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解雇

作品:《重生之今生无悔

    七月首都的夏天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在北方,热浪一的冲刷着身体。

    中午的太阳似乎在释放它的愤怒,楚阳一步步的走在路上,眼中的焦距没有变过,脸上的汗水自由的滑落忘了去擦掉。漫无目的的来到了地下通道,突然间一首歌曲飞入了他的耳朵,不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门前老树长新芽,

    院里枯木又开花,

    半生存了好多话,

    藏进了满头白发,

    。

    。

    无奈,苦涩,心酸,愤怒,又一次的涌上心头,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一幕,

    36岁的楚阳大学毕业之后换了几分工作,现在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每个月几千块钱的薪水只能在这个首都凑合的活着。

    上午十点多正在和同事讨论着上一个与美国的订单。

    “阳哥,真够憋屈的,这单子都成了,愣是让张晓撬走了,什么东西啊,不就是跟经理有一腿吗?,直接把奖金给她不就得了,她丫会啥业务,真希望那边能不签合同。”庄严涛愤愤的说道。

    楚阳摇了摇头“算了涛子,小点声,别让别人听见,这办公室里想拍王经理马屁的可不会少,再说她会的咱肯定不会,计较也没用,只能认了。”

    “哎,阳哥,你可加点小心,经理不可能让她一直当mi shu,那没啥油水,咱业务部他最不喜欢你你不是不知道,别到时候让张晓顶替你的位置。”

    听到这些,楚阳眉头不由得皱在了一起。

    踏,踏,踏,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大家抬头一看是张晓。

    “楚阳,王总让你赶紧去一下他办公室。快点啊,王总今天心情可不好。”张晓略带鄙视的口吻说道。也不带回话说完转身就走了。

    楚阳扫了一眼其他同事的表情,涛子和几个平时和自己不错的同事脸上略带担心,也有几个明显着幸灾乐祸。

    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幸灾乐祸?难道他们知道点什么,哎,就是知道相信他们也不会告诉我,走一步算一步吧。”

    来到了经理办公室的门口敲了三声。

    “进来”

    推开门又一次看到了这肥硕的身体,还有她旁边带着暧昧笑容的张晓。

    说实话,张晓人长得的确不错,刚到公司的时候是前台,好多男同事进门都会多看一眼,挺清纯的一姑娘,三个月以后当上了这肥硕的mi shu,开始酷奇包也换上了,衣服也潮了,脸上的妆也遮盖了以前那张清纯的脸。

    都是钱那,的确让她少了奋斗了几年,可是几年之后那,这肥硕光自己知道就换了三,可惜了。

    “愣什么神,赶紧进来”经理的一句话让楚阳回到了现实。

    “坐吧,今天叫你来估计你心里也知道为什么,别的我也不说了,我跟李总汇报完之后,领导都觉得你不适合再在公司待下去,看在你为公司工作五年的份上,决定按照合同发你三个月的工资,你自己ci zhi吧。”

    听到这里楚阳脑子顿时“翁”了一下。

    “为什么,我怎么就知道为什么了。经理你给我说一下。”抱着侥幸的心里压着心中的怒火楚阳问出了这句话。

    “啪”的一声,经理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

    “还不知道为什么,你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好,那我就跟你说说,美国的这单本来是咱们公司的业务吧,让你前期负责你给办成啥样了?招待费没少花,美国那边还天天都抱怨你不专业,最不应该你还跟供货商要回扣,你对的起公司吗?这些都不算了,我把你的烂摊子转给了小张,你也知道小张跟我学了好多东西,上手就让人家美国那边的客户特别满意,这都准备签合同了,你居然偷偷背后使坏,跟他们说供货商的产品不合格,结果现在别人换家了,你还想说什么?你这叫吃里扒外!”

    王肥硕面不改色的说出了这番话。旁边的张晓也顺带着一个奖励的媚眼抛了过去。

    听到这里楚阳总算明白怎么回事了,这是要找人背黑锅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根本没有地方说理。

    既然这样楚阳决定豁出去了,不能自己被辞退,嘴上还吃亏。

    大声道:“王经理,不,不,应该叫王胖子,王肥硕,你妹的你让背黑锅就是背黑锅,怎么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那,你没脸没皮我以前就知道,但是还是低估了你的境界,还跟我谈谈,谈个屁啊,你不是早就琢磨好了吗,妈的,我就问你,这办公室才24,5度,你看你满头大汗的样?能不能跟你的亲mi shu完事之后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啊,扣子都扣错了自己不知道吗?一股子味你也是通通风。”

    又指了指张晓。

    “她啥能力你不知道?还人家特别满意,你怎么不飞那,跟我以前谈的供货商要回扣人家没给是吧,跟美国那边就说换gong ying商,你当别人傻啊,都做贸易的,圈子就这么大,谁不知道谁啊,这地方老子也不呆了,你自己玩自己吧。”

    说完,楚阳看了一眼这对目瞪口呆的狗男女,站起来就走了。

    到了自己的办公桌,默默的收拾着东西,涛子和几个同事过来问他怎么了,摇了摇头说ci zhi了,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准备去领工资走人。

    涛子拉住楚阳,“阳哥,别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自己呆着心里也不舒服,明天周末大家去我家玩,你也去吧,散散心。”

    “再说吧。”楚阳现在真是没啥心情。

    去财务室领了薪水,并没有受到刁难。恍恍惚惚的他坐电梯走出了办公大楼。

    楚阳走进地铁站,没有高峰时段的人挤人,他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

    他第一次来首都燕京是十几年前,当时只有一号线和二号线,现在都10几条线路了。嘴里小声的嘟囔着,“时间啊,真的都去哪了?”

    坐在晃动的车上,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到站提示牌,楚阳渐渐陷入了回忆。

    他的家乡在唐城,一个矿业和重工业为主的二线城市。小的时候家里条件很好,父亲是唐城外贸的老总,母亲也是事业单位。

    他的父亲是一个很善良的人,说起别人都是好的,就好像这个世界没有坏人一样。

    楚阳上初二算是家里灾难降临的开始,父亲被他所谓的朋友拉着一起开矿,结果人跑了,钱没了。

    心灰意冷的父亲重新回到了工作中,可能上天觉得他们家还不够惨,受国家政策的影响,外贸被取缔,大部分的朋友都躲避起来。这个坚强的男人没有倒下,一直奋斗,可努力始终没有换来想要的结果,一天天的发愁。母亲从这件事上也是埋怨着父亲,可是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这个家庭,奋斗着,痛苦着。就是这样,父母也没有让这种磨难施加在他头上,对他还是依然的默默付出。

    曾经有人跟他说了一句话“如果世界上选对孩子最好的父母,那么你的父母一定是其中之一。”当时不理解,后来他体会的越来越深刻。

    高中毕业他的成绩并不理想,父母希望楚阳出国读书,卖了家里的一套房子凑足了6万块钱把他送到了ri běn,因为当时去ri běn算是比较便宜,就这样,在ri běn的一所三流大学上了5年,不懂事的楚阳当时很非主流,稀里糊涂的连打工带家里救济毕业回国了。

    刚从ri běn回来那会,认识了一个姑娘,两人谈了3个月结婚了,一起生活了3年没有孩子,压力比较大,后来hé ping离婚,他一直感谢这个曾经陪伴他的人。

    就这样,一段不算美满的婚姻,外加几分不太理想的工作,一直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