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林中惊魂

作品:《我是九皇子

    翌日清晨,天空方明,沙马乃古命令全军拔寨往桓香山挺近。

    同时,杨易带着猴尖儿铁牛以及十余名家将,在董辕的带领下御马向东行去。根据董辕所言,义军此刻正在往金水门所在的金水山秘密集结。

    金水山,在黔州府东南一百七十里处,从蜀军大营快马急行大约两日时间便可到达。

    杨易很着急,一方面因为沙马乃古这边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不得不挥军前往桓香山向神教军施压,以便迷惑吴焕给杨易制造机会,另一方面如果时间拖得太长,金水义军的动态被长生教掌握,那么这三千多人的义军不要说作奇兵用了,能不能顺利逃出神教军的重重包围都是问题。

    行了一天一夜,第二日晌午,杨易等人来到距离黔州府南侧的一个关隘小镇,这里距离黔州府只有六十里的距离,一路上处处可见成群结队的神教军。

    由于路径原因,杨易他们不得不冒险通过这里,众人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若是一不小心暴露,就会身陷敌军重围,就连平日里嬉皮笑脸的猴尖儿也收起了玩性,紧紧的跟着杨易赶路。

    杨易等一行人身上配有兵器,又是骑马赶路,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为了保险起见,杨易让众人皆穿上了神教军的衣服,这样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果然,当众人换上神教军的衣服之后,路上行人基本上都远远的避开,即便是其他神教军遇上也会主动让开道路,在南方,一个每个人都骑着战马的队伍,一定是有来路的,即便是在神教军中也只有教使和长老级别的人物有这样的实力,所以谁也不愿意前来招惹他们。

    众人有惊无险顺利的穿过小镇,不禁皆是暗暗松了口气,当下不敢多做停留,急急往东行去。

    谁知刚行出十余里路,前方出现一片小树林,走在最前面带路的董辕忽然勒马停了下来。

    “怎么了?”杨易打马上前问道。

    董辕转过头来,眉头紧皱似乎发现了什么。

    这时,杨易身旁的铁牛道:“风里有血腥味。”

    董辕看了眼铁牛,亦道:“你也发现了么?”

    铁牛点头道:“林子里有古怪。”

    杨易疑惑的看了眼二人,深吸了两口气却什么也没闻到,皱着眉头道:“靠,你们鼻子都是假的吧?”

    不过铁牛和董辕是自己这行人中武功最高之人,他们说有问题,恐怕林子里多半会有古怪。

    杨易抬头看去,只见前方是一大片杉树树林。初冬季节,杉树叶子已经掉落了许多,密密麻麻的枝丫整齐的参差着,看上去很好看,不断有枯黄的树叶缓缓飘落,景色很是迷人,一点也看不出什么古怪。

    即便如此,杨易还是问道:“能绕过去吗?”

    董辕凝道:“这片杉树林很大,若是要绕道而行,我们要多走一天多的路程。”

    “一天多?”杨易眉头紧皱,现在每多耽搁一刻钟,沙马乃古那边压力就会增加一分,自己哪儿有那么多时间用来绕路。

    杨易看了眼周围人,果断道:“进树林,都小心点。”

    杨易这么做倒不是托大,在他看来这种林间的危险多半来自于山匪强盗,就杨易他们这群人,来几十个强盗恐怕还不够董辕和铁牛二人热身的,即便遇见了大批劫匪,他们一人一匹快马,想要离开也绝对不是问题。

    杨易下了令,众人自然也不再多说,各自御马往杉树林中走去,不过众人在前行时也极有默契隐约保持一个防御的阵型,将杨易夹在队伍中间,同时每个人表情都变得有些凝重,警觉的观察着四周。

    在林中行了半个时辰,却没有见到任何异象,可是就连杨易也发现了不对劲,因为一路上众人没有遇到一个路人,而且董辕和铁牛的神情也越来越慎重,猴尖儿赶路时都快贴到杨易身上了,只要稍有动静,他一定会扑上来挡住杨易。

    未知的危险是最让人提心吊胆的。

    又顺着林中道路往前行了一段,忽然,安静的树林中猛地传来一声极为惊恐的惨叫声,声音不断在林间回荡,听上去着实渗人,惊得杨易打了个嘚瑟。

    众人停下,纷纷握住腰间兵器,纷纷警觉的看着四周。

    “声音从前面传来的!”董辕指着前方的树林道。

    杨易想了想,凝道:“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

    众人得令,纷纷拔出自己的兵器握在手中,由董辕和铁牛带头,小心谨慎的往前行去。

    “救命!救命啊!!”随着呼救声,前方树林深处一匹快马飞一般的奔了出来,马上有一人浑身是血,面目恐惧,趴在马上径直往杨易等人奔来。

    再仔细一看,那人身后不远处竟然有数个白色身影轻飘飘的紧紧跟随,在雾气腾腾的树林中,看上去极为恐怖和诡异。

    杨易一扬手,所有人举起冰刃进入战备状态,杨易自己也拔出腰间佩剑。

    很快,骑马那人奔到杨易近前,一眼看清楚杨易等人时,就如见了救星一般,竟是喜极而泣的哭喊道:“大人!大人救我!”

    见那人拼了命的往杨易等人的人群扑来,众人家将纷纷举起兵器指向那人,示意他不准近前。众人都是经验老道之人,野外赶路,在没有弄清楚状况之前绝对不能让陌生人接近自己,哪怕对方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威胁。

    那人被杨易等人手中的兵器吓了一跳,扑通一声跌下了马,不过随即其又露出一脸的惊喜道:“神教军大人,快快救救在下,身后那群人是秽教徒!”

    杨易略一错愕,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等人身上还穿着神教军的衣服,这人把自己众人当作神教军的兵将了。

    那人口中的秽教徒自然就是不尊敬长生神,不尊敬上灵天师的人。

    杨易眼珠子转了转,示意铁牛等人放下兵刃,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本教使最嫉恨不尊敬长生神和天师的秽教徒,本使一定替你做主。”

    那人闻言一喜,没想到杨易还是一个职位很高的教使,而且看杨易等人装备精良,恐怕还不是一般的神教军。

    “教使大人!小的乃武绝门弟子,前几日小的无意间听到一个惊天消息,所以被人追杀!”

    杨易眼神一凝,问道:“什么惊天消息?”

    那武绝门弟子颇为兴奋道:“在下叫武俞,是武绝门掌门的弟子,七日前,金水门的掌门鲍裘前来拜见家师,与家师在房中秘密交谈许久,在下好奇,趁着送茶水的时候在门外偷听,却不想听到他们一个大阴谋!”

    话说到这里杨易已经基本明白这武俞听到的大阴谋是什么了,而在前方的董辕更是面色苍白。

    杨易却故作不知的疑惑道:“什么大阴谋?”

    果然,那武俞狞笑道:“在下听闻那鲍裘他们组织一支反抗长生教的叛军,特来邀请家师加入,同时在下还听闻,那鲍裘已经邀请了许多黔州武林门派和一些长生教中的秽教徒。”

    杨易闻言故作幸喜道:“竟有此事?”

    武俞点了点头,道:“在下将听到的叛军和秽教徒的名字都记了下来,便邀约了几位忠于神教的朋友,准备进黔州府呈报给上灵天师,却不小心在逃走时被他们发现,一路被那群秽教徒追杀至此,若不是遇到教使大人,恐怕在下性命不保了。”

    杨易目露精光,凝道:“把名单给我看看,若是属实,本教使定会禀明天师,对你重重有赏!”

    武俞犹豫了下还想说话,却见杨易似乎面色不善,只得从怀里掏出一张写满字的锦缎交给了猴尖儿,然后猴尖儿转身递给了杨易。

    杨易接过锦缎,发现上面密密麻麻些了数百个名字,而且有些名字还有注明是何门何派的掌门或者长老,可谓详细无比,顿时心沉入了谷底,若是这份名单落入长生教手里,恐怕鲍裘等人根本等不到举事就会招致杀生之祸。

    杨易面无表情的收起锦缎,看着武俞,问道:“这份名单可还给过其他人?”

    武俞立马摇头道:“没有,我等知道此事重大,若是让那些秽教徒提前知道了消息,恐怕会让他们逃脱,所以便想要到黔州府交给天师,让他来惩罚这群秽教徒!不幸的是,那帮追杀我们的秽教徒武功很高,我的朋友已经被她们杀光了,在下奋力突围才见到了教使大人。”

    杨易心中暗暗松了口气,不过武俞怎么想的他也很清楚,武俞这帮人贪慕虚荣,想要依靠这份名单发家致富得到吴焕的重要,肯定是不愿意将名单交给别人而分夺了自己的功劳,若不是此事被追杀的走投无路了,也绝对不会交给自己。

    此外武俞之所以交出名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观察杨易等人装备精良,又全部骑着马,杨易的打扮更是一个富家公子模样,一定是长生教中位置极高的人。

    杨易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次你立了大功,待我将此事禀明天师,你就等着飞黄腾达吧。”

    p:昨天和今天有点忙没加更多少,明天继续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