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末日崩塌

作品:《我是九皇子

    “我叫你们把那只猫给我剁成肉泥,你们听不到吗?”

    凶狄侍卫连忙将装着咖啡的笼子提了起来,准备将其处决。

    阿古烈看了眼笼子里傲慢的小白猫,并不在意。抬头看了看帐外的日落,冷道:“传我命令,所有人整装,半柱香之后出发,轻装简行直奔论学场!”

    一旁的副将点了点头,快步行出帐外传令,一时间帐外马鸣声死起,军队开始迅速整合集结。

    殿帐侍卫拔出刀,准备杀掉笼子中的咖啡,忽然帐外快步进来一名兵士,对阿古烈拜道:“将军,后山出事了。”

    阿古烈眉头一皱:“讲!”

    “契拓和乌南丝被人杀了,那几个大光人不见踪影。”兵士禀报道,顿了下又道:“侍卫抓住一人,那人说要见你。”

    阿古烈心中寒意升起,行事关键时刻犯人却跑了,不过行事在即也不影响大局,冷道:“带上来!”

    杨易被两个壮汉推搡着押了进来,走进帐内,阿古烈在打量杨易,杨易却在打量整个营帐,一眼便在侍卫的手中发现了咖啡。

    “你的同伴呢?”阿古烈用一股别扭的汉话问道。

    杨易暗暗松了口气,他只在岳靖那里学了“我要见你们主将”等这一句简单的凶狄话,很担心进了营帐却没人听的懂自己说什么,然后把自己一刀卡擦了。既然有人会说汉话,那就方便多了。

    看着阿古烈杨易直言回道:“跑了。”

    “那你为什么留下来?”阿古烈疑惑道。

    “我来取回我的猫。”

    坐在案几旁的仆蓝站了起来,走过来惊奇围的着杨易看了一圈,又看了眼笼子里的咖啡,也用一口蹩脚的汉话问道:“这只白猫是你养的?”

    杨易瞪着眼睛点了点头:“当然,那是我的宠物。”

    “它为什么不怕沙暴?”仆蓝指着桌子下面。

    杨易这才看到畏畏缩缩蹲在那里的小狼王沙暴,心中立刻明白了咖啡今日为什么不正常。

    虎是万兽之王,狼是动物中的魔鬼,敏感的咖啡一进柳林就察觉到了狼王的存在,所以一路寻着气味带着杨易几人找到了此处山谷。

    狼怕虎是一种自然规律,虽然群狼可以和虎一战,但不代表它们不怕虎。

    阙山狼王在北方是一个唯吾独尊的存在,在圣兽白虎面前,却依然产生出了本能的畏惧。

    杨易当然不会告诉这群人咖啡不是肥猫而是白虎,笑道:“我家猫为什么要怕一只土狼狗。”

    仆蓝公主怒极反笑:“你说我家沙暴是只土狼狗?”一只雄霸草原的狼王被人说成是一直土狼狗,这很难让人接受。

    杨易道:“也许不是吧,土狼狗可不会怕肥猫。”

    “你!…”仆蓝公主气的胸口非常诱人的剧烈波动,可也没办法反驳,因为事实就是沙暴被吓得都不敢出来。

    杨易不在意道:“就如你们凶狄人在北方肆无忌惮,到了我大光,哪怕是我这样的文弱学子也能让你们感到畏惧。”

    听到此话,仆蓝公主还未言语,一旁的阿古烈笑道:“汉人永远只会动嘴皮子,你现在的生死便是我一言之间,说说看,你拿什么让我畏惧?”说着话,阿古烈接过侍卫手中的弯刀,轻轻弹了下锋利的刃口道:“如果说不出来,我手中的刀会让你为你的谎言付出永生难忘的代价。”

    在阿古烈映像中,无论是去到大汗王帐的光国使节,还是悲怜贪婪的商人,都是连草原烈马害怕的懦弱之辈,畏惧这样的人,天神都不会同意。

    “嘿…”杨易抖了抖被押的酸痛的肩膀:“你只要把我的猫还给我,我就能让你见识下什么叫来自大光的天崩地裂!”

    这时阿古烈的副将快步走进了帐篷,拜道:“将军,我们可以出发了。”

    阿古烈点了点头,一边穿上盔甲一边道:“把他的猫给他。”抬头带着玩虐的笑意对杨易道:“你有半柱香的时间。”

    仆蓝公主见杨易接过笼子,竟然还饶有兴趣的逗弄那只小白猫,和他的猫一样,似乎全然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到临头了。摇了摇头,她在为这样的人可悲。

    阿古烈迅速的穿好了铠甲,也不管时间到没到,拿起桌上的弯刀笑道:“看来你在撒谎。而现在,我们要去让你们大光的皇帝知道什么叫来自凶狄的天崩地裂。”

    杨易见阿古烈提成刀一脸漠然的往自己走来,赶紧往后退了一步道:“哎!等等,说话可要算数!时间还没到呢!”

    说着也不管阿古烈同不同意,杨易将手指衔入口中,用尽全身力气吹出一个长长的哨子。这是前世杨易看球赛的时候练的,幽长的哨子声高亢尖锐,一直在山谷之间回荡。

    杨易吹完哨子,在阿古烈这不知其用意之时,猛的转身,用力撞开身后的侍卫,不要命的就往帐篷外面跑去。

    阿古烈和仆蓝见杨易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有些发愣,那狼狈不堪的样子差点没让两人笑出声来。这里是自己中军营帐,外面围了两千精兵,这个汉人竟然以为这种幼稚可笑的方式就能逃脱?汉人永远是这般可笑,面对死亡时不是选择反抗,而是选择逃跑这样的软弱行为,然而他最终还是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阿古烈无奈的笑了下,正要让外面的军士就地将那人处决。

    忽然,他感觉到大地似乎在颤抖,帐篷外面的战马燥乱的嘶吼起来。

    阿古烈脸色微变,两步便跨出了营帐。

    “轰轰…”阿古烈刚一走出,数声巨响从头顶传来。抬头看去,山谷左则上的崖壁猛地爆炸开来,一股可怕的浓烟腾空而起。

    霎时间,整个大地都在颤抖,无数巨石轰隆隆的从上面滚落下来,卷起滚滚灰尘,巨石的黑影从天而降,终于落在了地面上,很多凶狄兵士和战马根本没有来不及,转瞬间便被砸成了肉泥,宛如人间地狱。

    阿古烈嘶吼着想要控制自己的军队,但无奈的发现自己的声音完全被天地间的轰鸣所淹没。

    又是两声巨响,左侧山谷完全终于完全崩塌开来,整个山谷犹如沙窝一般,在巨响中整个陷了下去。

    仆蓝公主在山体完全塌下来时,最后一眼看到了那个抱着肥猫的白色身影疯一般从山谷里冲了出去,连他自己背后被砍了长长一刀都全然不顾,临出山谷时,那人终于回头看了山谷里一眼,那一刻他竟然咧着嘴笑了,笑的非常天真,仿佛这山谷中的人间地狱就是他玩的一场游戏而已。

    仆蓝被阿烈古扑到抱入怀中,躲过天上的落石,翻滚进了一个巨石缝隙里就再也看不见了。

    哀嚎声,嘶鸣声,惊呼声全部淹没在山谷崩塌之中,世界忽然便的安静下来,山谷被落石填平,如果不是那直冲远空的滚滚尘烟,谁也不会知道那里原来有一座空旷的山谷之地,还有两千精锐的凶狄人。

    ps:今天第一章,晚上还有。感谢“你那什么什么“老铁的打赏。有票的小伙伴记得支持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