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豆包的报恩

作品:《我是九皇子

    思绪之间,杨易已经到了西市中,车夫按照吩咐很快就把他带到了纸坊外面。

    杨易下车后登时就愁了,却见造纸坊门庭紧闭,在门外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当下不知道如何是好,京城的造纸坊不多,杨易就知道这么一家。

    “公…公子”忽的身后有个稚嫩的孩童音,轻声呼唤道。

    杨易转过头来,身后站着一个半高小童,穿的很朴素,腰间抱着一个大xiāng zi,杨易疑惑道:“豆包?”

    那孩童点了点头,不正是当初杨易去国子学撞见李顽时,死活着找李顽讨债的卖糕点小童么?

    杨易笑道:“亏得你还记得我,你mèi mèi的病好了吗?”

    豆包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道:“多亏那日公子给予我的银子,mèi mèi看了大夫总算好起来了,等我…等我有钱了就将钱还给公子。”

    杨易道:“嗯,人没事就好,至于还钱就不必了,反正那钱是李顽的,他现在在江南你想还也还不了。”

    “我娘说借别人钱是一定要还的。”豆包坚定道,但想到自己平日里卖些豆糕只够自己和mèi mèi维持生计,想要存钱还债却是难的很。

    杨易摸了摸豆包的脑袋笑道:“那不急,等你以后赚到钱了再还我也不迟。”

    豆包“嗯”了一声,忽然想到什么道:“公子我看你在这里叫门,是想买纸张吗”

    “嗯,额对了,你认识这户人家吗?知道他们到哪儿去了?”

    “不知道,昨日便关了门,听说好像是回乡探亲去了。”豆包道。

    杨易动了动鼻子,这下麻烦了,要是买不到纸回去,要被老主簿念叨好几日。

    “公子,我家有纸张!”

    “你有?”

    “嗯,你跟我来,我家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豆包很是热情,杨易无法,只好将信将疑的跟着去他家看看。

    豆包的家住的很偏僻,偏僻的让人怀疑是这是一个地下党的秘密联络地点。在极其窄的巷子通道中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穿过多少低矮的屋檐,踩着无数的杂物,总算到了豆包家。

    “mèi mèi!mèi mèi!有客人来啦!”豆包还未进屋就大声的呼喊道,似乎对于家里来客人这件事是非常的高兴,也难怪,没人愿意来这种地方做客。

    不一会儿,低矮的房门嘎吱一声打开了,一个黑乎乎的小女孩探出个脑袋来,第一眼看到豆包便兴奋道:“哥哥!今天回来这么早呀!”

    豆包笑道:“今天有客人来我们家,快些让客人进来。”

    “哥哥,他是谁啊?”黑乎乎的小女孩看着杨易有些警惕问道。

    “他就是我给你说的,拿钱给你治病的那位公子。”

    “是他?”小女孩似乎还是不相信,依然站在门口未动,盯着杨易的眼神丝毫没有相信的意思。

    豆包愣了一下,有些尴尬的对杨易道:“不好意思啊公子,我mèi mèi被妓院里的龟奴吓过好几次…”

    “我像龟奴?”杨易打趣道。

    “不不不!!”豆包摆着手,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我…我是说妓院老鸨总是带着龟奴来我家,想将我mèi mèi买走…”

    小女孩闻言躲在豆包身后,有些害怕喊了声:“哥…”

    杨易顿时明白是什么情况,妓院总是会找一些雏女回去,从小调教,将来就能成为却有经验丰富的ji pin妓子,在勾栏里非常的受欢迎。

    豆包的mèi mèi看上去又黑又脏,但杨易能看的出来这丫头眉宇间五官端正,长大后绝对是个美人胚子。只是看小女孩样顶多也就七八岁,没想到妓院这就开始盯住了。

    杨易苦笑了下,蹲下身子看着小女孩,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和蔼,道:“小mèi mèi别怕,哥哥不是坏人,你看哥哥像个坏人吗?”

    不想小女孩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点了点头:“嗯,像!”

    “哎?…”杨易一时没蹲稳,差点摔了一脚。

    在豆包一再解释,和自己的百般保证下,杨易总算了进了屋子。

    屋子很矮小,杨易需要略微弓着身子才能站在里面,但是房间很干净,不大的一个空间里所有东西都放的很整齐,虽然也没多少东西。

    空气中弥漫这一股潮腐的气味,这一点杨易倒是能习惯,因为他皇宫的住处就常年有些潮湿。

    “谢谢。”杨易接过小女孩小心翼翼递过来的板凳,总算不用弓着身子了。

    杨易尴尬的看着一脸提防的小女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豆花。”小女孩回道。

    “豆包和豆花,挺好。”杨易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时一直在屋门口转悠的咖啡慢慢悠悠的拐了进来。

    “哇?这只猫好可爱!”小女孩一眼瞧见咖啡便一把抱了起来。

    “可爱吧?”杨易笑道。

    小女孩使劲点头问道:“它叫什么名字?”

    “咖啡猫。”

    “好奇怪的名字…它为什么这么胖呀”

    小孩子就是这样,刚刚还把杨易当作勾栏里的恶奴,现在又极其热情的和杨易交谈,或许她觉得能养这么一只可爱小白猫的人,一定不是坏人。

    说话间,在屋里捣腾半天的豆包总算钻了出来。

    “哗”豆包将怀里抱的一大堆东西一股脑的扔在地上道:“公子,这些纸张你要多少拿多少!”

    杨易走上去蹲下在来,在一堆杂物中翻了半天,差点没哭出来。豆包拿出的这些纸张全是一些废纸,是造纸过程中的残存品,完全不能用来写公文用。

    见豆包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杨易不想打击到他,随口问道:“这么多纸你哪儿来的?”大光的纸张使用比较普及,但也不是豆包这种穷苦人家能用得起的。

    “我捡的!”

    杨易奇怪道:“捡的?”又看了看地上的废纸,这些纸虽然废了但只要再加工一次,同样便是再生纸,怎么会有人胡乱遗弃呢?

    见杨易奇怪,豆包有些着急,他认为杨易怀疑这些纸张是他偷的,急切道:“上次就在我们前面那条巷子里,一辆马车拉了好多纸张。”

    见杨易还是不解,豆包又道:“不但有纸张,还有树皮,麻布,油桶,马车装的太多,风一吹纸张就到处飞,那马夫捡不过来漏了许多。”

    杨易正想解释一下自己并没有误会,却听豆包认真道:“那马夫我认识,就是新开的中华映绣的的马夫,他说拉这些东西回去是用来做柴火的,还叫我不要到处乱说!可我这真不是我偷的…”

    “等等,谁拉走的?”杨易道。

    “中…中华映绣的车夫。”

    杨易想了想道:“你说车上有油桶,装有油吗?”

    “黄漆漆的油,很臭,做菜肯定不好吃。”

    杨易没说话,豆包说的应该是油脂,当然不能做菜,加上废纸木材烧火倒是可以,但自己的绣画坊虽然高端,但也没高端到用纸来烧饭做菜,而且此处距离绣画坊甚远,谁会闲来没事跑这么远拉一堆造纸废料回去?这件事里里外外透着古怪,最关键的是马夫竟然傻缺一样警告豆包不要告诉别人,这不明摆着说这件事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ps:感谢“寒立888”的2000打赏,感谢大家支持,今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