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皇帝召见

作品:《我是九皇子

    杨易踏进屋内,十六盏琉璃灯将屋子照的透亮,房间略显简单,左右两方摆着两只书架,书架后面依着屏风,屏风上画着江山白鹤图,装饰朴素而不失威严。

    正对门有一张大几案,案旁摆着青沐檀香,檀香粼烟洵洵,气味很好闻。除了檀香,桌上就放着几沓厚厚的奏章和书籍,几乎将案几后的皇帝给遮盖住,给杨易一种前世高三学生书桌的即视感。

    “儿臣杨易见过父皇。”杨易觉得今晚自己的膝盖快跪肿了。

    还好皇帝正好批完一张奏折,将奏折放到右手,抬头看了眼杨易道:“嗯,起来吧。”说完又从左边拿过一张奏折继续批阅。

    杨易起身候在一旁,偷眼打量了下皇帝,方才朝贺时,皇帝戴着冕冠根本看不清模样,此时一看,只觉得自己这便宜老子比想象中要老,不到六十,却已经有了些许白发,面容看起来也像七十多岁,也不知是不是古代人都这样。

    皇帝又批阅完一副奏折,这才放下笔,抬头看了看杨易,端起一旁的浓茶喝了一口道:“你母亲还好吗?”

    杨易躬着身,眉头一皱,这上来第一句话就让自己来火。

    杨易可以想象,如果自己没穿越大光成了这个傻子九皇子,可以想象凝妃母子两的日子会有多难熬,那就是待着一个傻儿子守活寡,看不到一点希望。

    他很想发泄的说两句:“托么你老婆你自己不知道?你问我?”这种男人放在前世那叫渣男,能被社会舆论给淹死!

    但最后还是忍住。淡然的回了句:“母亲安好。”

    皇帝看了看一旁闪烁的烛火,似是自语道:“这些年,倒是我亏欠她了。”

    皇帝似乎想到了什么,沉凝了许久才道:“我听说是李妃让你们来参加朝贺的?”

    “是。”

    “你把李妃的贴身太监打的不chéng rén形?”

    李易心中忐忑,这是被告状了吗,急道:“父皇,那太监是孩儿打的,和母亲无关。”

    皇帝饶有意思的看着杨易道:“你一个皇子打一个太监算得什么事,何况这狗奴才出言不逊。”

    “不过这事你做的有些鲁莽,至少不该当着李妃的面如此鲁莽。”

    “李妃…”

    皇帝挥手打断杨易,又拿过一纸奏折,边看边道:“我不是说你不该打,但在宫中做事情一定看看时机,看地点,要多一份心思明白吗?”

    杨易轻轻一勉嘴道:“父皇说笑了,孩儿是傻子,傻子只会该出手时就出手。”

    皇帝闻言一怔,看了看杨易,笑道:“哈哈,朕倒是忘了,朕的第九个儿子是个傻子。”

    “孩儿是傻子,傻子做事是没有套路的,傻子只要觉得谁欺负我母亲,就是我的生死仇人。”

    皇帝没生气,反而点了点头道:“看来有时候你这个傻子比聪明人更明白事理。”

    杨易道:“傻子明白的不是事理,是本性,这种本性哪怕是动物也会有。”

    “嗯,这种本性确实动物也明白,偏偏有时候人会忘掉。”

    “易儿你要答应父皇,用你傻子的本心保护好你的母亲。”

    杨易有些诧异,因为他感觉皇帝说的很认真:“孩儿明白。”

    “你今年多大了?”皇帝突然道。

    “回父皇,儿臣过了四月就十七了。”

    “为什么不去上学?”

    “宗学可不会收我这种傻子。”

    杨禄没有立太子,所以皇子们上学都在宗学,凝妃也曾数次去找过宗学,想要让杨易去进学,但一直被拒绝,没有哪个大佬愿意教一个傻子,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侮辱。

    “那你去国子学吧。”

    “啊?”

    国子学也是国代guān fāng学校的一种,与宗学不同,这里号称海纳百川,无论你有才学还是有钱财,都能去进学,也出过不少大家,学士。

    回去的路上,杨易一直在想离开时,皇帝说的那句话“有时候爱,并不是爱,不爱也并不是不爱。”

    这句话看似很有深意,在杨易看来却无比的可笑,这是一种不负责的态度,无为而治?不是在任何地方都适用的。

    回到住所,杨易累的像个死狗,一屁股坐在靠椅上,吩咐哑婆赶紧打盆水来泡泡脚。

    正自闭目养神的时候,凝妃从内屋走了出来。

    “孩儿把娘亲吵醒了。”

    凝妃摇了摇头:“你没回来,我怎么睡的着。”

    “娘不必担心,一切都很顺利,父皇很喜欢那副绣画。”

    杨易想了想,还是将皇帝找自己谈话的事情说了一遍。

    凝妃发了好一会儿神,才说了句:“他已经有了白发丝了啊,唉,总有忙不完的事。”

    杨易撇了撇嘴道“那位置自古就不好坐,做明君被累死,做昏君被骂死。”

    见母亲投来责怪的目光,杨易赶紧闭上嘴。

    “父皇叫我去国子学读学。”

    凝菲总算笑了:“好事。”

    杨易揉了揉太阳穴,对于一个“纨绔”来说,上学和坐牢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我去了国子学,母亲你怎么办?”

    “你的意思是你在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吗?”凝妃完全无视了杨易的阴谋,并且不给任何余地。

    杨易进入国子学读学,对凝妃来说也是一种安慰,但对杨易来说是一种煎熬,因为上一世他就应证过自己不是读书的料。

    终究没能让母亲心软。

    杨易失落的将母亲送回去,出来时发现哑婆还没有将水打来,杨易有些恼火,便径直去了后厨。

    宫中规矩只有皇后与个别受宠的妃子才能有自己的厨房,唯独杨易母子两例外,因为御膳房甚至都没有计算他们的伙食,就别谈有人送来了。

    当杨易来到后厨却是被吓了一跳,只见水桶打翻在地,洒了遍地的水被月光晃的透亮。

    杨易心下一冷,快步走了上去。

    “哑婆?”

    “呀啊!!”

    哑婆缩在房檐吓瑟瑟发抖,嘴里咿咿呀呀的也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再仔细一看,院子里躺着两个人一动不动。杨易上去踹了两脚也没反应,不知是晕了还是死了。

    杨易蹲下,皱着眉头仔细查看,两人都是一身太监打扮,看样子是有一番激烈搏斗。

    “哑婆你没事吧?”杨易小心的将哑婆扶起,看的出来她被吓的不清。

    哑婆指了指地上的人,又咿咿呀呀的,似乎很是担心。

    “没事的哑婆,你不要惊扰母亲,我给你写个纸条,你去找当班的侍卫头领来。”

    明天自己要去国子学报道,杨易觉得必须要把这些黏人的苍蝇赶走。

    一张“有刺客”的纸条,足以让当班侍卫惊出一身冷汗,不过半柱香时间一队侍卫便提着灯笼急步而来。

    杨易靠在门边,磕着瓜子儿,悠闲的看着众侍卫一番查验之后,将尸体抬了出去。

    “哎那谁,你,对你过来下。”杨易像一个穿着银铠,看似领头的人道。

    那人转过身来,见杨易叫自己,错愕了一下,还是走上了台阶。

    “九皇子殿下。”那人低着头,拱手轻拜了下。

    “你叫什么?”

    “属下左武卫骁骑将军洪直。”

    洪直回答的很平淡,似乎没有因为一个傻皇子叫住自己而感到惊讶。

    杨易看了看侍卫们抬出去的尸体,有看了看洪直道:“你认识这两人?”

    杨易方才看的很清楚,洪直等人刚进来时有些紧张,但在看到两具尸体面目后缓和了很多。

    洪直怔了一下道:“这两人是宫中今晚当值的太监。”他并没有说这两人是在哪个宫当值的。

    在宫中妃子之间互相监视是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唯独让洪直感到恼火的是这两个太监胆子太大,既然跑进来了,而且还被人发现。他很担心这傻皇子追问他这两人是谁家宫里的,无论告不告诉杨易,都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可是杨易却问道:“你觉得这两人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属下查看过,两人应该是互殴双双晕倒。”

    杨易点了点头,将手中瓜子儿放进兜里,拍了拍手上的渣壳道:“我不管他们来这里来干嘛,也不问他们是哪里来的,我只希望洪将军明日过后能在这附近加派一些岗哨,不要让这些苍蝇打扰了我母亲。”

    “这…属下会奏请皇城司。”这是毫不掩饰的打官腔。

    杨易觉得自己很被动,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甚至是厌恶,他觉得需要改变,扮猪吃虎这种事杨易难得去干,自己不是猪,也没有心思去扮猪。

    如果一定要比喻,杨易宁愿做一只在沙漠的中晒太阳的眼镜蛇,永远不会介意给打扰自己或者母亲休息的路人来上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