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倒霉的鲁强

作品:《重生之今生无悔

    刚出校门四,五十米。就被10几个人围住了,领头的是个黄毛,鲁强三人也在里面。

    看到黄毛,楚阳乐了,这不是二宝的小弟吗?那天自己打了20个耳光,灰溜溜的跑了。想起学校就在田南,了然。

    鲁强指着黄毛对着楚阳吓唬道:“小子,刚才挺狂的啊,还你妹的踹我,拿球砸我,这是我黄毛哥,这片没有不听他话的人,今天非打出你翔来。”

    黄毛没认出楚阳,只觉得眼熟,那天场子里比较黑,在加上他不认为那些大人物会在上高中。

    所以附和道:“小崽子,打了我小弟今天你少不了一顿揍,但是毛爷我也不能不讲道理,你自己掂量一下出多少医药费吧,多出少打,少出多打,公平吧?”

    楚阳看出来了这是没认出自己来啊。笑了笑,“你打我?跟我要钱?你是不是疯了,提醒你一下,汉潮,20个耳光。”

    听完,黄毛的记忆瞬间与楚阳重合,心里想着怎么是这位爷啊,还没来得及开口,鲁强就站出来说话了。“小子你牛逼啊,跟我哥这么说话是吧,一会非打断你一只手,让你在学校门口跪着唱征服,哥几个,给我上。”

    “都给我站住!”黄毛冷汗都下来了赶快阻止。然后对着鲁强就开打了,一边打一遍说。

    “让你跟阳少狂,让你跟阳少狂,我宝哥都没你牛逼,你找死居然敢叫着我。我非废了你不行。”鲁强蒙圈了,这跟剧本不一样啊。他又不敢还手,只能痛苦的惨叫。

    看到这里楚阳赶快上前阻止,“快住手,快住手。”

    黄毛以为楚阳心软就停了。 正要表功。

    楚阳又说话了:“这里离学校太远,谁能看见啊,你们带着他去学校门口在开始,那里人多,对了,打完之后还有唱国歌,别给我忘了,10遍就行,我先走了。”说完骑着车子回家了。

    说实话楚阳其实挺善良的,并没有让他们打断鲁强的手,他知道刚才鲁强那么说是吓唬他,高中生再狠也有限度。

    但是活罪难饶,让他在学校面前丢脸,以后看他还敢欺负谁。

    第二天一早楚阳照旧种花,锻炼,6点多拿着今天准备复习的资料上学去了。

    一进学校,大家讨论的都是鲁强在门口挨打的事情,楚阳也没有在意,自顾自走进教室,和李晓菲抛了几个媚眼,就回到座位上看书了。

    楚阳本来还想以后多帮帮辛团,刘思远,但是昨天的表现,让他有点失望,决定以后就按照普通朋友处。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3月末,楚阳接到了萧腾龙的diàn huà。

    这段时间三点一线,进空间,上学,训练,值得一提的是二宝在知道了黄毛他们的事情后,专程来学校给他道歉,准备了5万块钱表心意,楚阳没要,随意给打发走了。但是同学都知道,在学校最好别惹楚阳。

    下午楚阳换了一身比较正规的衣服去了唐城大酒店,门口遇到刘汉,两人结伴进入。自从夜店那天开始,两人感情越来越好,没事就打diàn huà。

    “阳子,你这车看起来真是不错,咱俩换着开两天呗?”刘汉问。

    “行啊,你开呗,平时我开的不多。”楚阳对朋友就是这样,只要他认定了,就不会计较太多。

    “就知道阳子你够意思,我跟你开玩笑那,你也知道我爸现在在职,影响不好,要不龙哥进车那会我就买了,哪里轮得到你小子,啥时候跟我去汉潮啊,最近好几个姑娘打听你。”

    “改天吧,过两个月我要高考,最近有点忙?”楚阳回答。

    刘汉听到这满脸的不以为然开口:“上学你找郑哥啊,他老头子就是教育部的,高考随便应付一下就得了呗。”

    楚阳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自己有能力了,当然要靠自己,也有成就感不是。

    楚阳点了点头答道:“我先自己试试,不行再说吧,最近晚上一打diàn huà你就在汉潮,注意点身体啊。”

    说道这个,刘汉兴奋了,原来自从楚阳来了个请全场喝酒大嗨,汉潮现在成了唐城炫富的根据地,经常有豪客请喝酒,有的点的多有的点的少,这种免费酒又很吸引年轻男女。就这样,每天基本都爆满,周六日还要排队,生意好的一塌糊涂。

    楚阳又帮着出了几个主意,比如会员通道,特权,女性顾客免门票,有的没的说了一大堆。都是后世diàn ying里看到的。

    刘汉听完,对楚阳佩服的五体投地,觉得楚阳真是比他那些酒肉朋友强很多。

    过了一会,萧腾龙,郑怀周,带着一个陌生人进了大厅,几人找了一个包厢坐下。

    萧腾龙开口:“阳子,刘汉,我给你俩介绍一下,这位是gd省的叶明天,你俩叫天哥,跟怀周我们三都是一个大院长大的,这次的项目打算跟咱们一起做。”

    “天哥”,“天哥”。

    楚阳,刘汉主动站起来握手,叶明天也没有什么架子。

    叶明天对着楚阳开口:“阳子,我从腾龙那里知道这个项目是你一个人策划的,我听到后很感兴趣,哥哥占你个便宜,厚颜参与一下,以后你在gd省有什么事,给我打diàn huà。”

    楚阳答道:“天哥客气了,这个项目是我无意间想到的,大家能看上那是对我的认可。以后咱们时间还长着那。”

    闲聊了几句,众人开始讨论具体细节,城市jiān kong互联网项目总投资高达25个亿,其中厂房和专利买卖15亿,厂址设立在gd省,城市安装、产品成本价格215亿,还有2亿流动资金。包括两省所有三线以上城市。

    谁也不会傻到按照成本的价格去和政府谈,经过市场价格核算,最后定在80亿,知识就是力量,比如违章抓拍,超速测试等等,这些都需要专门定制,或者国外直接买进。在加上无偿安装,后续人员维护,风险自理,这个价格真心不贵。

    根据统计局核算,两省交通违章3线城市以上98年是35亿,最近这段时间萧腾龙,叶明天已经和相关部门达成了口头协议,安装完成后按照平均每年40亿的预估,未来十年46比例分成。也就是预估获得纯利120亿左右。

    经楚阳分析,结果会远远大于这个数字,绝对会超过200亿,只需要一年左右就回本。

    萧腾龙三人每人出资8亿各占百分之25,都是跟家族或者银行运作出来的,他们压力很大,现在都是负资产了。

    刘汉出1个亿,占百分之3,为了筹钱差点没给他愁死。

    剩余的百分之22大家打算分给暗中出力的一些人,包括楚阳百分之1。

    不过楚阳拒绝了,坚决不收,众人很吃惊,他的理由是受之有愧,大家再三劝解,楚阳抓住机会,提出了让众人帮忙bàn li采矿许可证的事情。

    大家很费解,采矿证在99年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就是要了股份他们也会帮忙。

    但他不会这么想,如果没有重生他一定会要,重生了之后,他要建立自己的人脉,要了股份就是买自己的计划,不要股份就是欠自己人情。他当然选择人情,10年两个亿他并不看重。

    楚阳也没有说是为了铁矿,就说的是想开石料。为了以后堵住他们的嘴,还假惺惺的说打算送给他们百分之40的股份,他知道这几个人不可能要。结果也是一样。

    大家都觉得欠了楚阳人情,这对他来说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