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汉潮夜总会

作品:《重生之今生无悔

    半个小时之后楚阳接着李晓菲,找个地方喝了点咖啡,就开车去汉潮。

    楚阳早到了半个多小时,俩人就先进去了。时间还早,他就先找了个卡座,叫来fu wu生,点了几瓶洋酒,几瓶啤酒,一些小吃,等刘汉。

    俩人随意的喝着,他也不劝酒,就给了晓菲一小瓶啤的。怕她喝多。

    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汉潮可以算的上金碧辉煌,目测2000多平,成椭圆形设计,中间是舞池,有几个半高台子,激光灯、射灯打在舞池里,几个驻场演员穿着暴露跳着舞,,旁边不远有两个比较大的吧台,成暖色调半透明设计,里面有几个měi nu、帅哥调酒师,只围坐了几个客人。再往外就是一些高脚凳,高脚桌。坐的人到是不少,最外围就是现在楚阳做的卡包,只有几桌客人,舞台正后方是一个搭建起来的高台,有3米左右,放着一些设备,应该是dj台。

    这时从外面就进来了几个染着头发的男女青年,围着一个中等身材的胖子,前簇后拥,坐到了楚阳他们旁边的包厢里。

    胖子就是一个活脱脱99版的大金链子小手表。不知道刚才是不是吃的小烧烤。

    点了一些酒,这些人就开始在里面喧哗打闹起来。现在还没正式开始疯狂,店里只是放着一些舒缓的慢摇音乐。他们这一闹,就成了整个场子的焦点。楚阳看了看,也没在意,夜总会吗。

    这个胖子名叫吕宝才,排行老二,大家都叫他二宝,或者宝哥。是个老混子,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又是在唐城,就开了一家洗煤厂,给一些钢铁厂送精煤。做了几年,手里有个一两千万。

    私下里还召集了一帮社会闲散人员,在田南收保护费。不敢烧杀抢掠,但是也坑蒙拐骗,老百姓敢怒不敢言。

    今天出来带着小弟们大吃了一顿,就来汉潮准备找找乐子。

    扫视了一圈就看着了李晓菲,这样的小姑娘可不是她身边的这些小太妹可以比的。又看了看楚阳,觉得眼生,不是唐城圈子里的少爷公子。

    想了想,就叫手下过去叫人,想着一起喝点,灌醉之后带走李晓菲。就算出点事也可以推到酒后乱性上,反正他不怕。

    楚阳正在抽着小烟喝着小酒给晓菲讲着chéng rén小笑话,晓菲红着脸边笑边捶打他,郎情妾意,好不自在。突然看见两个小混混状青年人走了过来,说道:

    “哥们,我们宝哥好客,叫我们兄弟俩过来请你们喝杯酒,咱们凑一桌热闹。”手指了指旁边的那桌人。

    楚阳看了看他们,客气的拒绝道:“不好意思啊,哥们,我们在等人,就不去麻烦你们了,谢谢。”

    楚阳不是害怕,他是懒得去应酬,又不认识。玩不到一起去,上辈子没遇到过这些事,也就没往别的地方想。

    但是两个小混子怎么可能这样回去,借着酒劲伸手就想拉人,楚阳不干了,对着来人脸上就是一拳,另外一个想来帮忙,一脚也给踹了出去。他最近可不是白炼的。

    这俩小青年本来就喝了不少酒,外加也没想到楚阳敢动手,这才着了道。楚阳可不管这些,上去又是一顿拳脚,他知道,让这两个人缓过来肯定没他的好。

    旁边桌的人看到了,呼啦一下就跑了过来,正要准备动手,后面二宝张嘴了:“这位兄弟胆子不小啊,我好心请你来喝酒,你不但不领情,还打了我的人,这事做的不地道啊。”他准备先试探一下。

    楚阳暗暗松了一口气,能谈就好,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谁会傻到明知道要吃亏还硬往上上啊?毕竟自己打了人。拍了拍受到惊吓的晓菲。安慰的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尽量平静的对着二宝说:“这位大哥,人是我打的,他们刚才要动手,我没控制住,不好意思,你说吧,要我陪多少?”

    二宝听到这话放心了,他认定楚阳不是哪家公子哥,不然这时候肯定把他爸妈抬出来说事了,才不会和自己商量。

    语气不免变的嚣张起来,说道:“你看我兄弟伤成这样,钱那就给5万吧,另外叫你女朋友过来陪我喝点酒,给完钱你就可以走了。”

    这时已经围过来好多人,二宝知道汉潮有后台,想着收了钱出去再动手。

    楚阳是有底线的人,钱就算是讹自己,他也认了,但是女人不同,跟着自己出来就不能让人家出事。

    有些愤怒的答道:“钱我可以给你,我女朋友你别做梦了,希望你给我个面子,大家好说好散。老爷们自己的事情自己了。”

    “你说散就散,你算哪根葱啊,今天你要是不答应,他妈不是我吓唬你,出了这个门你就准备直接去医院吧,小子,识相点,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

    二宝话刚刚说完从后面就冲出了一道人影,对着他后脑勺就是一个大耳光子,打的二宝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但是来人没准备就这样放过他,薅着脖领子又给拉了回来,对着脸就是一顿左右开弓,边打边说:

    “你告诉我你是谁,来,你告诉我你是谁,妈的你行啊,讹我兄弟,还惦记上我弟妹,你怎么不飞啊。打死你个傻13。”

    那些小弟想上来帮忙,被几个人挤进来的的黑西装场管给按住了。

    打了一会,扭头看向楚阳,“阳子,你要不要在来几下,解解气?哥累了。”

    来人就是刘汉。

    看着嘴角挂血,目光呆滞,已经肿成猪头状的二宝,苦笑着摇了摇头,“哥,我找不到下手的地方了。”

    刘汉呆了呆,过去搂住楚阳肩膀哈哈大笑了起来,“兄弟你记住,来到汉潮谁的气咱也不吃,谁想欺负你你就打回去。出事我给你扛着。”

    二宝这时已经崩溃了,刘汉不认识他,他可认识刘汉啊,副市长的公子,汉潮的秘密股东,知道这次踢铁板上了。

    快步走了过去,站定,对着自己边扇耳光边说道:

    “王少,阳少,都是我的错,喝了点马尿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你们原谅我吧,有啥要求你们就说,我一定不二话。”

    刘汉知道楚阳已经不计较了,要不刚才肯定动手了,也觉得他没吃亏,就说:“去把你那些小弟小妹的给我叫过来,每个人自己打20个耳光,记得是真打,打完之后就给滚蛋吧,记住以后在惹我兄弟,我把你的皮给你扒了。汉潮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听完这些话这帮人就走了过来,用力的打了20个耳光,和他们老大连滚带爬的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