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平民英雄

作品:《我是九皇子

    人只要不闲下来一般就不会去想太多无聊的事,没事儿的时候指甲缺了个口子都会去揪心半天,忙起来的时候只要不是天塌了,通常都会沉浸在自己在乎的事情当中。

    因为官员急缺,整个成州城只要识字的人,基本上都被杨易有偿征用过来,杨易自己更是忙的不亦乐乎。

    刘文徵觉得杨易前几日在堤坝上与洪水较量了两天两夜,这苦不能白受了,非常有必要大力宣传宣传。

    “蜀王殿下赤膊上阵,亲自上前线帮助百姓们保卫家园”这种事情绝对是增加威望的好虚头。

    杨易并没有反对,反而大力提倡,不过除了吹嘘自己以外,杨易准备塑造一些人民英雄。

    从民生上来看,塑造人民英雄完全可以提高成州甚至整个蜀中百姓的个人素质,加强每个人心中守卫家园的责任心,增加民心凝聚力,这一点无论对于普通百姓还是名家士族都有莫大的好处。

    而另一方面,从政治上来讲,大力宣传抗击洪水成功的事,可以转移民众的注意力,让他们淡化最近蜀中高层的频繁动荡这件事。

    谁做英雄?这太简单了,温济淮这个七年时间里吃睡都在堤坝上的疯子再合适不过了。

    在杨易的刻意安排下,不到三天时间,整个成州府都知道横川河岸上有这么一个舍身为人民的高尚之人,并且在杨易这个来自现代社会客串编剧的修饰下,温济淮的的故事变的更生动,更具有感染力,可谓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当然塑造英雄却不能将其过于神化,也不能让其光芒盖过了杨易这个当政者,这样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杨易在故事的末尾加上了这么一句话:“温济淮默默无闻为蜀中百姓付出着,若非慧眼识珠的蜀王殿下,这样的英雄就将被历史所遗忘,这是蜀王殿下和广大百姓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苏府书房----

    “听说温济淮家门口的提亲队伍都排上长队了。”猴尖儿撇着嘴道:“是真正的排起了长队,甚至有十四五岁的芳龄女子也甘愿下嫁给那脏兮兮的泥人!”

    猴尖儿似乎有些羡慕一夜之间成为名人的温济淮,言语中颇有些不乐意。

    正在审阅文件的杨易抬头看了眼猴尖儿,笑道:“要不你去河堤上住个五六年,我保证到时你比温济淮的风头还旺。”

    “不不不…”猴尖儿又是摆手,又是摇头道:“那谁受得了啊,五六年天天看着哗啦啦的河水,估计没两天就疯了。”

    杨易笑了笑,埋头继续一边批阅文件,一边道:“那不就得了,虽然有我们造势的原因,可是温济淮本人也当的起这样的待遇,我们只是把他的付出转化为相应的回报而已。”

    猴尖儿眼珠子转了转,嘿嘿一笑道:“猴尖儿不是那意思,猴尖儿就喜欢跟在殿下身边,哪怕让我去做神仙我也是不乐意的!”

    杨易头也不抬道:“你最近学了不少拍马屁的话啊,一天一个花样儿的。”

    猴尖儿知道杨易在说最近很多人巴结自己的事情,笑道:“嘿…别人要说话,我总不能堵住人家的嘴吧?”

    杨易放下笔抬头打量了下猴尖儿道:“我看你最近身上多了不少花哨物件儿啊?都快成珠宝行的掌柜了。”

    猴尖儿看了眼自己腰间荡漾着的四五块玉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殿下您放心,我身上这些物件儿我都找人鉴定过,最多价值不会超过十两,那些人送我的贵重物品我都交给了苏府管家给入了库,咱不是正缺钱么,有人送shàng mén来干嘛不收。”

    成州府刚刚经过几番折难,无论政商还是军队,有人下来了,自然有人想要爬上去,几乎所有人都想见一见杨易这位蜀中新主,给自己和家门某一条出路。

    可是自从杨易成为蜀中之主以后,这些日子每天事情都排的满满的,每一件都是要事,根本无暇他顾,所以基本上都是谢绝见客的状态。

    人总是聪明的,没有路,他们就会去找路。如今能通往杨易身边的路不多,沙马乃古一斧子劈出了杀神的威名,没人敢去找他,杨易的大舅舅苏繁太过迂腐,对于违反原则的事情一律拒之门外。

    这些人左思右想,竟是找到了杨易的贴身侍卫猴尖儿和铁牛身上。

    铁牛这种只知道憨笑和吃的莽汉显然不适合做说客,古灵精怪的猴尖儿就成了所有人的目标。

    只要猴尖儿一出苏府,屁股后面铁定会跟上来一群人,猴大人前猴大人后的伺候着,就差没叫猴祖宗了。

    猴尖儿也不客气,那些人所求之事只说尽力而为,送来的礼物也是来着不拒,好在这家伙还知道轻重,太过贵重的东西都上交给了苏府充作公用。

    杨易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次就算了,以后不准收人任何东西,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你若是真的缺钱,就跟我说,只要不是拿去丧天害理就行。”

    猴尖儿尴尬的笑道:“猴尖儿知道错了,其实也不是缺钱,跟在殿下身边吃喝不愁,我用钱干嘛,就是以前跟铁牛闯荡江湖的时候,老是被那些人看不起,如今反过来了,心里畅快。”

    杨易当然知道猴尖儿是什么心理,这也是大部分人都会有的,要不然也不会有衣锦还乡这个词的存在。

    不过这种思想有时候还是比较危险的,需要有正确的引导,否则很可能走上歧途。

    杨易放下手中的笔,看着猴尖儿正色道:“我以前有一位兄弟,他就是为了让别人能看得起自己,逐渐忘却了自我,跑去为虎作伥,最后弄得我们连兄弟都没得做。”

    猴尖儿见杨易很是严肃,也收起笑容,正色道:“殿下…你说的是楚东升吧?”

    杨易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继续道:“我不希望我身边再有任何人走上那条错误的道路,懂吗?人活着重要的不是别人怎么看你,而是你怎么去看你自己。”

    “嗯…我知道了殿下。”猴尖儿认真的点了点头道。

    这种话就得点到为止,猴尖儿脑子是很灵活的,他应该能领悟到自己这句话的意思。

    “说吧。”杨易又露出笑容道。

    猴尖儿一顿,错愕道:“啊?说…说什么?”

    “你收了人家的钱,总得办两件事儿才行,不然别人说你是泼皮,连带老子也得跟着挨骂。”顿了下,杨易又道:“挑两件你觉得重要的事情说,求官什么的就免了,有本事的让他们自己去参加通考。”

    猴尖儿眼珠子转了转道:“城东士族的王家有个年方十七的闺女想要做王妃。”顿了下又补充道:“做妾也行,那姑娘我见过,长的很是水灵…”

    话还没说完,就见杨易面色不善,猴尖儿嘿嘿笑道:“殿下的终生大事也是正事嘛。”

    杨易漼道:“好的不学,学人家做媒婆?那是大老爷们儿干的事儿么?这算一件了,下一件。”

    “啊?这就算一件事儿啦?”

    “你再摩擦另一件也省了。”

    猴尖儿急道:“别别,殿下您等等,我想想…额对了,这件绝对是正事儿,蜀中各大商行联名求见殿下,说是要与殿下商讨蜀中商业的前景。”

    杨易点了点头,这倒算是一件正事。

    自从高左珍拉拢成州府过半的商行跟随其叛乱失败以后,这些商行也是损失惨重。

    蜀中三大商行,万福商行被陶庸灭了门,黄门蜀锦和崔氏货栈随高左珍叛乱失败,家主和几个主要的管事都被陶庸给清理掉了,损失不可为不惨重。

    如今无论是这几家想要保住地位的大商行,还是欲要趁机上位的一些中小商行,都等着杨易这位蜀王发话,只因为杨易和苏家的关系,没人敢擅自妄动,若是不小心得罪了苏家的生意,恐怕会招来灭门之祸。

    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现在蜀锦滞销,只有苏家能出货,各家商行只能红着眼干着急,却没有更好的办法,蜀道上的麻匪现在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只要是苏家的货物绝对没人敢动,其他商行的东西想要过蜀道就比登天还难了。

    杨易想了想道:“这件事本身是我有意搁置下来的,蜀中商行的势力太大,必须杀一杀他们的锐气,让他们知道没有我杨易点头,再大的商行也休想在蜀中生存。”

    猴尖儿恍然道:“原来是这样,那我待会儿就出去告诉他们…”

    话没说完,杨易却摆了摆手道:“不,教训已经给的差不多了,不能把这群人推上绝路,毕竟商业也是蜀中经济的一大块肥肉,割不掉的。”

    “那殿下的意思是…?”

    想了想,杨易又道:“这样吧,你去通知各家商行,明天晚宴时分,我在苏府设宴,请蜀中所有商行的家主前来赴宴,不过让那些人不要带什么贺礼,谁带了就不准入府,省的以为老子要敲诈他们。”

    猴尖儿闻言喜道:“好嘞,那…那我现在就去通知他们?”

    杨易知道猴尖儿急着去显摆,无奈笑了笑,一挥手,这家伙便一溜烟儿的跑了出去。

    猴尖儿走后,杨易独自坐在房中,眉头紧锁的手指不断敲打着桌案,思绪飞转,合计着明日如何对付这帮奸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