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光明学院

作品:《我是九皇子

    “等式两边同时乘或除相等的非零的数或式子,两边依然相等。

    若ab,那么有acbc或0”

    杨易用手里的石灰点了点黑色的木板,看着下面坐着的十来个小孩子,正色道:“这就是最基础的方程式应用,结合我们前段时间学习的知识,谁来给我举个例子示例一下?”

    坐在前排的刘小端举了举手,道:“先生!我来!”

    杨易点了点头,示意刘小端上来。

    刘小端嘿嘿一笑,两步跨了上去,接过杨易手中的石灰,一边哒哒哒的在黑木板上写着,一边念道:“a35,b8,c3那么35x38x3”

    写完之后,刘小端还认真的看了两遍,这才将石灰还给杨易,走了下去。

    杨易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小端最近进步很大,值得表扬。”

    刘小端得了杨易夸奖,咧着嘴笑了笑,一旁的小伙伴有崇拜夸赞的,有不服气的,也有皱着眉头依然在思索杨易讲的是什么的。

    这十来个小孩,都是蜀中各家高级官员和将领们的孩童,杨易为了试验推广前世的教学内容以及方式,为他们独自设立了一个非常特殊的书院,取名光明学院。

    光明学院中,孩子们的学习内容与方式与这个时代所有书院都不同,融入了杨易前世记忆中的大部分认知,从知识内容到思维拓展,在方向上都有杨易亲自掌舵。

    这些孩子也十分的聪明,到目前为止已经掌握了阿拉伯数字和二十四个英文字母,以及一些最基础的现代知识,让杨易这个滥竽充数的老师也不禁有些欣喜莫名。

    在杨易看来,这些孩子不但是蜀中的未来,甚至可能成为大光,乃至这个世界的未来,他们就是一张洁白纸张,能够画出怎样的色彩,就只能看他们自己了。

    杨易算了算时间,这节课已经快接近半个时辰了,放下手中的石灰,道:“这节课就到这里吧,大家回去好好复习今天讲的方程式运用。另外,明天如果不出意外我会来给大家上物理课,到时候我教大家制作简易的不倒翁以及讲解其力学原理,每个人回去准备鸡蛋,糯米和一些沙石。”

    “噢!!好耶!!”

    “明天又有实验可以看啦,太好了!”

    “我要做不倒翁!”

    这帮玩心未去的孩子们最喜欢杨易给他们上实验课了,杨易总会给他们展现很多惊喜的东西。

    杨易也不理会这群欢呼雀跃的小崽子,拍了拍手上的白灰,转身走出了课堂,而课堂的窗户旁正站着一个倩影,笑凝凝的看着他,正是一身素装的李玉。

    从杨易开始上课,李玉就静静的站在窗户边凝听,也不知道她是在看杨易还是在看杨易讲的方程式。

    杨易来到窗边,看着李玉道:“干嘛不进去坐?”

    李玉笑道:“我听说你教学时不允许别人打扰。”

    杨易点了点头,笑道:“以后要听课就进去听,站在窗口怪渗人的,让我想起了我们的班主任”

    只有经历过义务教育的学生才知道当班主任无声无息出现在窗口时,是多么的可怕。

    “班主任?”

    “就是以前管理我们的先生老师。”

    “那不是国子学的丘老夫子么?”

    杨易笑了笑道:“不,是另有其人。”

    二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学院外走去,李玉问道:“你讲的那些奇怪的数字和你说的什么字母,就是那位先生教的?”

    杨易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仔细思虑了一番,李玉摇头道:“我没听过哪位大儒最近出了什么新学啊。”

    杨易笑道:“我那位先生是位隐居山外的世外高人,恐怕你是没机会见到的。”

    李玉恍然道:“那你的老师可真是一位奇人。”

    “为何?”

    “不然怎么能教出你这样的怪人来?”

    杨易笑道:“神经病,我也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的,哪里怪了。”

    李玉盯着杨易道:“你不但有时候人古怪,思维古怪,而且治理蜀中的方式也着实让人匪夷所思,最近我在成州府看到许多新颖的东西。”

    “比如?”

    “要致富先修路。”

    这句话在杨易前世是新中国高速发展的最大因素之一,也是发展中国家必须做的一件事,可是在古代,这样的治政思路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杨易耸了耸肩,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经济文化的发展离不开交通,交通方便了,各方面的交流就会更加频繁,自然也就加快了发展。”

    李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作为一个女强人,南国侯府的大xiǎo jiě,对政治并不陌生,隐隐觉得杨易说很轻松,可是其中蕴含的深意却无比深奥。

    李玉见杨易直直的盯着自己,粉嫩的脸蛋微微一红,道:“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杨易笑道:“只要你想要了解的,喜欢了解的,我都会告诉你,整个蜀中也对你畅通无阻,不过在我看来,男人和女人总要分一下工的好,一个人很难兼顾家和国,那就只有两个人来了。”

    李玉错愕了一下,自然听明白杨易话里的意思,默默的点了点头。

    杨易心有不忍,这番话本身就有违他自己的本意,实际上他现在也没有资格对李玉表现自己的大男子主义,让杨易这么说的原因很简单,他不想李玉牵扯到太多的政事上面,更不想在未来的某一天,让李玉在自己和李岑面前,面临左右为难的选择。

    李岑在利用自己的女儿来追寻利益,杨易却绝对不会利用自己的妻子这么做。

    二人都没有再说话,似乎各自有自己的心事,并排着走出了学院。

    “殿下!”

    刚到门口,杨易正准备上马车回府,成州军指挥使马佑快马奔了过来。

    杨易收住了脚步,还未说话,马佑便翻身下马,疾步来到杨易面前,低声凝道:“殿下,五指山出事了!”

    杨易眉头一皱,扶在马车沿上的右手不易察觉的微微一颤。

    不及细想,杨易转身对李玉道:“你先回去吧,我要进山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