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同学聚会

作品:《重生之今生无悔

    走进美味居大厅,已经有几个同学到了。

    看着他众人都吃了一惊,打过招呼,坐在了沙发上。哪个少女不怀春,看着几个女同学脸色微红偷瞄自己,楚阳心里这个乐啊。

    11点人陆陆续续到齐了,来的家庭条件都不错,一共十几人,就要了一个大包厢,还是有点挤,但没人在意。

    楚阳好不犹豫的坐在了安瑞夕旁边,上辈子这姑娘他暗恋了3年,最后也没有表白,后来听说嫁给了一个富二代,因为家暴离婚了,生活不算幸福。

    现在的安瑞夕175的身高,短发,五官精致,最吸引楚阳的丹凤眼,这样的眼睛现实中太少了。

    楚阳懒得参与那些高中话题,就和安瑞夕聊天,用了一点点手段逗得这女孩非常开心,偶尔还在下面有意无意的触碰她那双大长腿,虽然害羞,安瑞夕也没有故意躲避,楚阳知道有戏。

    突然,感觉腰间一疼,有人在掐他,扭头一看,是李晓菲正在不高兴的看着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楚阳,不让我早恋,你也别想,我没骑车,一会送我回家。”

    楚阳蒙了,以他的阅历能感觉出李晓菲是在嫉妒,吃醋了,不过他才不在乎那,多一个不多。之后说话的人就变成了三个。

    其他男同学看着这边暗暗生气,但是没办法,脸皮薄,根本插不上话。哪里有楚阳放得开,两条腿都要挤到俩姑娘肉里了,可能出于女人的嫉妒心,谁都没有收腿。

    “咱老百姓啊,今儿真高兴。。。。。。。”楚阳心里唱了起来。

    就这样一顿饭吃完了。楚阳才没有兴趣跟其他同学去新华书店那,准备送李晓菲回家,顺便揩揩油。转身走人。

    后面传来了瑞夕的话:“你能送送我吗?太晚回去家里人不放心,咱俩正好顺路。”

    楚阳有些小惊喜,瑞夕性子薄,能说出这些话来嫉妒心功不可没。晓菲虽然不愿意,但也没法反驳。

    就这样,带着两人走到了自己的车边,楚阳下意识的打开了qi chē。

    “楚阳这是你家的车?以前怎么没见过啊?”晓菲惊道。

    安瑞夕虽然没说话,但也是两眼冒星星。

    “我爸前几天提的,天冷,我就开出来了。这车听过全国就100多辆,咱唐城好像以前没有,所以你没见过。”装逼的说道。

    此时他觉得这辆车买的太值了。

    两个姑娘上了车,好奇宝宝似的左摸摸,右看看,

    楚阳决定先把瑞夕送回家,她脸薄,以后慢慢来。晓菲不一样,看看今天能不能占点小便宜。19岁的阳刚身体,让他不得不为自己考虑一下。

    到了瑞夕家楼下,她不得不下车。

    “你俩赶快回家吧,高三学业紧,我们应该在努努力,别让别的事分心,我走了。”

    谁都听得出来这话有别的意思。楚阳诚恳的做了保证。

    开出小区,楚阳就把刚才的保证忘了。现在刚2点多,就两个人他才不愿意回家那。想了想说道:“晓菲,今天天不错,出去玩玩吗?学习太累了,咱俩也放松一下,晚上我请你去吃好吃的。”

    晓菲虽然觉得就两个人出去有点不好,但是架不住好奇心,又有点舍不得这么早离开楚阳,想了想就答应了。

    一路开到水库,两个人下车走了10几分钟就回到了车上,水库风太大,这天来这纯属是找虐。

    打开了空调,渐渐缓了过来。顺手把外套脱了扔在了后座上,两人说了会话,听着舒缓的车载音乐,楚阳培养了一下气氛。看着李晓菲展开了攻势。

    “晓菲你真漂亮,我早就喜欢你了,以前不敢说,准备了好久,天天锻炼身体,就是为今天做准备,咱俩处对象吧?”

    随手拿出了一件精美的水晶玫瑰。

    这货去石府买了好多这些小玩意,就是为了以后能用上。

    晓菲羞涩了,微微低头,回答道:“以前我怎么没感觉出来了,刚才你都不理我。”

    “这还不是因为我以前自卑,不敢吗!你自己多漂亮、身材多好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么多人喜欢你。我没敢说,刚才还不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我才和瑞夕说话的。”楚阳骗女孩子的谎话张嘴就来。

    其实现在哪个学校没有几对情侣啊,大家都见怪不怪,听说重生那会小学生都开始谈恋爱了。楚阳一点不自责。

    “那、那你以后会对我好吗?”

    “当然了,以后给你买好多的漂亮衣服,化妆品。没事我就带你去玩,跟我在一块谁也不敢欺负你。。。。。。”楚阳的保证不要钱似的一个一个丢了出来,顺便还展现了一下肱二头肌。

    “那好吧,我跟你处,但是不能让我爸妈知道。”高中的学生最怕什么?那就是老师和家长。听到这话楚阳高兴还来不及那。

    “那你男朋友现在可以亲你一下吗?”

    晓菲的脸已经彻底红了,头又向下低了低。

    楚阳眼见机不可失,迅速的抬起了她的头,亲了下去。李晓菲蒙了,脑子一片空白。楚阳艰难的用舌头撬开了她的牙齿,卷住了她的小香舌。手也不规矩的放到了那一片高耸上,李晓菲下意识的阻挡,但是哪里是这个有着30多年经验的老手的对手,没一会就攻陷了。正想着下一步,可恨的diàn huà响了。李晓菲清醒过来,忙推开了他。

    没办法,只能先接diàn huà。

    “妈,啥事啊?”楚阳丧气的问道。

    “干啥那,什么时候回家?”母亲关心的问道。

    一问一答,楚阳编了个谎话就挂断了diàn huà。

    两个人互相看着,都有点尴尬。晓菲说什么也不让楚阳再进一步了,这可把他愁死了,下面都快爆了,央求了好久,也是不行。

    最后李晓菲实在拗不过,答应换另外一种方式,楚阳贱贱的指了指晓菲的嘴。

    此处省略一千个字。

    事后两人商量晚上去吃火锅,看着晓菲轻柔着嘴巴,楚阳抽着小烟一路憋笑。

    晚上回家已经快9点了,和父母打了个招呼进了自己的房间。锁shàng mén又给瑞夕打了个diàn huà,勾搭了一下,当然下午的事情一字未提,聊了一个小时左右,就挂diàn huà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