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别亦难

作品:《我是九皇子

    “盟友如何比的皇位重要?你那两位兄长苦心经营的这么多年,当然不会只给凶狄人做嫁衣,他杨杰做了皇帝,大光的土地就是他的徒弟,大光的百姓就是他的百姓,如此浅显的道理他怎会不知?”

    杨易不可思议道:“可是师傅你怎么知道杨杰一定会和凶狄人决裂?”

    普空和尚笑道:“其实能让杨杰下这个决心的不是别人,而是你,你打赢了彭城之战,就是给杨杰吃了一颗定心丸,至于谁去劝说杨杰…”

    普空说道这里看了看杨易道:“我听说你当年为了骗钱,拉着李家和王家公子几人跟你一起搞了一个荒唐无稽的樱花结义,着实没想到今日一战你们樱花五结义就会名扬天下。”

    “楚东升?!!”杨易立刻就明白了普空和尚话里的意思:“你怎么知道楚东升会劝说杨杰和凶狄人撕破脸?”

    普空摇了摇头道:“我当然不知道,你师傅我可不会去劳神这些动脑子的事情,不过那人既然说凶狄人不敢进犯中原,那就不离十是真的了,鬼谷子的传人,可比你想象中可怕的多。”

    杨易喃道:“鬼谷…白元良…”

    夜色朦胧,秋风无情的刮过那一片荒凉的徒弟,木叶嗖嗖作响,山野见的鸟兽鸣叫声凄凉而恐怖,让人敬而所谓,

    白元良其实一匹老马在月空下独行,一边喝着酒,一边还哼着小曲儿,摇摇晃晃的模样让人赶紧随时都有可能摔倒下去。

    半夜时分,白元良来到一处山谷口,白元良停下马来,迷迷糊糊的四处乱瞧,一边打着酒嗝,一边嘴里含糊道:“呃…嗯…人呢,不出来…呃…不出来我可走了!”

    沉静片刻,忽然从山道中的乱草堆里钻出四五个黑衣人,迅速将白元良和他的马围拢起来,黑夜中几人目露杀机,警觉的盯着白元良。

    白元良却看不出丝毫紧张,瞪大了眼睛扫了一圈,笑道:“呃…有酒么…”

    这时,从黑漆漆的山林中又走出一人,骑着马慢悠悠的来到白元良面前,轻轻一挥手,警戒在白元良四周的黑衣人迅速散去,再次潜入道旁的深草中,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

    那骑马的黑衣人来到白元良面前,没有说话,抬手扔过去一支酒壶。

    白元良精准的接住酒壶,打开壶口嗅了嗅,含糊道:“嗯…好酒,京城的酒就是不一般…”

    说着便咕噜噜的豪饮了几口。

    那骑马的黑衣将头顶的披肩帽摘了下来,月光下一张清秀的脸庞显露出来,不是楚东升是谁。

    “彭城的情况如何?”楚东升凝道。

    白元良有些不舍的放下酒壶,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壶口重新塞好,笑道:“你的探子可比我的马快的多。”

    楚东升盯着白元良,等待他继续往下说。

    白元良将酒壶放进怀里道:“你想问九呆子和你那几个结义兄弟吧?好着呢,阵斩了凶狄左平王,歼敌四万有余,可算是一战成名。”

    楚东升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事情我也做了,你也该去完成你的承诺了。”

    白元良抬头看着夜空中的圆月,道:“放心吧,我那师兄一辈子做事小心谨慎,从来都是步步为营,他的志向可不单单是劫掠一番这么简单。”

    “云州本来早就答应给凶狄人,如今他们也占领了云,朔二州,只希望他们知道见好就收,否是我家殿下无论如何,也必须和其一战。”

    “你家主子竟然早就答应了给凶狄人云州,我那师兄一定会建议呼延止回家好好经营,等修好了羊圈,再寻机南下。”白元良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下楚东升,笑道:“我倒是很好奇你为何会帮助九呆子,到底是为了你家主子还是为了昔日的兄弟情义?”

    楚东升凝道:“哼…只是一个顺水人情而已。”

    “人情这种东西总是让人身不由己,有时候想想,到底是为了人,还是为了情,谁又说的清楚呢。”白元良笑道。

    楚东升眼神冰冷,道:“你还是在想想你自己如何对付你的师兄吧,鬼谷传人之间的较量,很是让人期待啊。”

    “嘿…这你可错了,我和我师兄志向从来都没在一处,他不碍着我喝酒,我也从来不想去打扰他争天下,各自为安。”

    “是么?”楚东升忽然笑道:“人活在这世,总是有太多事情不顺心意,得到和失去都只在一念之间而已。”

    “这倒是实话,你说你那呆子大哥看去是个无情的人,却处处为情所左右,耻笑他的人,却又总是竭力的在帮他,这可是让人匪夷所思。”

    白元良看了眼楚东升,又道:“说来我还得感谢你,当初若不是你手下留情将苍云寨的情况隐瞒了下来,恐怕苍云寨早就寨毁人亡。”

    楚东升冷道:“你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九呆子吧。”

    白元良笑了笑,若有深意的看了眼楚东升,然后将马一拽,道:“取舍取舍,何取何舍,取一舍一,到头来终究空趣一场…”说着便驭着马摇摇晃晃的往北行去,很快就消失在蒙蒙的月光之中。

    楚东升冷冷的看着白元良远去的身影,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站着两个黑衣人。

    “大人,真的不除掉此人么?”一个人黑衣人躬身拜道。

    楚东升沉默良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要让凶狄人退兵,非此人不可。”

    那黑衣人点了点头道:“是…”

    “走吧”,回西关去,皇还在那里等我们消息。”

    大光278年,秋

    凶狄二十五万大军南下大光,大光皇帝杨禄亲率五十万大军迎敌,九皇子杨易率军突袭解朔州之围,皇帝杨禄乘机退兵。

    杨禄第七子杨杰于帝都自立称皇,改年号中平,尊杨禄为太皇。

    杨禄兵退彭城,病忧而逝。

    九皇子杨易得各方支援,于彭城之战阵斩凶狄左平王戈都安,左平王所部伤亡惨重,只余万人撤回北方。

    凶狄汗王呼延止闻听戈都安战败,大怒,兴兵南下,于西关前受到杨杰军阻拦。两军密使交谈数日,最终达成协定,杨杰承认凶狄幽州,云州,朔州三州之地归凶狄所有,凶狄呼延止则承认杨杰为大光正位皇帝,两国互通商贸。

    十一月,兵部尚书杜礼携杨禄遗体与残存禁军回归帝都,杨杰诏告天下,尊杨禄孝武怀帝,举国丧。

    届时,天下风云突变,诸侯暗潮涌动,百姓惶惶不安。

    彭城北城之外

    北军,临州军,定州军,各路江湖好汉,云集于此,所有人皆抬头注视着校军场那位传闻中的九呆子。

    杨易站在台,迎着北风而立,接过猴尖儿递来的慢慢的一碗酒,扫视了眼众人,随即一口饮尽。

    李顽带着李妃和李玉走前来。

    “九老大,希望他日再见之时,你已是天下响当当的蜀王!”李顽笑道。

    李玉将怀中慵懒的咖啡放在地,看着杨易半响,道:“谢谢…”

    杨易笑着摇了摇头,道:“一路保重。”

    李顽眼中波澜,对杨易一抱拳:“有空来临州找我,我带你逛临江花船!”说完便带着李玉等人下了校台,接过兵士迁来的战马,回身朝众人大喊了声:“各位后会有期!!”

    临州兵紧随其后,踩着沙尘一路南去,坐在马车中的李玉捞起帘子想要对杨易说些什么,奈何马车行的极快,早已看不清摸样。

    李顽走远,王飞将走校台,哈哈笑道:“老大!蜀中若是有人欺负你,随时派人来唤我,即便我不能带兵,只身也得前去助你!”

    杨易拍了拍王飞将的肩膀,笑道:“憨子,遇事不要鲁莽,多动动脑子总没有坏处。”

    王飞将眼睛红润,也不再说话,一抱拳转身了战马,背对着众人扬了扬手喊道:“走了!”

    随即王飞将与他的定州骑兵朝着北方飞奔而去,很快就消失在山丘之。

    普空和尚与九霄山庄一众人走校军太,普空没有说话,伸手从怀里抬出一本书递给杨易:“抽空多看看吧,和尚我就你这么一个徒弟,莫要断了传承。”

    杨易犹豫了下,双手接过,躬身拜道:“师傅多保重身子,徒儿有空就会九霄山庄看你。”

    普空和尚哈哈一笑,摸了摸大肚子,一挥手领着众人往西北而去。

    岳靖和公孙瑶走了来,岳靖愁道道:“殿下,还是让我们陪你一起去蜀中吧?”

    杨易摇了摇头道:“我进入蜀中除了一纸诏书,什么都没有,带进去的人多了,反而会引起蜀中大族的排斥,恐怕难以生存。不过,待我和铁牛他们在蜀中站稳了脚跟,里面就会通知你们入蜀。在此其间,你们就在公孙寨主的带领下暂时安身山林之中,等候我的消息。”

    岳靖还想说话,公孙瑶道:“殿下这样做是迫不得已,也是当下最好的办法。放心吧,我寻的寨子足够这几千人过活,另外…我会想办法联络白先生,让他去蜀中助你。”

    杨易点了点头,转身对洪直道:“老洪,你回京将刘先生他们接到后里面去寻公孙寨主他们,还有在西关失散的小舞,一定要想办法寻到。”

    洪直拜道:“殿下放心,属下一定办妥,你去蜀中亦要主意安全,若有不妙,需立刻离开蜀地。”

    杨易看了看众人,沉凝片刻笑道:“行了,都走吧,又不是再也不见了,搞的这么伤感做甚?”

    “每个人都给我好好的活着,待到相见之时…一个都不能少!”

    九龙夺嫡卷完,下一卷:蜀中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