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作品:《我是九皇子

    军官的一声怒喝之后,驿报馆里的围观人群纷纷惊恐的退了出去,谁也不想被当作贼子同党让官府给拿下。

    很快,驿报馆中就只剩下杨易丶猴尖儿,以及高台上打斗的铁牛和青脸大汉二人,那朱老倌也不知是腿吓软了,还是刚刚被青脸大汉一摔给摔伤了,趴在地上好几次想要爬起来也没成功,索性三两下从高台旁边的台阶爬了下来。

    当围观的人群散出去之后,百十名全副武装的绵州军士兵窸窸窣窣的冲了进来,迅速将杨易丶猴尖儿以及高台上正在打斗的铁牛和青脸大汉二人给围了起来。

    绵州军军官匆匆走进驿报馆,扫了眼全场,当其看到晕死在墙脚的两名衙役之后,面色一变,对台上打斗的二人冷喝道:“大胆贼子,还不住手!”

    那打斗中的青脸大汉余光见到此景,奋力一掌推向铁牛欲要将其震退。

    铁牛也知道现在这个局面不能再打了,顺势往后撤了数步与青脸大汉脱离开来,目光却依然死死的盯着青脸大汉。

    绵州军军官看到墙角趴在地上哀嚎的朱老倌,向身后一招手,两名绵州军兵士连忙上前将朱老倌搀扶了起来。

    绵州军军官走上前来,指了指一旁晕死过去的两名衙役,冷声问道:“朱老倌,这是谁干的?”

    被兵士架着的朱老倌喘着大气,指了指台子上的青脸大汉。

    绵州军军官见状也不多说,看着青脸大汉冷喝道:“来人!将贼子拿下!”

    那青脸大汉面色微变,皱着眉头扫了眼从高台四周围了上来绵州军兵士,脚下不易察觉的微微一挪动。

    铁牛哪里不知道他想跑,往前跨了一步,笑道:“哈哈!兄台,你我二人还未分出胜负,可不能就这样走了?”

    青脸大汉闻言也是一阵狂笑,道:“你以为我怕你不成?就这些小鱼小虾能奈我何!”

    话虽如此,青脸大汉心中却暗暗发愁,眼前这个蛮牛一样的家伙武功之高完全出乎了自己意料,自己和他也是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地步,可是若再加上这百十名全副武装的兵士,他今日恐怕是要凶多吉少。

    台下的绵州军军官闻听青脸大汉竟然骂自己等人是小鱼小虾,如何能忍,大喝一声“贼子狂妄”,拔出佩刀就要让士兵们冲杀上去。

    “慢着!”杨易见状,立刻的喝止道。

    那绵州军军官一怔,转过头来正见杨易向自己走来,正在气头上的他顿时怒道:“你也是和贼子一路的么?!”

    杨易微笑着也不答话,随手从怀里掏出一面玉牌抛向那军官怀里,然后也不顾周围虎视眈眈的士兵,一步一步的往高台上走去。

    那军官见杨易竟然如此肆无忌惮,正要发怒,跟在杨易身后的猴尖儿却忽然转过头来,嬉皮着脸笑道:“兄弟,你还是先看看你手里的东西再说话吧。”

    军官一错愕,条件反射般的低头看向自己刚刚接住的那面玉牌,只一眼,面色便变得红里透黑,拿着玉牌的手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只见玉牌上赫然雕刻着一个硕大的“杨”字,旁边还有一条青色玉蟒辗转盘绕。

    在蜀中或者说整个大光,敢在玉牌上雕刻皇家之姓,并且青蟒缠身的人没有别人,只有蜀王杨易。

    军官哪里还敢说话,“哐”的一身便单膝跪了下去,一旁的绵州军军士不解的问道:“将将军?”

    军官头也不抬冷喝道:“都跪下!”

    一众绵州军兵士犹豫了一下,虽然很是疑惑不解,但还是唰唰唰的单膝跪倒了下来。

    正在往高台上走的杨易见状,挥了挥手笑道:“起来吧,你们守在那里别动就行。”

    军官闻言不敢多说,连忙站了起来,却依然不敢抬眼看高台之上,上前两步恭敬的将玉牌交还给猴尖儿,持刀笔直的站在高台下。

    杨易两步跨上高台,来到铁牛身旁停了下来,看着对面的青脸大汉,笑问道:“敢问这位兄台尊姓大名?”

    青脸大汉便是再傻也看出了杨易身份不一般,不过却是丝毫不惧,一扬下巴,傲然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黔州董辕!”

    杨易点了点头,笑道:“嗯金水门董辕,武功倒是不错。”

    董辕闻言面色一变,似乎很不高兴杨易牵扯出自己的师门,怒道:“你这小白脸又是何人!”

    杨易楞了一下,竟是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我就是你方才骂的那个口蜜腹剑的王侯,九呆子杨易。”

    此言一出,董辕惊的张大了嘴,瞪着大眼直直的盯着杨易,似乎杨易是一个凭空出现的怪物一般:“你你就是九呆子?”

    董辕倒不是害怕,只是觉得这也太巧合了吧,自己随口骂两句,九呆子还真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杨易笑道:“你骂我呆子可以,骂我小白脸也无所谓,可是骂我对蜀中百姓口腹蜜剑,这有点过分了吧?”

    董辕很快就镇静下来,丝毫不惧的看着杨易冷笑道:“骂了又怎样?你敢做还不敢让人骂么?”

    杨易也不生气,点了点头,笑道:“在我们蜀中,一切以法行事,任何事情要讲究真凭实据,你既然要骂我,那就要说出个所以然来,否则污蔑诽谤他人的罪行,你决计逃不掉。”

    董辕奇怪的看了眼杨易和周围虎视眈眈的士兵,似乎没有料到杨易会和他讲起法制道理来,通常这种情况下,当官的不是应该不问青红皂白的先将自己拿下再说么。

    见杨易笑凝凝的看着自己,董辕正了正身子,冷道:“说就说!有什么不敢的!”

    杨易双手抱怀,点了点头示意董辕说下去。

    董辕道:“我问你,你即是大光九皇子,蜀中之王,可还是大光之臣,蜀中可还是大光之疆?”

    杨易想了想,点头道:“自然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你即是大光之臣,大光百姓可皆是你的百姓?”

    “先帝临终有言,让我振兴大光,天下百姓皆我之百姓。”

    董辕又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能将危难中的百姓拒之门外,不顾他们的生死?”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