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时势弄人

作品:《我是九皇子

    “造反?”

    楚东升转头看向身旁的黑衣侍卫,眼中寒光毕露,哪怕在黑夜之中也能让人感到其浑身散发出的寒气。

    侍卫一惊,惊慌跪倒:“大人赎罪,属下胡言,属下该死!!”

    楚东升抚摸着怀中舒适趴着的咖啡,冷道:“主上说过很多次,我们不是造反,我们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明白吗?”

    “属下明白!”

    楚东升吸了口气道:“苍云寨地理位置特殊,且十分隐蔽,主上很早以前便注意了,如今行事在即,若是还办不妥此事,你们自己回去向主上交差吧。”

    黑衣侍卫点了点头,拜道:“属下定当竭力为主上,为大人效忠!”

    楚东升轻轻挥了挥手:“去吧,必须找到我那个结拜大哥,我心里总是有些不安详。”

    “是!”黑衣侍卫得令,转身往已经灯火通明的寨子中行去。

    侍卫走后,楚东升抱着咖啡走到山崖边坐了下来。

    夜寒风峭,林木满山,四处可闻的野兽嚎叫之声遍布与野,让人甚至分不清到底是鸟还是兽。苍云寨地处山腰之上,每时每刻都有凉爽的山风拂过,站在山崖之上颇有些高处不胜寒之意。

    “咖啡啊…你说你为何要到这里来呢?”楚东升看着怀中半眯半醒咖啡,有些埋怨的笑道:“这世界上,我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你,因为你在哪儿,他也一定会在哪儿。”

    楚东升抬起头来,看向远处的夜空,繁星闪烁间环宇飘渺,大地苍茫,让人只觉得生命是如此的渺小,不时一簇乌云缓缓略过,又让人想要去揣测云后的天地。

    楚东升不禁想起了那句让其改变一生的话,自语道:“要想命运对得起自己,首先你要对得起命运。”

    “那你在如何对待你的命运?”黑夜之中,忽的有人问道。

    楚东升愣了一下,片刻便恢复了平静,头也不抬道:“我没有命运,所以我需要创造命运。”

    “那…到底是错误命运引导了你,还是你创造出了一个可能毁了你自己的命运?”

    “我不在乎什么错误的命运,我只想要走一段不平凡的路。”

    “可是你的路太陡峭,终究会万劫不复。”

    “我从最开始就在深渊谷底,就算掉下去又如何?”楚东升抬起头来,看向一旁的黑夜中有些不忿道:“不是人人都能如你一样,一出生就站在群山之巅,可以一览众山小,这一点谁都无法改变,哪怕你这位身份尊贵的九皇子真的待我如兄弟…”

    沉寂片刻,杨易迎着夜风从黑夜中走了出来,来到楚东升身旁,与其并肩坐了下来。

    楚东升没有动弹,他怀里的咖啡却抬头看了眼杨易,然后从楚东升怀里跳了下来。

    这次楚东升没有阻拦咖啡,而是看着它走到一旁杨易的脚下。

    杨易一手抱起咖啡,另一只手从衣兜里掏出一把瓜子儿,瘫在手中让咖啡吃。

    “为什么…”

    杨易没有抬头,但楚东升似乎明白他在问什么,笑道:“为了可以堂堂正正的叫你一声大哥,而不是做一个披着怜悯外衣的兄弟。”

    杨易站起身来看着满面笑意的楚东升,一阵山风略过山崖,黑夜中两人四目相对,却再也不是国子学时那纯真的眼神。

    命运最归要让人做出抉择。

    “对不起大哥,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楚东升黯然道。

    杨易笑道:“你不用给我道歉,选择什么样的路是每个人的权利,只是不希望有一天…你我兄弟二人会兵锋相见。”

    杨易话音方落,苍云寨中忽的喊杀声四起,四处的灯火逐渐亮了起来,群英堂所在位置更是燃起了大火。

    不一会,数骑快马奔到了山崖,来到杨易二人身旁。马上的几个黑衣人翻身下马,见到楚东升身旁站着一人都极为惊讶,纷纷拔剑出鞘警惕的看着杨易。

    楚东升抬手阻止了一众黑衣人,凝道:“怎么回事?”

    当头一个黑衣人拜道:“大人,公孙瑶逃了出来,苍云寨内讧,那二当家已然大势已去。”

    楚东升闻言却条件反射的看向杨易,毫无疑问这件事肯定和杨易有关。

    杨易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大人,我们需赶快离开!”黑衣人急道。

    不过一炷香时间,苍云寨中的喊杀声逐渐变小,隐约中似乎有无数脚步往山崖这处赶来。

    楚东升站在杨易面前,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转身来到黑衣rén miàn前接过其递来的马缰,翻身上马。一众黑衣人见状也纷纷跟着上马。

    马上的楚东升看了眼杨易怀中吃着瓜子儿的咖啡,又抬头看着杨易,见杨易也皱着眉头盯着自己,眼神有些闪烁。

    杨易很希望楚东升这时能说些什么,可是沉凝片刻,最终楚东升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一拉马缰大喝一声:“走!”

    “喝!!”几声大吼,数骑飞踏而出,人影闪烁间转眼便消失在下山的道路中,只有阵阵的马鸣之声在山间一直来回飘荡。在杨易看来,那声音更像是来自楚东升心中对命运的悲鸣。。

    杨易看着楚东升决绝而去的身影,眉间闪过几丝忧郁之色。

    看了眼怀中探着脑袋寻找楚东升的咖啡,他想起了国子学时有些懦弱但很勤恳的楚东升,想起了离别之日一碗酒下去哭的跟个孩子一般的楚东升,短短不到一年时间,什么都变了,到底是时势弄人,还是人为时势?

    而楚东升决绝的转身,已经注定他要将自己的路走到底…

    “为什么不杀了他?”公孙瑶缓缓从黑夜中走了出来。

    对于公孙瑶的出现杨易没有任何惊讶,如果没有公孙瑶的暗中保护,他自然不可能冒险来单独见楚东升。

    杨易收回眼神,看了眼带着铁面的公孙瑶道:“因为他没有想杀我。”说完也不再言语,抱着咖啡往山寨中走去。

    公孙瑶看着杨易有些失落的背影,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暗自叹了口气也跟着他进了山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