否请二位共饮一杯清酒?”

    杨易看了眼香惠子,又看了眼起身后恭敬而立的几个倭海儿,心如明镜,这个叫香惠子的女人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偶然,可以肯定是奔着杨易和李顽二人前来的。

    杨易笑了笑,倒是来了兴趣,转身对一旁惶恐的老鸨道:“让众人散了吧,也不必通知官府。”

    老鸨顿了一下,连忙点头称是,他虽然不知道杨易的身份,可是看李顽对杨易的态度,便知道杨易的身份不简单,当然,任何做生意的都喜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旦官府的人来这里,恐怕今日的生意就要全黄的。

    李顽见状也向周围一拱手道:”诸位,各自请了。“

    ”李公子请了!“众人见没了好戏看,只好悻悻然的散去,私下里却在猜测那香惠子是何许人也。

    杨易看了眼站在面前含笑而立的香惠子,笑道:”这位倭海来的朋友,里面请。“

    众人重新回到屋子里,因为不知道香惠子的来意,铁牛和方步也跟随着走了进去,其余家将则在屋外监视着那群倭海武士。

    杨易和李顽双双坐定,杨易做了个请的手势,香惠子也在桌胖坐下。

    杨易看了香惠子一眼,端过桌前的茶杯,饮了一口,道:”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的?“

    香惠子笑了笑,也端起茶杯轻轻泯了一口道:”钱是好东西。“

    杨易心中一寒,面上却笑道:”蜀王府是清静之地。“

    香惠子笑道:”殿下误会了,惠子并没有和王府的人有所勾连,只是花了些钱让王府门口的店家帮忙带一句话而已。“

    杨易冷道:”你倭海人在涯州猖獗我们鞭长莫及,蜀中可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李顽也是笑道:”我父亲曾经说过,倭海人乃是奸猾之人,让人据而远之。“

    二人丝毫话语间针尖麦芒,似乎忘了面前还坐着一个倭海人。

    香惠子笑容依旧,并没有因为二人讽刺而愤怒,幽道:”香惠子很喜欢大光文化,从小便学习你大光的官话。此次来大光只是为了观赏一下大光波澜壮阔的山河美色。“

    香惠子眉目清淋,媚色波动,加上标志的五官,让人看的赏心悦目,李顽甚至轻轻咽了一口口水。

    杨易抚了抚依偎在身旁的咖啡,如果自己不是穿越者,可能会被这个女人的外貌所迷惑,而前世的历史教训告诉杨易,倭国之人,永远不是一个安分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