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九霄令

作品:《我是九皇子

    杨子立这一句话,立刻杨易就明白为什么连李顽这种不学无术都会看不起他。在干坏事之前就把自己家门先搬出来,这种人基本上是没救的了,迟早会给自己家惹出祸事不说,本质上这种人已经已经忘了自己是谁。

    杨易之所以与李顽和王飞将这两个纨绔子弟交好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二人干坏事的时候从来不报自己家门,就比如第一次见李顽时他被赌场打手追的满街跑,却依然不表明自己的身份。

    没有哪个赌场打手敢打南国候府的世子,也没有哪个赌场会去找南国候府的世子要赌债,他们反而更希望李顽欠他们的钱永远别还,这是一种再好不过巴结权贵的方式。

    李顽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因为他还是李顽。

    而杨子立这种人已经不再是他自己,迟早会成为那种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之后还高呼自己爹是谁的大蠢蛋。

    不过这种蠢蛋行为显然在某些时候是很有效的,比如现在。

    马掌柜接过杨子立的府牌,只看了下便用府牌在账本上印一个章印,又双手还给了杨子立。留下章印后,无论上面追查还是事后的赔偿都有了依据。

    杨子立似乎也经常干这种事,毫不介意的将府牌收了起来,他不在乎有人追查,更不在乎所谓的赔偿。

    不是每个朝代都有包拯那样的青天大老爷,言官也不会因为国公府世子揍了两个江湖浪子就去参他一本,干这种事情的要么是政敌,要么是傻子。

    大光朝王爷很少,少到几乎没有,这是光太祖留下的规矩。每一位皇帝登基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给自己的一大堆兄弟全都封上国公,而且没有任何实权基本上等同于混吃等死。

    这也是皇子们几近疯狂的争夺皇位的重要原因,哪怕自己坐不上皇帝,也要争取站对边,未来也好让自己的皇帝兄弟把其放回自己的封地,而不是圈在地庆城里面当猪养起来。

    不过皇亲国戚总也有一些好处的,比如打架斗殴这种事无论是大理寺或者是京兆尹都没有权利管,就算人赃俱获也只能乖乖的上交到宗正寺,宗正寺当然也不会因为一个皇族揍了两个普通人就去做出什么处理,顶多罚点俸禄或者勒令其在家里面反思几日,都是些不痛不痒的惩罚。

    或许在杨子立眼里,国公府世子这个头衔就是自己免死金牌。

    “周倨谁打的你,你去十倍还上。”杨子立说这话的时候,杨易觉得他不像是皇亲国戚,更像极了大街上的小混混头目。

    周倨得令看了眼苦苦支撑的铁牛,又转头看向坐在柜台下面的猴尖儿,他笑了。

    猴尖儿当然明白他这个笑不是在向自己示好。就在方才,这个周倨嘲笑铁牛被自己和铁牛好好收拾了一顿,不想现在找来了帮手,而且这群帮手看上去自己还是得罪不起的。

    猴尖儿对着周倨嘿嘿一笑,嗖的一下就如窜天猴般窜了出去,周倨见状大叫了一声追了上去。

    这边铁牛和人战作一团,被一只铁棒直逼的步步后退,另一边周倨和猴尖儿玩起了捉迷藏。猴尖儿虽然武艺不及周倨,但依靠自己灵活的身法在桌椅之间像一只猴子一样上窜下跳,周倨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大堂上的江湖人士们见状纷纷往一旁躲开,给几人腾出足够的空间,一时间大堂中好不热闹。

    杨子立很满意的笑了笑,他很喜欢这种所有人都惧怕自己的感觉,偌大一个大堂中没有人敢正视自己。

    当杨子立看到角落里的杨易和小舞时,眼睛顿时一亮,暗道:“好一个俊俏的小娘子。”

    没有犹豫,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杨子立微笑着走了过去。

    “姑娘?在下可否请姑娘喝一杯美酒?”杨子立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很有风度,并且完全无视了背对着自己坐着的杨易,他不认为在这种地方有比自己还高贵的人。

    小舞害怕的往杨易身边挪了下,咬着嘴唇摇了摇头表示拒绝。这一个娇羞委屈的模样却让杨子立更是兴奋,同时他也注意到了坐在小舞旁边的杨易。

    作为一个风月场上的惯客,杨子立明白想要一个女人顺从自己,首先要做的是让她无依无靠,只有顺了自己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而很明显小舞旁边的杨易就是她的依靠。

    杨子立走到杨易身后,看上去很有礼貌道:“这位兄台,我找这位姑娘有些事情要谈,可否借一步说话?”

    杨易甚至都难得理他,依然悠闲的嗑着瓜子儿,时不时抬眼看一下大堂中打斗的情况,全然把杨子立的话当作放屁。

    “兄台?我与你说话你听见了吗?”杨子立面上的笑容没有任何变化,但声音却充满了寒意。

    杨易依然没理他,杨子立认为他在装疯卖傻,正想招呼身后的护卫上来,忽听堂上一声怒吼。

    转身看去,原来方才周倨抓不住猴尖儿,恼怒之下所幸放弃追赶,转而去帮忙围攻铁牛。

    这一招很管用,铁牛本就有伤在身,手中又无兵刃,被对面那人一只铁棍打的险象环生。此时周倨围点打援又跑来围攻自己,顿时招架不住,不过几招便被铁棍敲中肩部,一个顺势往旁边滚去。

    可周倨二人也是个中好手,自然知道趁胜追击的道理,不等铁牛咬着牙站稳,又纷纷箭步上去围攻。

    眼看铁牛快支撑不住了,心急的猴尖儿来不及多想就上去帮忙。周倨围攻铁牛的目的就是要等猴尖儿自投罗网,猴尖儿刚一上来,周倨便猛地一把抓了过去,吓的猴尖儿一个咕噜又滚了回去,险些被周倨手到擒来。

    周倨笑了笑也不追他,转身继续围攻铁牛。坐在地上的猴尖儿急的只蹬脚,从怀里掏出一物想也没想照着周倨头上就砸去。

    奈何猴尖儿匆忙间扔的软弱无力,周倨惊愕了下顺手就将那东西接在手中,正想嘲笑猴尖儿连暗算人都这般无力,随意看了眼手中的东西顿时脸色惊变,不禁呆木的惊呼声:“九霄令!”

    此话一出,就如拍戏的时候导演忽然喊了一声“咔”一样,方才还激烈的打斗声,呼喊声,言语声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周倨手中那个方寸大小的铁牌子上面。

    唯有杨易惊愕之下连忙摸了摸自己怀里,却是空空如也。

    感谢“月夜灯火”的打赏,第三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