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我是九皇子 > 第三百零九章 擂台角力
    青脸大汉听到衙役的呵斥,却是鄙夷的看了眼衙役,冷哼了一声,满脸不屑道:“两只官府的走狗,除了会欺仗百姓,还能做什么?”

    衙役闻言脸色一变,已经无需再询问了,青脸大汉这一句话就知道这家伙是个闹事的主。

    两名衙役互相一打眼色,猛的拔出腰间佩刀,一左一右便攻了上去,明眼人一瞧这两个衙役也是有配合的。

    那青脸大汉见衙役扑了上来,却也不动弹,双手抱胸立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眼见两名衙役已攻至眼前,青脸大汉忽然大喝一声,声音洪亮且充满杀意,两名衙役被惊的动作为之一顿。

    就在这一顿的时间了,青脸大汉猛地伸出两手,一左一右,分别抓住两名衙役持刀的手腕,随即“嘿嘿”一笑,顺势往下一带,两名衙役吃力不住,重重的摔倒在青脸大汉身前。

    青脸大汉狞笑了一下,“噗噗”踹出两脚,两名衙役应声飞了出去,摔在在墙脚中闷声哀嚎,这两脚着实踹的不轻。

    围观人群被惊的纷纷恐惧的往后退去,谁也没想到两名强壮的衙役,只眨眼间便被青脸大汉给打的爬不起来。

    青脸大汉冷冷的看了眼人群,众人又往后退了一步,不敢与大汉凶狠的目光接触。

    青脸大汉见状满意的笑了笑,又转头看向台上瑟瑟发抖的朱老倌,双腿一用力便跳上了高台。

    “你你想干嘛!”朱老倌惊惧的往后退了两步,看着青脸大汉,鼓足勇气质问道。

    青脸大汉笑了笑,探出一只手道:“拿来!”

    “什什么?”朱老倌疑惑道。

    青脸大汉指了指朱老倌手中的报纸,朱老倌不知道他想干嘛,犹豫了下,还是将报纸递了过去。

    青脸大汉从朱老倌手里一把拽过报纸,用手一展,竟是饶有兴趣的看了起来,一边看还一边念道:“蜀中农税税率今年将由原来的十五降至四十税一,有望在三年之内降至六十税一,同时增加商业税,个人所得税等项目。”

    “哈哈!”青脸大汉只看了两行字,便猛的狂笑起来,直似听到了天下间最好笑的笑话,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青脸大汉笑了好半响,才缓缓歇息下来,揉了揉眼睛看着一旁的朱老倌,问道:“四十税一?六十税一?这你也相信?“

    不等朱老倌回答,青脸大汉又看向惊愕的人群,质问道:“你们信吗?一群蠢货,那些王侯们的口蜜腹剑永远都不能相信,你们上一次当不够,还要被骗多少次?可笑!可悲!可恨!哈哈哈”

    青脸大汉又看是狂笑,可是看上去又像是在大哭,整个人近乎于癫狂之态。

    笑着笑着,青脸大汉忽然又面色突变,一脸愤恨的抓起手中报纸,疯了一般的将其撕碎,好像那张报纸是他多年的仇人一般,要让其变得灰飞烟灭。

    一旁的朱老倌终于看不下去了,鼓足勇气,颤颤巍巍的说道:“你你这人是疯子么?蜀报从来没有骗过我们,蜀王殿下也从来没有骗过我们的,殿下既然说能做到,那自然就是能做到的。”

    青脸大汉闻言,一把扔掉手中的已经成为纸屑的报纸,两步上前伸出右手一把抓住朱老倌的衣领将其提了起来,红着眼怒道:“你这个走狗杂碎,真是枉读圣贤书,帮着那九呆子骗百姓,今日老子就要打掉你的狗牙,让你再也念不得这些骗人的破东西!”

    说着话,青脸大汉抬起另一只手,猛的就往朱老倌脸上砸去。

    人群顿时响起一阵惊呼,朱老倌年近五十,要是被青脸大汉这掌拍中,恐怕半条命也要没了。

    站在人群中观望事态的杨易自然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轻轻一扬下颚,一直等待杨易下命令的铁牛立马便像gong nu一般窜了出去。

    “贼子休得放肆!”铁牛大喝一声,纵身一跃便跳上了高台,一招蛮凶抱树就往青脸大汉扑了上去。

    青脸大汉闻声一怔,随即感觉到身后劲风袭来,习武之人与生俱来的危机感让他不得不抛下朱老倌,回身寻找来敌。

    眼见铁牛大山一般的身子往自己扑来,青脸大汉也不示弱,猛的向前踏出一步,双手齐出,硬生生架住铁牛的手肘,虽然被铁牛的巨力往后撞退了数步,却仍然稳住了身势。

    台下杨易顿时双眼一亮,铁牛的巨力他再清楚不过了,这么多年来,能硬砰硬的接住铁牛招式的人,恐怕超不出一只手掌的数,这青脸大汉竟能和铁牛拼了个势均力敌,绝对是个中好手。

    却说铁牛见对方接住了自己一撞,不惊反喜,两眼瞪大了扬声笑道:“哈哈!好!再吃老牛一招!”

    青脸大汉丝毫不惧,一边接住铁牛的一拳,一边也是高声笑道:“你这蛮人倒是有些力气,老子便陪你过上两招!”

    说话间,二人已经过了四五招,每一招都钢筋有力,虎虎生威。木板搭建的高台似乎成了专门为二人设立的擂台一般,被震的“咚咚”作响,不得不让人怀疑木台随时都可能承受不住轰然坍塌掉。

    十多招下来,铁牛和那青脸大汉打的势均力敌,已经满头大汗的二人没有丝毫的疲惫之感,反而越打越兴奋,拳头掌风声,呼喝怒斥声不绝于耳,打到酣时,二人更是拔掉上衣,露出油亮的肌肉,光着膀子继续打斗。

    台下的杨易饶有兴趣的看着二人,忽的转头向身旁的猴尖儿问道:“能看出此人的武功来路么?”

    猴尖儿闻言笑了笑道:“此人一直试图隐藏自己的武功家数,不过铁牛的咄咄逼人让其不得不使出真本领。”顿了一下,猴尖儿有些得意道:“殿下,我敢肯定,此人出自黔州府的金水门。”

    “黔州府?金水门?”

    见杨易不解,猴尖儿又解释道:“黔州金水门乃是大光南地少有的几个武林强派之一,其门人自小以修力为主,绝学便是这人正使用的罡风掌法。”

    杨易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猴尖儿见状问道:“殿下,此人武功很高,和铁牛几乎不相上下,铁牛想要独自拿下他恐怕很难,要不要我上去帮一帮?”

    杨易想了想,正要说话,忽然听得驿报馆外呼喝声,兵甲声大作,回头看去,却见驿报馆外来了数百名全副武装的绵州军士兵。

    绵州军士兵迅速将驿报馆包围了起来,为首一个身着铠甲的军官对人群扬声呼喝道:“绵州军捉拿贼人,无关之人速速散去!”js3v3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