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蜀道难

作品:《我是九皇子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依约蜀道倚青天”

    “见说蚕丛路,崎岖不易行。山从人而起,云傍马头生。”

    自古以来,惊叹蜀道艰险的诗词多不胜数,大光的蜀中虽然和杨易所知的前世有着天差地别,但是蜀道艰险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十余天的跋涉,杨易终于到了进入蜀中的栈口。

    栈口,地如其名,南来北往的商旅路人只要过了这个地方,就将面临丛山之中无数栈道,险关,崎岖之路。大光民间有一种说法,走在入蜀的道路上,会有一种地狱之行的感觉,没有胆魄的人,莫要入蜀。

    杨易有没有胆魄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恐高这种属于病症的恐惧,就不是胆魄能解决的事情了。

    为了不引人注意,杨易这次入蜀只带了十余人,猴尖儿和铁牛这两个贴身保镖是绝对不能落下的,其次便是家将中武艺最高强的四五人。

    因为考虑到蜀中山林遍布,绝对是胡绶这样的猎户大显身手的地方,所以胡绶和几个猎户们也跟随着杨易先行入蜀。

    一行人wěi zhuāng成回蜀中探亲的队伍,只用了十余天便穿过了中州,秦州,一路上虽然有一些小坎坷,但基本上没遇到什么大问题。

    当杨易等人来到栈口时,这里几经聚集近一百多号人,仔细观察下来,除了一些在此谋生的散货郎以外,剩下的都是两支商队的护卫。

    大光蜀中和杨易前世所知的古蜀国一样,都是以盛产丝绸蜀锦闻名,那里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养殖桑蚕,每年都会生产出大量的丝绸锦缎。

    自古以来农商之业都必定是紧密相关的,当一个地方货物形成规模性产量时,就一定会衍生出与之对应的商贸流通。

    蜀道再难也难不住人们对金钱的,尽管每年陨命在这条天险之路的人多不胜数,依然无法阻挡一支又一支的商队为了财富去征服它。

    杨易等人在栈口前的野市等了一日,便有两支商队来到此地补给,准备进入蜀中。

    经过杨易观察这两支商队一支大概有五十来号人,另一只则少一些,大概有三十号人。

    两支商队在经过简单的补给后便准备进入蜀道之中,杨易果断下令,自己等人也跟随他们入蜀,一来杨易众人对路况一无所知,二来想着大家一起行走,总能有个照应。

    可是让杨易没有料到的是,这些商队之间似乎并没有那么和谐,反而充满警觉之意,或许在数百里无人烟的山道上,谁都可能成为自己敌人。

    当那一支人数较多的商队离开栈口进入山道后,人数较少那支队伍却迟迟没有出发。杨易经过思虑决定跟随那支大商队先行进入栈道。

    进入栈道之后,栈道的艰险和古人的智慧都远远超乎杨易的想象。

    栈道,指的是沿悬崖峭壁修建的道路,又称呼为阁道,复道。或凿山为道,或修桥渡水,或依山傍崖构筑用木柱支撑于危岩深壑之上的木构道路,无一处不是惊险万分。

    杨易前世旅游时曾经走过栈道,但那些栈道已经被现代机械技术构架的无比坚固,走起来比平地还稳。

    然而此时杨易提着心,踩着看上去年代已经极为久远的木板往前前行时,每走一步下面的木板就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让人觉得木板随时都可能断裂坍塌。实际上,栈道上已经有非常多的空隙,走起来必须要加倍小心。

    在提心吊胆中,行了大半日,也许是运气较好,杨易等十来人虽然被惊的不行,但却没遇到什么意外事故。

    前方那商队却没这么好的运气,或许是因为货物太重,一路上已经有两匹骡子和一个护卫跌落下了山崖当中,尸骨无存,看的杨易等人冷汗直流。

    不过那商队中人似乎并没有太多惊惧,每一次出现意外,简单收拾过后就会立马赶路,绝不对耽误一刻钟。

    而在午时过后,杨易他们发现身后那支三十余人的小商队已然赶了上来,但和前面的人隔着相当远的一段距离。

    杨易他们则几乎跟紧着前面的大商队,全然不顾那商队中人投来不善的目光。用杨易的话说:“他走他的路,我过我的桥,前脚跟后脚,却老死不相来往。”

    三支队伍在崇山峻岭中穿行了一日,傍晚时分已经到了一处渡河边。

    杨易进山之前便让猴尖儿打听过,到了这处渡河再往前行三十里便有一处驿站,可以在那里过夜,第二日再行一天便可到达蜀中的第一个关隘---“剑冲关”。

    杨易不知道脚下那条河叫什么名字,河道夹于两山之间,河水极为湍急,去到对岸的唯一途径便是架在两山山腰之上,一道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断裂的栈桥。

    前面那支商队在桥头稍微整理了一下便开始过桥,杨易等人紧随其后。

    栈桥摇晃的厉害,让人有种荡秋千的感觉,杨易甚至不敢低头去看脚下那如野兽咆哮般的波涛河水,若是掉下去绝对有死无生。

    当杨易等人走到栈道中间时,前面的商队已经基本上行到了对岸,恰在此时,后方那支商队也来到了桥头,正在整理着准备过桥。

    “轰!!!!”

    忽然,前面桥头一震巨响,惊得杨易脚下一颤,只以为栈桥坍塌了,连忙闭着眼双手死死抓住桥索,脸上冷汗直流,就差没大叫出来了。

    过了半响却没感觉到往下坠的感觉,却听一旁的猴尖儿道:“公子?公子你没事儿吧?”

    杨易打了个激灵,睁看眼来,却见猴尖儿满含笑意的看着自己,道:“公子…千军万马你的不怕,怎的怕这区区一道索桥?”

    杨易探头看了眼下面汹涌的河水,咽了口唾沫道:“他娘的,没见过恐高的么?”说着话抓住桥索的手又紧了几分。

    恐高其实是一种极为严重的心理病,在杨易前世许多地方有一种玻璃栈道的旅游项目,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恐高被吓的痛哭流涕,网上还经常看到许多身强力壮的大汉,被吓的趴在上面痛声哭喊。

    杨易觉得自己此时还能够站的稳,已经很是难能可贵,其实他的腿早就抖的有些麻木了。

    众人暗自觉得好笑,却又只能忍住,不敢笑出声来。

    “公子,前面好像出事了。”高大的铁牛忽然道。

    杨易深吸了两口气,让自己镇静下来,抬头往桥那端看去,顿时一惊。

    只见前方桥头山口狭窄的道路之上竟然滚下来一块巨石阻住了去路,方才那轰隆之声正是这块石头滚落的声音。

    巨石阻路,杨易可不是第一次遇见,苍云寨当初就是用这方法将他和肖凉三人成功抓获的。

    这里的地形显然比那日杨易所遇见的山道更加险要,前后都只有一条道,两侧是险山,后方是一座孤伶伶的栈桥,可谓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是一个劫掠路人的绝佳之地。

    而且在来蜀中之前,杨易等人本来是雇佣了向导的,但向导到了栈口就说什么也不进来,一是因为入蜀之路险峻异常,二一个就是因为麻匪。

    麻匪,其实就是山匪,只因蜀中盛产丝绸锦缎,来往商队通常都会携带这些货物,山匪所劫获的东西也大部分是这些物件,然后再自行运出蜀中交换钱粮,所以蜀道上的山匪被商人们习惯性的称之为麻匪。

    荒山野岭,常人一般遇到麻匪都是九死一生的事情,杀了人,越了货,麻匪再将尸首往山崖激流当中一扔,你就从此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果然,杨易思虑间,前方山道两旁的木林中便已经窜出百十来号人,一个个蒙面持刀,凶神恶煞,不用想也知道是麻匪劫道。

    有一个蒙面之人站到巨石之上,对商队众人呼喊些什么,桥下水流之声太大,站在栈桥中央的杨易等人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不过多半是一些“此树我栽,此路我开,留下路钱”之类的行话。

    那商队众人似乎也有些惊慌,纷纷拔出兵器与麻匪对峙,一个商队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走上前去和那人说些什么,看蒙面头人的表情和动作似乎谈的并不愉快。

    “公子,你看后面。”猴尖儿提醒杨易道。

    杨易转过头去,就见后面那支商队已经在往回走,退回了河对岸。

    猴尖儿担心道:“我们也退回去吧?”

    杨易皱着眉头想了半响,又前后看了看,忽然道:“不,我们过桥。”

    说完便把持着桥索,战战栗栗的往河对岸走去。

    众人虽然不解,前面明明已经有麻匪拦路,为何还要过去,不过杨易既然决定了,众人知道一定有他的道理,便不假思索的也跟着往前走去。

    “不知壮士是隐的哪座山头?我们是成州万福商行的商队,今年的修路钱我们当家的可都如数的送往了每个山头。”商队管事对巨石上那蒙面麻匪道。

    管事口中所说的修路钱当然不是真正的修缮道路所用之钱。麻匪盘踞蜀中山林多年,官府清剿无数次,却因为山道险峻,不熟悉地况等原因,麻匪没清理掉,反而损兵折将,到后来便再也无力征剿。

    蜀中各家商行一商议,只好暗中与麻匪们达成协定,每年缴俸高额的“修路钱”以保平安,麻匪们也不得劫掠缴过“修路费”商行的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