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要病死的穿越者

作品:《我是九皇子

    “阿嚏”

    杨易使劲打了个喷嚏,他完全记不清这一晚上打了多少个喷嚏,因为他感冒了。当然古人没有感冒一说,这一类疾病一律都称之为伤寒。

    “公子!!姜汤来啦!”小舞端着碗跑了进来,脸上满是担心。

    杨易靠在躺椅上,一手用锦帕擦着鼻涕,一手接过小舞手中的姜汤,一口饮下只觉得喉咙到心窝子都暖烘烘的。

    在没有西药的汉家古代,得了伤寒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温和的中药更注重与治本,见效很慢,有时候甚至还不如人体本身的抵抗力来的有用。

    “阿嚏!!”杨易难受的动了动鼻子,见小舞要上前来,赶紧阻止道:“哎哎!你别过来,待会儿把你再传染上就麻烦了。”

    “可是公子…”

    “别可不可是的了,这事儿必须听我的,你去给我打一盆水进来就行了,我就一伤寒,没那么严重。”

    小舞见杨易说的坚决只好退出去,刚要出门又听杨易道:“哎等等,把这家伙也弄出去!”

    杨易一脚将旁边的咖啡踹了过去,咖啡似乎有些愤怒冲着杨易低吼了两声便被小舞抱了出去。

    “阿嚏!!。。。哎吗我去。。”

    鼻子通红的杨易认为自己可能是最倒霉的一个穿越者,以前看小说人家那些穿越者不是能力非凡的特种兵就是就是知识渊博的老师,学者,一到古代随便一倒腾,长枪大炮呼之欲出,更过分的是自己还见过造飞机航母的!就这架势,江山美人信手拈来。

    可自己呢,前世做过低声下气挤眉弄眼的xiāo shou员,做过为老板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小白领儿,是一个没有任何特殊技能的普通人,来到大光后成了一个名声在外的傻缺皇子,别说江山美人了,能吃饱喝足就算谢天谢地了。现在可好,还他酿的得了感冒!压根儿就没听说过哪个穿越者还会生病的!别说感冒,长颗小痔疮的都没听过。

    以前杨易就听说过,在古代医药缺乏的环境下,感冒死亡率远远大于后世。杨易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年纪轻轻就病死的穿越者…

    另一边李玉得了父亲令,连着两日都到兵部去寻杨易,可是却被贾主簿告知杨易告病在家。第三日先去了兵部,还是被告知杨易不在,李玉索性直接让马夫驱车前往中华映绣。

    到了中华映绣,李玉知道这里的规矩繁琐,一般人没有所谓的特殊会员牌很难进入,便告知门童让其通报。

    门童去了许久,就在李玉已经极为不耐烦准备硬闯时,里面走出来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

    那人快步来到李玉面前,看着李玉似乎有些忧伤的低声行了个礼:“李大xiǎo jiě…”

    这人正是杨易的新家臣猴尖儿,猴尖儿此时面目沮丧,双眼通红看上去像是刚哭过不久。

    李玉见他这模样,心下一凝问道:“杨易呢?”

    一提杨易,猴尖儿面色更是痛苦几欲留下眼泪来,哽咽道:“我家殿下他…他…”

    李玉心里咯噔一下,一股莫名的不安徒自升起,急道:“他在何处,快些带我去见他!”

    猴尖儿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出来,叹了口气领着李玉进了庄子。

    李玉跟着猴尖儿进了绣画庄,一路无言径直来到后院之中,后院格外的安静,看不到一个人,气氛好像有些压抑。

    在猴尖儿的带领下,李玉来到最里面的一间房门前,刚要开门就听到里面有剧烈的咳嗽传来,李玉有些不安的问道:“杨易在里面?”

    猴尖儿忧伤的点了点头,缓缓将门打开。

    房间很朴素,一张桌子几根凳子,还有一张方桌。很安静,空气中弥漫这一股淡淡清香。

    李玉缓步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一身素服的杨易躺在床榻之上。走上前去便看到杨易面色苍白,头上敷着一张湿毛巾,显得极为虚弱。

    杨易见李玉走了进来,无神的眼睛盯着李玉凄惨的笑了笑,想要说话,却又是一震剧烈的咳嗽。

    “咳咳…咳…”

    李玉有些惊慌,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身后的猴尖儿却痛苦的跑了上来,帮杨易抚顺着胸膛为他顺气,哭腔道:“殿下…殿下你可要振作,刘管事已经去为你寻名医了,你一定要坚持住,殿下…”

    说这话时猴尖儿已经泣不成声,看上去也是伤心欲绝,鼻涕眼泪流了杨易一身。

    杨易摇了摇头,吃力的喘着气,轻声虚弱道:“你不用安慰我,我自己的命我知道…”

    “唔…”猴尖儿哭的更伤心,喊道:“殿下,您千万不能放弃,你要是走了绣画庄上下几十号人可怎么办啊!”

    说着猴尖儿转身抹掉脸上的鼻涕眼泪对李玉哭道:“李大xiǎo jiě,您快些劝下我家殿下吧,他若是自己都没活下去的勇气,谁还能救的了他!”

    李玉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怎么也不相信眼前这个将死之人就是那个整日嬉皮笑脸的无耻之徒杨易。

    李玉缓缓走了上去,坐在床榻旁的凳子上,眼睛死死的盯着杨易,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一个将死之人。

    “玉儿xiǎo jiě…”杨易看着李玉,虚弱的喊了一声。

    李玉瞧着杨易苍白的脸色,心中有一种莫名的伤感,或许是因为受到身后猴尖儿的影响,她也很想哭。

    “你…你没事吧?”李玉轻声问道。

    “我…”

    杨易还没说话,身后的猴尖儿却哭道:“唔…大夫说也就这两天的事儿…”说着哭的更伤心了。

    李玉闻言摇了摇头,似乎很难接受这个现实:“好好的…怎么就这样了?”

    虚弱的杨易很是无奈的苦笑道:“生死由天,或许我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

    “你…”

    “玉儿xiǎo jiě,在我走之前,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杨易忽然道。

    李玉竭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要哭出来,咬着嘴唇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杨易欣慰的笑了,缓缓将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握住了李玉放在床榻边的秀手。

    这一刻李玉感觉到了来自杨易手心的温暖,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她发现自己的心跳忽然很快,从来没有哪个男子这样握过自己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