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我是九皇子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朋友来了有好酒
    见那笮族壮汉杀气腾腾的拿着刀冲了上来,猴尖儿和铁牛二人也收起了笑容,面色凝重的退到杨易身边将他挡在身后,已经做好了带着杨易杀出重围的准备。

    “住手!!”

    “住手!!”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沙马乃古和无为道人几乎同时喝止道。

    “R!”喝斥之声未落,不知从何处飞来一支弩箭,刚劲有力的插在了那持刀的笮族壮汉脚前。

    弩箭力道非常大,整个箭身有一半都没入了地下,即便过了半响,箭尾仍然来回摇晃,嗡嗡作响。所有人都能想象的到若是那笮族壮汉再往前行半步,不死也是得残了。

    祠堂中瞬间安静了下来,沙马乃古冷冷的看了眼地上仍然嗡嗡作响的弩箭,又抬头向四周的窗户外看去。

    窗户之外黑漆漆的一片,看不见任何事物,可是这祠堂中所立之人没有一个是善于之辈,所有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潜伏在黑夜中的杀机,着实让人不寒而栗。

    沙马乃古有些惊讶,却没有一丝恐惧,端起酒杯饮了一口,冷哼道:“哼…身手不错,箭术也不错,就是下作了点。”

    杨易转过身来,摸了摸鼻子笑道:“我若是再下作一点,或许这一箭就不是插在地上了。”

    “哈哈。”沙马乃古转头看向杨易,冷笑道:“我倒很想试一试是你的脑袋掉的快一些,还是我咽气咽的快一些。”

    铁牛眉头一皱往前沙马乃古走了一小步,他能感觉到这个沙马乃古可能功夫不在自己之下,顿时提高了警惕。

    杨易拍了拍铁牛的肩膀示意他不要紧张,若是沙马乃古想杀自己等人,刚刚进门的时候就动真格的了。

    杨易道:“我这人不是太喜欢用自己的命去赌输赢,不过我更不喜欢欠别人的,无论是恩也好,怨也好,总归得明明白白的才是。”

    沙马乃古笑道:“你的意思是今天是来和我算账的么?”

    “不,我今天是来喝酒的。”

    这时,一直站在一旁的无为道人看着二人笑道:“打也打了,试探也试探了,是否可以喝酒了?老道可是谗了好久了。”

    杨易闻言和无为道人一起,旁若无人的来到桌前坐下。

    猴尖儿铁牛还有一众笮族壮汉也各自回到自己主子身后,但目光仍然警觉的盯着对方。

    沙马乃古看了杨易一眼,冷道:“我们笮族人的酒是用来招待客人的,对待敌人只有锋利的大刀。”

    杨易耸了耸肩道:“朋友和敌人有时候很难分辨,你觉得我是你的敌人,可我却不这么认为。”

    沙马乃古有些不屑的看了杨易一眼,道:“你以为你得到了最后一枚契约之环就能为所欲为了么?”

    杨易看了眼沙马乃古,不置可否的笑着摇了摇头。

    无为道人见二人针锋相对,取过一旁的酒壶,自己倒了一杯饮了一口,很是舒服的吧唧了下嘴道:“老道忽然感觉自己回到了道云观。”

    见杨易和沙马乃古二人都看向自己,又悠然道:“那道云观的门童每日在道观门口斗嘴,很是讨人喜欢,着实让老道想念啊。”

    杨易脸皮抽出了下,沙马乃古亦是面色有些不自然,哪里听不出无为道人这是在讽刺二人斗嘴皮子。

    杨易取过酒壶,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撇着嘴道:“等日后天下太平了,晚辈就去道云观给道长做道童。”

    说着话,杨易一仰头一口将杯中酒饮干。

    这酒很纯,味道又浓又香,一口下去从喉咙到胸口都暖烘烘的,竟是让杨易喝出了前世好酒的滋味,不禁惊叹道:“好酒!”

    沙马乃古也自己倒了一杯,冷哼道:“这是我们笮族人特有的米香酒,我每年也只能分到一坛,若不是道长在此,你这样的人永远喝不上这好酒。”

    杨易看了眼无为道人,见无为道人满足的点了点头,可见沙马乃古说的不错,这酒的确稀缺难得。

    杨易想了想,忽的伸手入怀,从衣兜里取出一物,顺手放在正在细细品酒的沙马乃古面前。

    沙马乃古和无为道人抬眼一瞧,皆是一惊,因为杨易放在桌上的正是笮族人的信物―契约之环。

    就连杨易身后的猴尖儿和铁牛也是惊异不已,不知道杨易想做什么。

    沙马乃古疑惑的看了眼杨易,拾起桌上的契约之环,借着烛光仔细看了看,果然如无为道人告诉他的一般,这的确是最后一枚契约之环。

    “你这是什么意思?”沙马乃古拿着契约之环疑惑的看着杨易。

    杨易对众人惊异的眼神并不在意,拿着酒杯在鼻子前嗅了嗅,那股浓浓的酒香的确很不错,笑道:“一枚契约之环,换你一壶酒喝足够了吧?”

    “你用契约之环换酒喝?”

    杨易看了眼沙马乃古道:“我说过,我这人不喜欢欠别人的,总不能白喝你的酒吧?”

    无为道人有些不可置信道:“甲公子,你这…”

    杨易笑了笑,取过沙马乃古面前的酒壶,给无为道人和沙马乃古各自倒了一杯道:“今天这壶好酒可得算我请你们二人的,不用客气,尽管喝个痛快。”

    沙马乃古饶有兴趣的看着杨易,道:“我以为你会用契约之环让我退兵,而且你知道我不得不答应。”

    杨易自顾自的喝了一杯,舒服的吐了口气笑道:“契约之环是当年大光太祖皇帝与你们笮族之间的誓约信物,我相信当年你们笮族祖先将此物交给太祖时,一定是满怀对朋友的尊敬之意的。

    这玉环是你们笮族人精神上的骄傲,它代表了你们对情义的坚定,同样也代表着大光对你们笮族人的肯定,几百年来从来都没变过。

    如果我今天用这块玉环去逼迫你们笮族人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那便玷污了友谊这样高尚的东西,也玷污了一个几百年的传承。”

    说着话杨易一口又饮了一杯酒,满足道:“我觉得将这份情义换成一杯暖人心胃的好酒,再合适不过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