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兑奖

作品:《重生之今生无悔

    5点母亲下班在菜市场买了菜,骑车回家 ,今天是大年初七,路上还有一些雪没有化,刺骨的寒风吹在身上,让人瑟瑟发抖。

    徐琴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每次想到为老公和儿子做一顿满意的饭菜,看着他们吃的狼吞虎咽心里就暖暖的。

    回到家,没什么动静,随手推开了儿子的房门,一股酸臭的味道扑鼻而来。

    “楚阳你给我起来,什么味这是。你是要造反那。”徐琴很生气。

    楚阳这时也醒了,感觉黏黏的,低头一看,身上有一层略带黑色的油脂,发出阵阵臭味。从传承记忆里他知道这是空间水的功效,所以也没有惊慌。

    思考了一下说道“妈,今天照镜子觉得自己太胖了,下午在家锻炼出了好多汗,结果坐床边睡着了。”

    徐琴不疑有他,说道“那就快去洗澡。这味,你也别练太狠了,要循序渐进。再说我也没觉得我儿子胖。”这就是母爱啊!

    儿子出去后徐琴把床单被罩都一起放到了洗衣机里,然后换上了新的。

    洗完澡楚阳找不到上衣了,突然想到在空间石脱了扔在了地上,这可怎么办,也不能因为一件衣服就就出这么多血吧。随后试了试联系空间石,结果奇迹般的衣服出现在了手中。这一发现让楚阳暗暗惊喜和警惕了起来。空间石的秘密决不能被人发现。

    6点半父亲回来了,虽然楚阳心里也很激动,但是强压着,没有表现的过分热情,吃了一顿饭就进屋了。

    父亲名叫楚顶天,在家排行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人缘特别的好,对谁都是一副真挚的笑脸,从来没有打过楚阳,永远是用商量的口吻和他说话。这几年因为生活的压力四处奔波,白头发越来越多,可是一个善良的人在这个社会想发展真的太难了。酒肉朋友好听的话随口就来,但是真用上了都一个个跑没影了。

    虽然父母没有说,但是楚阳知道现在还有一些外债。

    不过这些不重要,他要把最好的给父母,但是决不能把秘密说出来,以后空间水什么的偷偷给他们喝,身体肯定会变好。剩下的就是钱了,这个周三就去买彩票。想到这里楚阳暗暗的激动起来。

    迷迷糊糊的睡到早上4点多,楚阳进入了空间石,咬牙交付了100滴血之后,喝了好多的潭水,然后在空间里锻炼,又是跑步又是俯卧撑的

    空间水起作用了,一个小时之后,身上出了好多汗还有那带黑点的油脂,他感觉最少瘦了4、5斤,这效果没谁了。体内的垃圾多,所以开始效果肯定好。

    洗了澡,楚阳骑车出门。

    沿着街道,骑骑停停,在本子上做着一些记录。

    “楚阳,等等。”

    听到后面有人在叫自己,回头一看,回忆了一下,是同班同学李晓菲,一个早熟的女孩,挺漂亮的,家里条件不错,人有点小爱慕虚荣,但毕竟是学生,还没有彻底改变。

    “晓菲啊,什么事?你这么大声别人还以为你追我那,先声明我不跟你早恋啊。”楚阳坏坏的说道。

    晓菲的脸一下就红了,心想“这楚阳是怎么了,平时挺正经的,好像刚才在调戏我啊?”

    晓菲愤怒又有点窃喜,“狗嘴吐不出象牙,谁和你早恋啊,下周一同学聚会问你去不去,刚给你家打diàn huà没人接。”

    “去,当然去了。”楚阳回答的很痛快,现在楚阳是没钱,但是下周一领了彩票还不一飞冲天,这小子早就想着怎么嘚瑟机会就来了,他不会有钱了就没有底线,但是重活一次一定要玩他个天翻地覆。

    看着愣神的楚阳,晓菲没好气的道“11点,百货大楼后面的美味居。”说完转身就走了。

    “这丫头身材没想到这么好,年轻就是资本啊。”楚阳色色的自语道。

    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逛到下午4点准备回家了,看着笔记本上只有自己懂的涂鸦,楚阳笑了笑。

    周三一大早楚阳就急匆匆的出门了,当然目标肯定是彩票站,99年和现在可不一样,并不是哪里都有卖的,骑了20多分钟来到了门口。

    “姐,买彩票,双色球。奖池累计多少了?”楚阳脸不红心不跳的对着这个40多岁的中年妇女问道。

    阿姨喜滋滋的回答道“小伙子,900多万了。”

    不得不说99年的奖池的确不给力啊,想想重生前那会,动不动就是几个亿几个亿。

    摇了摇头道“姐给我来十块钱的自选,号码是7,14,15,21,26,27最后一个选1”

    买完之后楚阳骑车回了家,为了他的计划,把家里迅速的打扫了一便,能洗的不能洗都洗了,地板擦了5回,干干净净的碗拿出来也洗,打碎5个,结果还很无耻的埋怨了一下母亲以前不给他锻炼家务的机会,这可耻的程度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

    徐琴回到了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想就知道有问题,在逼问之下,楚阳说出了提前编好的谎话:

    “妈,我明天想跟我们班的周洋去他老家玩玩,在石府,你给我来回车票钱就行了我们周日回来。”

    虽然不想让儿子去那么远的地方,但是拗不过,拿出了500块钱塞给了儿子,并告诫楚阳回来一定要好好学习,再有几个月就高考了。

    楚阳接过钱默默的点了点头,其实母亲知道车票硬座只要100多。是怕他不够花,500对现在的家里情况来说真的不少了。

    “等我回来。”楚阳想着。

    晚上把这件事情也告诉了父亲,再三保证之后终于得到了同意,

    第二天一大早进入空间锻炼,一个小时后出来洗了澡就出发去了火车站。

    楚南给自己定的目标一天锻炼一小时,不然怕流血流死。

    买票上车,大概开了半个小时,楚阳去了车厢中部的吸烟区,吸烟有害健康,但是有着空间潭水他还会怕这个吗?拿出了一包阿诗玛,7块钱的烟不算好,抽出了一根点上,美美的吸了一口,静静的看着车窗外。

    7个小时之后,火车缓缓的开进了石府,这还算快车啊,400多公里要这么久。没有办法,高铁不是还没有吗!

    出了车站,打车到了彩票中心,虽然还有500多块钱,可万一历史随着楚阳的到来改变了怎么办?回家的车票钱还是要留着的。走了几步,楚阳找到了一家还算干净的小旅馆,70块一天,押金50出示了,住下了。

    第二天一早楚阳还是坚持进了空间锻炼,他并不怕房间里有shè xiàng头,开玩笑,这小房间一眼就能看的过来,更别说现在的针孔shè xiàng头有多贵了,成本都不够。

    出来洗了澡,然后就是一根一根的烟,好不容易熬到了9点,把彩票拿了出来放进了最里面的衬衣兜里,怕丢了,不得不说现在的楚南还是有小农意识的。他没有想过谁会偷满身上下加在一起也不到200块衣服的穷学生啊。这可是冬天。

    就这样走出旅馆朝着彩票中心走去。

    进了大厅,看到熙熙攘攘的几个人正在售票处买彩票,不过大厅的椅子上到是坐了不少人,有的是大爷,有的是大妈,有的手里还拎着菜,一看就是早上买完菜过来暖和一下,顺便聊聊天。

    找到了最新一期的彩票兑奖图,7,14,15,21,26,27,1,上面还有一条大红福,写着“恭喜全国获得本次彩票的6位彩民。我省一人独得5注”

    “中了,真的中了,历史没有因为我而改变。我要嘚瑟,我要嘚瑟!!”楚阳觉得太爽了。

    “等等,不对啊,怎么有6位,自己买了5注,怎么还有5个人中。我去,平时不见有人中奖,到我了就成分享了,还不是一个人,还你妹的是5个人,我这什么命啊,早知道我就买100块钱的,让你们中。”楚阳愤愤的想着。

    不得不说有时候这个家伙还是有一点点小自私的。

    很快楚阳就调整过来了。

    走到兑奖窗口对着里面的工作人员说道“xiǎo jiě,我想兑这期的彩票。”楚阳没有心情调戏别人了。

    抬头看了看楚南:“把彩票给我。”工作人员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接过彩票,顺手放到了旁边的验票机里,看到金额后,小姑娘傻了,“4,4,450万,你是那位中大奖的先生。”得,连称呼都有了,还先生。

    看着小姑娘呆傻的表情,楚南的心里都乐出花了。这感觉,就是这个feel倍爽。。。。。。不过脸上还是很严肃的说道:“是的,请问兑奖流程是什么样的?”

    小姑娘眼睛冒着小星星,“请跟我来先生,大奖在二楼兑换。”

    把楚阳带进了办公室,经理,副经理,一起带着他bàn li了流程,最后到了建行的临时营业点。出示,扣除了百分之20的税后得到了一张黑金卡360万。

    经理希望拍照留念,楚阳痛快的拒绝了,“当哥傻啊,这要是给我登报了,还有我的好。”

    看这个要求不行,经理又对旁边的mi shu使眼色,mi shu左摇右摆,花枝招展的走了过来,“楚先生您好,我是华夏红十字会的,您看您中了这么多钱,能不能出一部分资助一下山区儿童,或者孤寡老人,他们需要向您们这样的有钱人帮助,恳请您献出您的爱心。”

    楚阳看着这位长相甜美的mi shu,呆了呆,连话都没说,直接跑出了彩票中心,留下了看着他“逃跑”的经理和mi shu,两人张大了嘴巴迟迟没有合拢。

    “逃跑”中的楚阳心想:“想跟哥玩套路,你们还嫩点,谁不知道以后的豪车门都是你们单位的啊,我有钱不会自己做慈善吗?一边玩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