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购物风波

作品:《重生之今生无悔

    现在楚阳就想着怎么花钱,典型的穷人炸富。话又说回来,炸富又怎么样?楚阳有钱了难道不能花吗?又不是重生回来吃苦耐劳的。

    上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石府最大的商场。”

    没有心情和司机聊天,满脑子都是想着各种品牌。。。。。。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用了20多分钟,到了目的地新百广场,交钱下车后走到旁边的一家银行,领了号,进了客户室。毕竟是黑金卡,不需要预约,半个小时之后,经理亲自把楚阳送出了门,他身上还多了一个黑色的大书包,提了100万xiàn jin。

    不是楚阳想装,但是99年好多地方不能刷卡,没有xiàn jin买东西不方便。

    屁颠屁颠的走进了商场,第一站选择的是大福金店,他要给母亲补上生日礼物。

    fu wu员看他进来纷纷露出了鄙视的目光,以为楚阳又是一个来长见识的小子,也不怪她们会这么想,哪一个19,20岁的小青年会来这里消费啊。任由楚阳自己看着也没人上来搭理。

    自顾自的走到了翡翠高档zhuān mài区,也就那一个一个的精美小展柜,四面包着玻璃,打着射灯那种。

    挑来挑去一件冰种满绿的佛祖挂坠映入眼帘,项链也是翡翠配的,十分吸引眼球。

    当然并不是他认识什么冰种,旁边有介绍。楚阳的道行也就能分辨个通透不通透。

    大福金店这点比较好,虽然贵了点但保真。看了看价格,18万。

    过几年翡翠会翻几番。所以这个价格完全超值。

    对着旁边的一个售货员说道“xiǎo jiě,帮我把这个吊坠拿出来看一下。”

    虽然楚阳能感觉到这个女人的脸上似乎有些嫌弃,但是他也没有多想。书包里的100万给了他底气。但之后的话让楚阳为之一怒。

    售货员轻视的看着他,语气不善,“看看钱在说话,18万我们可不会给你打个零点几几折,给你还拿出来看,万一坏了你这人高马大的跑了算谁的?还有你什么素质啊,见到女人就叫xiǎo jiě。”

    楚阳愣了愣,咬牙强忍着上去给她两耳光的冲动,看了看她胸口的工作牌,“陶艳是吧,你的确挺讨厌,xiǎo jiě这是尊称,既然你想偏了那我还不如叫你出来卖的,现在马上把你们经理给我叫出来,我不想跟你废话,你也别不信,今天这个事不可能善了。”

    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外面围观看热闹的,里面过来劝架的。

    陶艳看着人越来越多已经开始心虚了,她没有想到穿着普普通通的小青年会和她顶上,这hé ping时的剧情不一样啊?

    一位穿着职业装的女人走了过来,陶艳看着来人瞬间不说话低下了头。她其实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不过有一次经理陪同她来店里视察过。让大家叫她宫总。

    宫蕾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来自港岛的大福集团,是大福创始人小老婆的女儿,26岁,大妈家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都比她大,在家族里不怎么受待见,跟私生女有很大的关系。

    大福集团是一家市值百亿的上市公司,她和她妈只占了集团百分之一的股份,大部分是不动产,手上的资金也就500多万,在经过苦苦哀求之后才得到了华北地区大福总经理的头衔。

    来到大陆后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总想找优越感,其实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自卑。她也知道挑人。像楚阳这种老土,她觉得是可以扮高傲的。

    看了看陶艳,然后转头对着楚阳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位先生你好,我是大福金店的宫蕾,刚才的事情我大概了解了一下,对你造成的困扰我们表示道歉。请你原谅,如果你有意购买这件吊坠,我做主给你15万。但只限今天。”

    楚阳听出来了,这高高在上的口气也是觉得他买不起啊,伸出三根手指,“第一,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能做主给我降价。第二她侮辱我这事怎么算,第三你觉得我需要让你降价吗?”

    宫蕾的的目的只是想逼走楚阳,她觉得15万对这个大陆仔来说是个天价,现在只是在装。

    高傲的回答:“第一点我只能告诉你我姓宫,大福金店也姓宫,第二点如果你真买了,我可以做主让她道歉或者开除,第三点需不需要那就要见仁见智了。”

    听完,楚阳什么也没说直接打开了背包,露出了里面的钱。那一捆一捆的新钞让众人包括宫蕾目瞪口呆。

    指了指陶艳:“道歉。”

    看到这里陶艳也知道踢铁板上了,不用宫蕾说就主动展开了撒娇式的道歉。她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大福的待遇非常好。

    听完之后,楚阳理也不理她,笑着看向宫蕾,“可以开除了。”

    宫蕾彻底凌乱了,这是什么男人那,人家都道歉了怎么还要开除。

    陶艳也完全不敢相信,平时对男人撒娇又抛媚眼的结果不应该是这样啊,怎么这个人从来不按套路出牌啊。

    宫蕾看不透楚阳,这时已经不敢轻易得罪了,只能恨恨的说道:“好的,先生,我说道做到,陶艳你被开除了。不用解释,马上走。现在你满意了吗?先生。你可以购买商品了。”

    陶艳知道现在求情没有用,两边她都得罪不起,黯然离场了。

    一个店员很有眼色的取了钥匙把首饰打包好放在了收银台。

    楚阳不急不慢的过去,取钱交款。

    “先生,不对啊,这是15万。”

    楚阳戏谑的指了指宫蕾,“她不是姓宫吗?”

    宫蕾服了,彻底的服了。这个小男人心智如狐。无奈说道:

    “15万,让他买单。”说完,转身就要走。

    楚阳叫住了她

    宫蕾含怒看楚阳:“你还想干什么?”

    “大福金店的宫xiǎo jiě,我叫楚阳,记住了,顾客就是上帝。”

    说完装好珠宝,大笑着走了出去。宫蕾气急。

    其实刚才楚阳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在装13,顺便气气宫蕾,这样的女人漂亮又怎么样?花瓶一个,他真心不想在见到她,还有那三万块钱,给乞丐也不给你们那,当侮辱自己是白侮辱的?不得不说楚阳有的时候挺小气。

    在商场一楼又进了一家珠宝店,买了两块不贵的玉石花了6000多,楚阳发现刚才收吊坠的时候眉心空间石发出了渴望的波动,所以他想卖点便宜的回去做个试验。

    这次买的很顺利,刚才一闹,谁都知道了楚南是个背着一书包钱来商场装低调的公子哥。

    话又说回来,国人的素质其实没有那么低,大福有那样的老总,才会上梁不正下梁歪。

    手机必不可少,现在这年代最好的也就是个32和炫音,连照相都没有,楚阳随便买了几台oto,。

    选号还真是有惊喜,充5000话费送一个尾数五个7的号码。毫不犹豫的拿下,华夏人对数字敏感,几年之后这个号怎么也要十几万。

    之后又逛了逛服装店,只买了几套阿迪,耐克。

    东西买的差不多了,花了20多万。提着大包小包艰难的挤进出租车奔向了石府唯一的一家5星级酒店希尔顿。昨天住的小旅馆早被他忘到九霄云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