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我是九皇子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我是一根搅屎棍
    陆元良笑道:“也不完全对,详细点说应该说是大越国的商道,那么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若是将大越国的商道变成蜀中自己的商道,死一百个王子,也和你没什么关系。”

    众人皆是一惊,能坐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蠢货,很快便明白陆元良的意思。

    对面的刘文徵闻言惊道:“军师的意思是要攻打大越国?殿下,我以为此事万万不可。”

    杨易想了想问道:“说说你的看法。”

    刘文徵道:“我们与大越国素来没有什么大恩怨,妄动兵戈恐怕要招致非议,在道义上就行不通,而且蜀中方定,蜀中周边各路诸侯也是虎视眈眈,此事若被他们当做把柄而对我们蜀中不利,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杨易又转头看向沙马乃古,问道:“乃古兄,你这么看?”

    沙马乃古皱着眉头,沉凝片刻道:“如果单从军事上来看的话,我们和大越国只能说是平分秋色,本来我们军力是要强于大越国的,可是大越国立国百年,在南地根基深厚,国域之内又有不少坚城,想要攻克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杨易闻言点了点头,也不说话,转头看向一旁又开始剥橘子的陆元良,等待他的下文。

    只见陆元良笑了笑,取过桌子上最后一颗大橘子,缓缓的将橘子剥掉橘皮,然后重新放回桌上。

    “一个国家有时候就像是这个大橘子一样,由一瓣一瓣的橘牙相拥而成,当这些橘牙紧紧相连之时,你无论怎么玩弄它,它都会整块橘子翻滚,吃起来也很不方便。”

    说着话,白元良将其中一牙橘子轻轻端了下来,塞进嘴了,嚼嚼了两下,似乎感觉很甜,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一牙一牙的相继塞进嘴里,直到整颗橘子被这家伙吃的一干二净。

    杨易立刻会意,凝神道:“你的意思是将其分裂?”

    陆元良笑道:“橘子抱作一团比较稳固,也有助于其生长,可是缺点也很明显,只要有一片橘牙脱落,旁边的橘牙也就不再稳固,这可时候再有外力轻轻一瓣,自然就分崩离析了。”

    刘文徵疑惑道:“可是我们在大越国中并没有足以让我们策反的关系,想要建立这样的关系,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谁说没有?眼前不就有一颗现成的小橘牙么?”陆元良笑道。

    刘文徵也是聪明之人,当即一惊道:“你是说素格力?”

    陆元良站起身来,看了眼杨易笑道:“昨日我去了崔氏商行喝酒,他们家掌柜告诉我,大越国当今国主素钦台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素喀,小儿子叫素格力,素钦台很喜欢素格力,也正因为如此素格力受伤的事情才让其勃然大怒,欲要和蜀中断绝往来。”

    杨易立刻想到了凶狄人利用大光皇庭夺嫡之争,乘机从中捞取好处的前车之鉴,不过显然这件事并不是那么好借鉴。

    “可是我听说素钦台已经明确要传位给素喀,素格力此人是个纨绔之子,也并没有夺取嫡位的意图。而且你不要忘了,现在素格力正病入膏肓,生死未卜,如何能被我们利用?”

    陆元良叹了口气道:“尊敬的蜀王殿下,傀儡这种东西本来就不需要有生命力的,无论他是死的还是活的,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去做这件事情,那都是操众者的意愿而已。”

    杨易靠在椅子上沉凝了片刻,道:“说出你的具体计划。”

    “我打听过了,大越国现在和几年前的大光有些相似,面临着新旧统治者的更迭交替,无论哪个朝代,哪个地方,任何权利的交接都会带来一系列的连环反应,国内的利益冲突将被最大化,这才会有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么一句话的出现。

    我们不用去管到底有多少人会支持这个素格力,我们只需要知道素喀的继位会给某些人带来利益上的冲突这就足够了,只要将这个冲突放到最大,就算它大越国是铁桶做的,到时候也会出现无限多的lou dong!

    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只要派人去慎安城秘密将素格力劫回来,生死不论,然后再散布素格力伤势加重和失踪都是素喀所为,接下来就等着看好戏吧,自然有人会帮助我们完善计划。“

    杨易一边听着陆元良的计划,一边手指不断的敲打椅子扶手。

    陆元良的计谋永远都是危险中求胜果,而且危险不是一般的危险,胜果也不是一般的胜果。不过这件事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让蜀中化被动为主动。

    蜀中如今深陷素格力受伤的事件当中,无论蜀中用什么态度去面对大越国,都得不到任何好处,而陆元良的思维很明确,直接将这件事无限升级,将一个王子挨了一拳的事情升华为一个国家的命运。

    或许一个比较仁慈的君主会认为让一个国家陷入战乱这样的事情太过于缺德,不过杨易显然不是什么仁君,至少对于现在大越国的人来说,杨易还和他们八竿子打不着,没有任何关系,因此不会有什么过于残忍之类的心里压力。

    而从另一方面来看,控制大越国也符合陆元良为杨易量身定做的发展路线,将更大幅度的稳固蜀中的大后方。抛开一切,只要控制住大越国,蜀中商贸将会畅通无阻的进入海运一线,这样庞大的利益,已经足以让杨易去放手一搏。

    杨易看了看堂中目露精光的众人,又看了一眼一脸困意绵绵的陆元良。这家伙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实际上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成为蜀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军师,想要服众,就必须向所有人展示展示自己的能力。

    杨易很怀疑这家伙现在那副满脸的困意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这两天真的没有睡觉。

    见众人都没有什么意见,杨易站了起来道:“沙马乃古。”

    沙马乃古抱拳出列,躬身而立。

    “秘密劫持素格力回蜀中的事情就由你负责,一定要万无一失。另外蜀军即刻开始屯兵集粮,随时准备应付大越国的战事。”

    沙马乃古笑了笑道:“小事,包在我身上,定让那素格力消失的毫无痕迹。”

    “老刘。”杨易又转头道。

    “殿下。”刘文徵出列道。

    “既然决定要做一个幕后的操众者,自然就要有所wěi zhuāng。明面上应付大越国使者的事情就交给你,适当的时候可以示弱,让他们放松警惕。”

    “洪直将军。”

    “属下在。”

    “密探这种事情北军的人最在行,在北军里选出百名机灵的兄弟,到时候潜入大越国国境内散布素格力受伤和失踪乃是素喀所为的谣言。”

    杨易泯了泯嘴笑道:“搅屎棍这种角色我最喜欢做了,大越国啊大越国,你这颗小橘子迟早得被我剥开来吃了!”js3v3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