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开学

作品:《重生之今生无悔

    进门吃了饭楚阳进入了空间,给石碑交了4个小时的血,他注意到石碑四面都有12个黑点,他被吸200滴血也就是10毫升之后,一个点就会变成红色。也就是说1个黑点代表12个时辰,这样他对失血量有了直观的认识。

    楚阳拿出了10几个纸杯接上空间水,把花卉种子分类倒了进去,先育苗。杀菌什么的他觉得没必要,能出芽多少算多少。

    弄完种子,楚阳拿出方东来送的小铁锹,在潭水旁边开始挖洞种人参,何首乌,不干不知道,200株小苗愣是干了2个小时。楚阳累瘫在地上,心想农民伯伯真的是辛苦啊。

    喝了几口潭水,休息了十分钟。

    楚阳无意间瞄了一下纸杯,嘴巴张大了,拿出一枚种子仔细观看,已经发了1厘米左右的芽了。赶紧把水倒在了中药田里,然后开始种花了,也没那么多讲究,反正一样的种子种在一起就行。

    用手指按一个小坑,放入一个种子,然后捏合上两个小时被踢了出去,才种了三分之一。

    他实在是不想干了,父母也快回来了,就跑出去在附近的一家饭店打包了几个菜。孝敬一下父母,顺便犒劳一下自己,

    一夜无话,第二天楚阳进入了空间,习惯性的想把手指放进石碑里,突然看到第一个黑点居然有一小部分变红了,心想难道花草树木能给空间ti gong能量,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他没有让石碑吸血,10分钟左右被踢了出来。

    他兴奋的在心中吼道:“老子终于找到办法了,终于不用在被吸血了!!!!!!等等,不对啊,为什么植物能给空间ti gong能量,我就要被吸血,我难道他妈的是害虫吗?”

    楚阳又一次进入空间,抬头对着天空比了比中指。不情愿的又输入了4个小时血量,身体有了反应,头有点晕,和昨天一样,他决定明天开始试一试空间水和空间灵气每天ti gong的能量和自己的失血量多久能达到一个平衡,现在看来4个小时超出了这种平衡。

    休息了一会。

    走到花卉旁,种子已经变成了10几厘米的小苗,完全脱离了原本世界的自然规律。

    中药地里,和昨天到是差不多,人参的生长周期太长了。但楚阳感觉昨天用泡种子的水浇过的几株人参好像更健康一些。

    想到做到,拿起洒水壶把昨天种植完毕的都浇了一遍,之后又开始种地了。

    就这样楚阳早上干活,下午看书,晚上打打diàn huà。优哉游哉的过了两天。

    开学了。

    早上登着自行车去了现在就读的唐城5中,省重点。他在7班。

    七点5分,卡着时间进了教室。众人看向他,马上沸腾了。楚阳变化太大,班上60号人还有好多同学没看到过他。和自己比较好的几个同学起着哄。

    “楚阳你减肥了,瘦的这么明显,帅了不少啊。”

    “你这鞋是科比代言的阿迪新款吧,这么霸气。”

    “赶快把语文作业拿出来给我抄抄,咦?你书包那?”

    听到这里楚阳愣住了。心想:“妈的,怎么忘了上学还要带书包了,这可尴尬了。”

    走到后排座位上。也没征求意见,就把同桌辛团桌子上的一摞书拿过来了一半,放自己桌上充门面。

    辛团笑着说道:“阳子,睡蒙圈了吧。”

    晓菲看到后给他传过来了几支笔还有几张白纸。楚阳抬头望过去,看着晓菲的嘴型“傻瓜。”无奈摇了摇头。

    上课铃响了,楚阳没交作业,他也没写,高三,学习不好的同学,老师已经放弃了。

    楚阳也想过,等过段时间有钱了,就走特招路线,找找人,上个二本应该没啥问题。

    随手翻开了一本数学书,果然不出他所料,全都不会,10几年的时间早就忘了。又跟四周的同学扫听了一下,别说还真有带初中数学课本的,从头开始,能学多少学多少吧。成绩好点,托关系也容易。

    安瑞夕从楚阳进来,就低着头没看过他一眼。

    这样的行为让楚阳有点生气,心里话的:“平时打diàn huà对自己有说有笑,现在就跟我装,晓菲给自己送笔送纸。你就当没事人一样,当自己是啥?上赶着不是买卖,我也不是花痴,以后还是不联系了。”

    低头继续看课本,因为空间,头脑异常的清晰,条理分明,对公式的运算可以做到举一反三,一上午沉浸在学习的海洋,直到中午放学,他感觉已经掌握了初一的所有数学几何知识。这让他欣喜若狂,对6月份的高考越来越有信心。

    楚阳叫着李晓菲去校外一起吃饭,他可不想去吃食堂。

    看着他俩的背影,安瑞夕抿着嘴唇,眼中有着一丝嫉妒。

    班长张建超非常生气,本来他暗恋李晓菲,仗着学习好,平时主动给她辅导,两个人也有点情投意合,但是现在看来,他觉得自己没戏了。“狗男女!”说完,含恨转身走了。

    楚阳不知道,就算知道又怎么样,安瑞夕跟自己装清高,不把自己当回事,他更不在乎,

    楚阳喜欢她,并不代表可以接受无视自己。重生回来不是受气的。至于张建超那就被自动忽略了。

    下午回来,楚阳又是自己学习着,老师也不会关注他。最后一节是锻炼课,决定放松一下,就和大家走出了教室,和辛团,体委刘思远,直奔篮球场。

    楚阳上辈子很喜欢篮球,技术不错,30多岁还坚持着每周打两次。

    拿过一个篮球拍两下试了试手感,做了几个交叉步运球,感叹着现在现在这具身体的素质。真是不一样啊,年轻,有活力加上空间改造。楚阳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超人。

    脱掉了外套,抬头看了眼篮筐,眼睛微眯,深深吸了一口气,运球向着篮球架快速冲去,离着两米的距离单脚起跳,身体自然成弓形拉开,单手持球蓄力,升到最高点,大力甩下手臂,哐当一下,来了个经典的战斧式劈扣,

    楚阳落地,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做到了,超出了篮筐半个手臂。这身体素质。

    “艹!!”

    “我去!!”

    “牛!!”

    同学的惊叹声此起彼伏,大家都围了过来,并不是说学校里没有能扣篮的人,但是像楚阳这么自如完成战斧式的就没有了。

    刘思远起哄,“阳子在来一个!”众人附和。

    骚包的楚阳哪里能放过这么好的表演机会。随后又来了一个大力双手劈扣,胯下导球单手扣篮等。

    这个场地周围迅速围满了人,一些女同学眼里冒着星星大声尖叫着。男同学也有好多友善的鼓掌助威。

    楚阳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心道:“太爽了。”

    就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子,篮球打得不错啊,来个三打三半场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