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开矿和空间茶叶

作品:《重生之今生无悔

    10天前楚阳就已经把空间里的植物栽植好了,每天都可以给他ti gong2个小时的能量,加上自己的血液也就是可以在里面呆4个小时。

    楚阳要上学,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所以每天还是固定2个小时,剩下的他想攒起来,看看都变成红点之后空间会不会变化。

    茶树本身就是2年生的,现在已经发芽,为了自己的父亲他每天都会抽点时间去采茶。采下来的鲜茶保质期很长,两天也没有看出什么变化,所以打算采多点在找人炒茶。

    周末很快就到了,本来楚阳想给王晓菲打diàn huà,但是马上就要一模kǎo shi了,想了一下就没打。

    打给了刘汉,两人确定周一见面。bàn li各种执照。

    楚阳现在缺少一个帮他管理的人,本来想让父亲上,又不知道怎么解释。想来想去,相信的人里现在只有表哥王俊刚最合适。

    王俊刚是当地矿山技校毕业的,上辈子就是顶了他爸的班,没日没夜的下井。这个时间段王俊刚正在等矿上通知。

    决定了楚阳就把diàn huà打了过去:“干啥那?小刚哥。”

    “能干啥,在家呆着那呗,你不好好学习给我打什么diàn huà啊?”王俊刚慵懒的回答。

    楚阳也没在意,“你下午有事吗?过来一下,我有个好朋友开了个矿山,想找个可信的人,我推荐你了,工资可不低,你去不去?”

    楚阳可不会说自己开矿,那样的话用不了10分钟就能传到自己爸妈耳朵里。

    王俊刚一再确认楚阳不是跟他开玩笑,火急火燎的就跑过来了。

    跟父母说了一声,知道是小刚来了,徐琴晚上准备了一大桌子菜,看的楚阳都有点嫉妒。

    吃了晚饭,两人去了另外一套房子住。

    周一大早楚阳给陈老师打了个diàn huà,让他帮忙请假。之后哥俩吃了顿早饭,就出发了。

    车上楚阳对王俊刚严肃的说道:“小刚哥,实话跟你说,要开矿的人是我,找你来是相信你,你一定答应我不要告诉咱家里人,我现在上学,怕他们担心,给你百分之10的股份,有钱咱兄弟一起赚。能做到吗?”

    王俊刚想了想点头同意,他决定先看看情况,如果不对在阻止。

    到了工商局,见到刘汉,给两人坐了个介绍,王俊刚小一岁,也跟着楚阳一起叫“汉哥”。

    知道刘汉是市长公子后,王俊刚就相信了,人家根本没有必要骗他们,这样的大人物平时可是接触不到的。

    刘汉带着跑了一天,楚阳头都大了,找的都是人家单位的领导,他光签名都不知道写了多少字,一天下来,需要自己的部分终于搞定了,只等着审批通过就能开采了。

    刘汉拍着胸部保证,营业执照,安全生产许可证,一个星期就能下来,采矿权许可证稍微麻烦点要报省里,不过也不麻烦萧腾龙已经帮忙打点了,大概两周时间就能搞定。

    采矿队刘汉也帮楚阳联系好了,是唐城煤矿集团自己的队伍,本来人家不想接,但是唐城大少爷的面子不给不行啊,具体细节楚阳自己去谈就可以了。

    就这样,“琴天矿业公司”正式成立了。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楚阳经常请假,白天带着王俊刚熟悉业务,招聘人员,办银行企业账户等,晚上自己复习功课。

    期间楚阳偷偷请来了矿务局的勘探专家,得知在小小8万平米土地上储存着600多万吨的富铁矿,平均含铁量达到了百分之52。这种级别的矿石现在价格大概在350元每吨,刨去税收,他最少能赚10亿以上。

    楚阳一咬牙,拿出了65万元交给采矿队,这是按照露天采矿每月20万吨提前预付一个月的款项。

    交了钱,看着设备每天陆陆续续的进场,楚阳的心放下了,他现在太穷了,只剩下了10几万,经不起折腾了。

    也幸亏现在国家大搞建设,铁矿石成为紧俏商品,买卖都是现场交易,最晚也不会拖一周。他还能坚持住。

    疲惫的和王俊刚走进矿场的简易办公室,楚阳点上一根烟,表哥屁颠屁颠的拿出茶叶泡了两杯端了过来。

    这是空间茶叶,好不容易收了40多斤,找方东来请师傅,结果就炒出了不到8斤,每种2斤多点。

    看着茶水,想起前两天父亲喝到茶叶时候的情景,楚阳苦笑着摇了摇头。

    楚阳那天回家,给父亲亲手泡了一杯自己种的茶端了过去,父亲喝了一小口,当时就震惊了,逼问茶叶的来源,楚阳撒谎说是刘汉送的,有三种,每样送了半斤,还有几桶山泉水,其实是空间水兑的矿泉水。

    结果不用想,全被没收了。看那表情,楚阳都担心今天他会抱着茶叶睡觉。

    后来父亲也和他说了,这种茶叶是ji pin中的ji pin,从来没有喝过,一定相当珍贵。又说楚阳喝就是牛嚼牡丹、完全浪费。如果想,承诺一天可以给他喝一小杯。

    听着父亲编排自己,楚阳不但没有生气,而且还很高兴,他辛苦的种茶采茶是为什么?不就是让自己父亲喝的吗!

    怕楚顶天不舍得,楚阳拍胸脯保证这茶叶每个月都有这么多,随便喝。又怕父亲不相信,就给刘汉吹牛,说人家家里这种茶叶那多的都长毛了。

    听到这里楚顶天“豪爽”的拿出3两给了楚阳。让他省着喝。

    楚阳哭笑不得。

    渐渐从回忆里出来,看着茶水,轻抿一口,的确感觉唇齿留香。不过他也就能理解到这了,没有父亲那么执着。

    明天就是一模kǎo shi了,楚阳不想缺席,这边也是打算明天开工,并不举办什么开业庆典,闷声发大财对于现在来说才是王道。

    拿出7万块钱递给表哥,说道:“小刚哥,明天我准备回学校,不过来了,你帮我盯紧点,记住一定要多给我联系几家钢铁厂,不要只给一家送。还有晚上给工头送2万块钱过去,让他把嘴给我闭紧,不然后果自负。剩下的钱你随便支配就行了,现在手头比较紧,过段时间就好了。”

    王俊刚严肃的做了保证,他这段时间算是彻底服了自己弟弟,办事雷厉风行,人脉强大,情商一流,算无遗漏。对自己也是特别好,加上这5万,半个月给了自己7万多了,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干。

    如果让他知道楚阳现在身上都没有7万多不知道作何感想。

    楚阳就是这样的人,上辈子也没有把钱当成过好的,不过那时穷,想大方也大方不起来。

    要交代的事情基本交代完了,两人开车回了离学校比较近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