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我是九皇子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西关
    杨易呆若木鸡,眼看着就要被乞讨的人群围住

    “走!”铁牛不由分手,一把就将杨易提了起来,在人群扑上来之前,险险的冲了出来。

    可是饥饿的人群没有打算放过杨易,因为那可能是他们最后的生机。

    杨易三人拼命的跑,后面饥饿的人群却越聚越多,那些人早已没有了乞求可怜的眼神,反而从他们癫狂的目光中看来,杨易就是那个可以救命的食物。

    杨易甚至怀疑如果被这些人追上,他们会不会把自己给生食了。

    杨易三人跑出没有三里路,后面追赶的人群已然超过了数百人,想问杨易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他唯一的念想就是前世看过的“丧尸”diàn ying,恐怖如斯。

    几百人,几千人,一直到几万人狂奔,杨易打死也无法想象自己一块小小的馕饼,竟然引发了可怕的“羊群效应”。

    什么叫“羊群效应”?当羊群中的一只羊突然动起来,其他羊也必定会跟着一起sāo luàn,体现在人的身上就是个人的观念或行为由于真实的或想象的群体的影响或压力,而向与多数人相一致的方向变化的现象。说明白一点就是在精神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很容易受到旁人的影响,去做相同的事。

    这里所有难民都在一种极度饥饿且恐惧的状态中,当突然看到别人都在奔跑时,无论知不知道什么原因,无一例外都会爬起身来跟着跑。

    “凶狄人来啦!快跑啊!”也不知道谁在人群中大喊了一声,随即一个馕饼的追逐,瞬间变成躲避凶狄人的亡命大逃亡。

    这个时候是没人会去听什么“我们是在追一块馕饼”之类的傻话,人们心中只有一个念想:“跑的慢的人,会被凶狄人的铁骑踏成肉泥!”

    现在这种局面已经没有人能掌控了,逃跑的人群越来越多,已经达到五六万人。

    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再去在意杨易三人的馕饼,不过他们三人也根本不可能停下来,只能被人群夹裹着不断的往前奔跑。

    也不知跟着人群跑了多久,当杨易已经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忽然逃跑的人群沿着山脚转过了一个弯,眼前豁然开朗。

    杨易略一错愕,抬头看去,原来前方不远处是一块不大不小的开阔地,开阔地尽头有一道高大的城墙横在了两山之间,城墙上旌旗招展,站满了兵士。城墙下面只有一个拱石门洞,门洞上赫然有两个大字“西关”。

    谁也想不到,杨易三人竟然夹杂在人群中跑了西关口。

    而此时的西关城门打开着,门口有许多全副武装的兵士正把一队队难民们往关外驱赶。

    当狂奔的人群出现在西关的视野中时,显然守城的军将都有些错愕,因为他们并没有接到散布出去的哨探xin hào报告有敌人来袭。

    可是当数万的逃难人群狂奔着冲向西关,城楼上的守城将领立刻高声惊喊:“敌袭!!!关城门!!!”

    让那守城将领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声惊呼,不但惊醒的城门下的兵士,更是让城门下麻木呆滞的难民们立刻炸了锅,一个个立马回身使命的往城门中挤,都想要回到西关城里面。

    谁都知道,如果凶狄人来袭,留在外面的人就等同于宣判了死亡,凶狄人的残暴对难民们来说印象太过于深刻,所以他们唯一活命的机会就是回到西关的高墙当中。

    一时间,汹涌的人群犹如倒退回去的大潮一般,势不可挡。西关的城门下的士兵用尽了全力也无法将城门合上,反而不断有难民重新涌回到西关当中。

    杨易遥遥看到城门下的情景,眼睛不禁一亮,对前方的铁牛大声喊道:“铁牛!城门!冲进去!!!”

    铁牛会意,点头道:“猴尖儿,保护殿下在我身后跟好咯!”随即大吼一声,犹如一辆开足马力的推土机一般在人群中分流而进,有时候实在挤不动,索性抓起挡在前面的人往旁边扔去。

    杨易和猴尖儿则紧紧的贴着铁牛的后背寸步不离,三人在人海之中不断穿行,眼见就要到了城门洞子。

    忽听西关城楼上的守将大声骂道:“他娘的!弓箭手呢?还在等什么!快放箭!!!”

    有将士道:“将军!…下…下面都是些平民。”

    “平民个屁!若是被敌人破了城,所有人脑袋都得落地!!快放箭!”

    已经快到城墙下的杨易抬头见城墙上的弓箭手已经拉弓蓄力,立马冲着铁牛大喊道:“铁牛!快些!!!”

    “吼!!!”铁牛脸上青筋暴涨,双臂一用力,硬生生的在拥挤的人群中扳开一条道来,几人前脚刚跨进城门洞子下,就听头上“嗖嗖嗖”无数箭羽离弦而出的声音,顿时关口外面的难民群犹如割麦子一般,成片成片的倒下。

    一时间,整个西关口前仿佛变成一个人间地狱,哀嚎,惨叫,惊呼混成一片。

    冲到城门洞子下的杨易三人根本没机会回头看,在城门关上的最后一刻堪堪的挤进了城门。

    刚一进城门,还未站定,立刻就有士兵上前将城门洞子里的人往城中拽,这个时候守城士兵必须将难民清离出去,从而控制城门。

    杨易三人就这样在推推嚷嚷中被挤进了西关。

    进了西关以后,为了防止难民群中有奸细,所有难民立刻被一队队士兵驱赶着远离城墙,来到一处又脏又乱的营地当中。

    难民们似乎已经很是习惯了,没有人说话,各自找了个地方坐下继续目无声色的发着呆。

    杨易三人也找了个稍微干净点的角落蹲坐下来,总算可以好好的喘上两口气。

    猴尖儿低声笑道:“殿下,您真英明,这种进关的法子您都能想出来。”说着还假模假样的向杨易竖了竖大拇指。

    杨易哪里不知道猴尖儿这小子是在损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道:“你要是想死就继续再殿下殿下的叫。”

    “那叫啥?九呆子么?”

    “叫我帅哥就行了。”

    “帅哥?”

    与猴尖儿闲斗了两句嘴,杨易心里也平静了下来,整理了一下思维,仔细打量起周围环境来。

    这个脏乱差的营地显然就是专门用来关押难民的,守卫倒不是很严,不过想要硬闯出去是决计不可能的。

    “猴尖儿,去看看有没有地方能出去,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