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十六宫图

作品:《我是九皇子

    繁华圣女见杨易如此表情,自然知道他一定知道一些事情,而且杨易是普空和尚的弟子,怎么可能不知道九霄令,想着一定要找机会问清楚。

    此时却听舒若意笑道:“夫君,你说若是空桑知道我将若意剑传给了圣女,她会不会雷霆大怒?”

    张君心闻言亦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自然会的,当年你我习练这门功法,若不是谷主阻拦,可能早已经被她逐出繁花谷了。不过…此时形式不同,若不传给圣女,难不成传给凶狄人么?”

    “算了,你和我已经力尽于此,也算对得起繁花谷,对得起祖师爷了,只是苦了你,你本不该跟我回来的。”

    舒若意苦笑了下,握紧张君心的手,虚弱的念道:“你若是死,我会独活么?”

    张君心双眼有些泛红:“我这一生浑浑噩噩,最为愧疚的事情是被逐出繁花谷,可是我从来没后悔,因为我是带你一起走的。”

    “如果上天怜我,便让我下一世再与你相遇,我们将不再浪迹江湖,我们将不再奔波流离,我只愿和你化作林中苍树,迎风雨,观落日,相伴终生”

    张君心缓缓点了点头,由心的笑了,轻轻搂住舒若意看着日落黄昏的晴空,轻声道:“君心若我意。”

    舒若意也是面带淡淡的笑意,欣然的躺在他的臂膀上:“我意似君心”

    相拥在夕阳下的二人,气息越来越微弱,直到二人缓缓的闭上了眼

    繁花谷的落日黄昏是如此的美,白云不愿飘散,青鸟不愿归巢,溪水也不甘驻足,唯有满谷的繁花不得不沾染上晶莹的露水。露水顺着叶隙不可阻挡的落入泥土之中,那是属于大地的眼泪,属于百花的沉默。

    没有人说话,繁花谷弟子人群中传来低声的哭泣,就连冰冷的繁华圣女也不忍的侧过身去,面纱下那双冰冷的眼眸也泛着晶莹。

    杨易看着同赴生死却欣然安静的君心若意二人,由心的感到动容,轻轻的将二人的遗体挪到石柱旁依坐下,只愿二人来世还能在一起。

    “阿弥陀佛”禅赞法师念了声佛号,叹道:“生死两如顾,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我佛慈悲,愿二位施主能登极乐之西。”

    杨易站了起来,有些愤怒道:“不知道法师修的是哪家佛,却不知道善恶终有报之理?”

    禅赞笑道:“命数自由天定,佛所知的,贫僧不可知,贫僧知的,小施主也未必可知。”

    杨易咬着牙还想说话,一旁的繁花圣女却拽了他一下,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冲动。

    这时,何去病站出来不耐烦道:“该传也传了,该死的也死了,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既然你二人已经记得君心刀与若意剑的功法,还不赶紧打开圣坛入口!”

    杨易冷冷的看着何去病,又看了眼繁花谷众人,问道:“如何打开?”

    “我怎得知道?”

    “你耍我们?”

    何去病笑道:“我只知道开启入口需要用这套功法,如何开启我却还没探究出来。”看了眼杨易,何去病又道:“要不然你们将功法告知于我,说不定我很快就能研究出个究竟来?”

    “脑残”杨易淬了声,总算看出来这何去病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打开入口,只是想方设法想要骗取君心刀和若意剑的功法而已。

    杨易眼珠子一转,转身向禅赞道:“和尚你看到了啊,不是我们不帮你打开入口,是这小人存心不说实话,我看他根本就不想让法师进到圣坛里面。”

    “臭小子!你休要胡言乱语!”何去病见禅赞微笑的转头看向自己,不禁打了个寒颤,连忙道:“好!我告诉你,这整个祭圣坛乃是一个阵法,需要知晓阵法原理,再以君心刀和若意剑的步法破解,但老夫凭空研究了数十载这阵法也没摸出个门道了,如果将武功心法给我,兴许还能打开。”

    这家伙还是惦记着杨易的等人的功法。

    杨易闻言低头看了看,随即用脚使劲踩了踩地上的青石砖块,果然稍微一用力便感觉到青石板往下陷了一点点,杨易蹲了下来趴在地上用手指关节敲了敲,发现里面竟然是空的。

    何去病见状嘲笑道:“哼乳臭未干的小子,就凭你也想看出阵法之理?给你几十年你也休想!”

    杨易压根儿就不想理他,围着中间石柱绕了一圈,发现这些青石板并非完全一样的,竟然有许多颜色之分,如果不是刻意去研究,可能会以为这些只是色彩装饰或者是年岁久了石板风吹日晒变了颜色,此时看来这里面铁定是有门道的。

    “来,你帮我抱着它,别让这丫乱跑。”杨易将怀里的咖啡递给繁华圣女。

    圣女怔了一下还是将咖啡接了过去,然后就见杨易提了提腰带,一摸鼻子,便在所有人惊讶的眼神中,像只猴子一样往中间那石柱爬了上去。

    杨易手脚并用,好不容易爬上了石柱顶端,再慢慢的将屁股横了过来稳稳的坐在石柱之上。

    杨易吐了口气,居高临下看过去,整个庞大的祭圣坛尽收眼底,挪着屁股在石柱上转了圈,杨易哈哈一笑:“果然!”

    只见下方圣坛地上的青石板转排列整齐,但颜色参差不齐,在下面的时候乍一看似乎是胡乱排列的,但来到石柱上观察之后,杨易断定这青石板砖颜色排定肯定是一种有规律的阵法!

    而且,杨易虽然从来没研习过什么阵法这么高深的东西,但总觉得这图案构造十分的眼熟,看上去很像是一个大型的八卦。

    “难道这是一个九宫八卦?”杨易疑惑的摸了摸下巴,自语道:“不对啊,九宫八卦不可能有这么大,多出这么多石砖来…”

    杨易沉凝了许久,总算看出其中关键所在,果不其然多出的青石砖并不是繁花祖师为了好看的,而是为了扩大整个阵的布局。

    “我靠这是一个八卦十六宫图?”杨易惊道。

    在古代,大部分人对数字概念其实很模糊,有时候五行八卦的知识都会比单纯的数字概念更普及。一个能清楚的说出五行八卦天地方位的国朝一品大员,却不一定能理清楚一本简单的账目,更不要提复杂的九宫八卦图里面的数字奥妙了。

    作为一个现代人的杨易却恰恰相反,看到九宫八卦图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句简单的九宫格口诀:”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上九下一,左七右三”

    如果说看出这祭圣坛是一副八卦图,那可能大有人在,但要看出八卦图并且会算九宫格的人那就是凤毛麟角,更何况…这是一张连很多后世许多现代人都能蒙住的八卦十六宫图,能解者恐怕在整个大光也没有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