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仗义多是屠狗辈

作品:《重生之今生无悔

    下课了,张娟说道:“楚阳,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p>

    楚阳知道班主任找自己谈话是因为自己的成绩,没什么不坦然的,跟着老师去了。</p>

    两人坐下张娟语重心长的问道:“楚阳,你跟老师说实话,成绩怎么变的这么好?不存在什么zuo bi的现象吧。”</p>

    老师这样问其实楚阳一点也不生气,虽然怀疑自己,但是也是为了自己好,要不然不闻不问就随你参加高考又能怎么样?学习是自己的又不是张娟的。一个60人的班级,多出一个学习好的同学对谁影响都不大,又不是多么匪夷所思的成绩。</p>

    楚阳想的很明白,淡定又有些伤感的回答:“陈老师,寒假刚开始,有一天我看见我妈拿着我的成绩单在厨房偷偷抹眼泪,看我进去了,她只跟我说了一句话“孩子,如果你也能上一所好大学,你妈这辈子就值了。”回房间我想了一整天终于想通了。之后让我妈帮我请了几个家教。老师你看我是不是瘦了,那是因为我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其余时间一直在复习,最近请假多也是去找老师补课。还有我最近去训练,那是因为我知道出成绩了可以加分,只要能帮助我高考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这些话三分真七分假,上一世楚阳的确看到母亲抹眼泪,也是一个遗憾。</p>

    张娟被说蒙了,这完全是一个学习励志篇啊。决定在试探一下楚阳说道:“老师很感动你能这样想,来,老师考你几道题,看看你现在的水平。”</p>

    张娟是教数学的,楚阳欣然点头。结果从简单到困难基本都会,这让张老师不淡定了,为之叹服,完全相信楚阳说的话是真的。奇迹原来真的可以发生。</p>

    ying yu老师也走了过来,顺便考了一下。标准的口语,庞大的词汇量,甚至超过了他,结果差点膜拜楚阳。</p>

    看到这些,张娟欣慰的道:“楚阳,你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学生,你知道吗?大学毕业分到咱们学校,你们是我第一批学生,三年了,对你们我就当自己的弟弟mèi mèi一样看待,以前不是老师放弃你,是你太让老师失望了,和你谈话你从来不当回事,作为老师我又不能说太重的话。楚阳,你让老师为你骄傲,真的。今天开始你就按自己的学习计划来,我给你开绿灯。”</p>

    之后张娟又了解了一下楚阳的学习状况,亲自找到个个科目的老师给楚阳要了一摞参考资料,都是老师们这些年总结出来的。</p>

    就这样,楚阳抱着一堆学习资料走回教室心里暖暖的。</p>

    楚阳考这么高的分不会有问题吧?”</p>

    “楚阳那么帅了,我觉得完全没必要zuo bi。”</p>

    安瑞夕也坐不住了,“我也相信楚阳不会那么做,他不是那样的人。”</p>

    李晓菲帮腔:“楚阳zuo bi不zuo bi关你们什么事啊,都瞎说什么?”</p>

    大班长张建超马上接话:“晓菲啊,你不了解楚阳,他其实就是个人渣,你看外面的小混混都怕他,天天不来上课,能考这么好的成绩?清醒清醒吧,一会肯定不是记大过就是开除。未来就是个liu máng。你看你最近的成绩是不是下滑了,哎,有时间我给你补补课吧。”</p>

    这话李晓菲不爱听了,第一是说楚阳,第二是自己的成绩一直都不好,平时比楚阳强点也有限,班上这么多人,张建超拿出来说事。</p>

    刚想发火,就听见楚阳说话了:“大班长,我应该没得罪过你,在背后这么编排我没想过后果吧?不过没事,你还有最多24小时想。”</p>

    张建超听完还在装大尾巴狼,说道:“别人怕你我不怕你,别以为认识几个小混混就嘚瑟,有种你让他们来找我,你这个人渣。”他不怕,因为他亲叔叔是这片区域的派出所副所长,张德全。</p>

    本来楚阳想的是一会没人给他道个歉这事就算了,没想到张建超能蹬鼻子上脸了,既然他不想好好解决,楚阳也就不准备惯着他了。</p>

    开始上课,每一个进来的老师都会第一时间表扬楚阳,把楚阳树立成了楷模,同学们也认识到,楚阳的进步是自己努力得来的,张建超就是在诋毁人家。</p>

    下午训练的时候,楚阳让鲁强去给他找黄毛,现在鲁强可是低调多了,阳少让他办事,屁颠屁颠的就跑出学校去了。</p>

    下午放学,楚阳在校门口见到了黄毛。</p>

    “阳少,找我有什么事吗?”黄毛恭敬的问道。</p>

    “没啥大事,我们班有个人叫张建超,再背后编排我,你找几个人揍他一顿,也不用太狠,让他长点记性就行。”随手又拿出5000块钱扔给他。</p>

    黄毛推辞了一下,看到楚阳瞪眼只好收下,这5000块钱对他来说其实不少了。</p>

    九点多钟,楚阳接到了一个陌生diàn huà。</p>

    “阳少,阳少,不好了,黄毛哥被jing chá捉走了,你能去救他吗?”</p>

    楚阳一听就是鲁强,询问过后知道了事情原委。</p>

    黄毛通过鲁强知道了张建超,等到他下了晚自习就把张建超给揍了,张建超白天听到楚阳的威胁,给他叔叔打diàn huà让他来接,结果两方人碰上了,鲁强是学生,打自己学校的同学没参与,看到黄毛他们被几个jing chá带走,赶紧给楚阳打了diàn huà。</p>

    楚阳听完拿车钥匙就准备出门,王俊刚死活都要跟着,没办法,只能带上了,两个人直奔派出所。楚阳以为这普通的打架事件,交点钱也就给保释出来了,最多赔点医药费。</p>

    来到派出所接待处,俩人询问过后,楚阳被带进了审讯室。没让王俊刚进去。</p>

    审讯室里张建超脸上青肿,和一个大肚子中年人坐在椅子上,此人就是张德全。</p>

    地上蹲着6人被shou kào铐着,黄毛就在其中,每个人身上都有伤,黄毛最惨,满脸血,身上都是脚印。</p>

    张德全看着楚阳,蔑视的说道:“你就是楚阳?是不是你让这几个小混混打的建超,今天你来了,就别想出去,等着坐牢吧。”</p>

    楚阳当然不能承认。说道:“你少污蔑人,他们是我朋友,我是来保释他们的,他们这身伤是怎么回事。”</p>

    张德全毫不在意回答:“你当这是看diàn ying啊,还想保释,我告诉你都得坐牢,这身伤是因为他们暴力抗法,没枪毙就不错了。”</p>

    楚阳说:“少吓唬人,这件事情要是闹大了你也扛不住,你信吗?”</p>

    张德全看不能吓唬住楚阳,就对着地上的几个人问道:“你们几个给我看清了,是不是这小子让你们打的建超,只要说实话,马上放你们回去,要是撒谎,等着吃牢饭吧。”</p>

    张建超也帮腔道:“都听到了吗,告诉你们,派出所姓张,在这里能打你们,在牢里就能玩死你们,说!”</p>

    听到这里其中4个小混子开口了:“就是他,没错张所就是他,我们交代,你放了我们吧,求你了。”</p>

    黄毛大吼:“都他娘的给我闭嘴,张所,人是我叫来的,他也是我打的,我就是看张建超不顺眼,跟别人没关系,坐牢我不怕,你少冤枉人,让他们走,我一个人担了。”</p>

    另外一个刚才没说话的人也张嘴了:“还有我,人是我表哥和我打的,有啥事我们哥俩担了,跟别人没关系。”</p>

    张德全看不下去了,又不想把事情闹大,就说:“你们几个商量一下吧,一会回来告诉我主谋,走建超,我们去外面坐会。”</p>

    走到外面,张建超不满的说道:“二叔,你怎么不帮我办他啊?”</p>

    “办他,办他,你是个学生,不想着学习天天就琢磨用不着的。。。。。。哎,刚才的小混混我能帮你教训。但是开着宝马来的人是你说打就打的吗?他刚才多淡定你没看到吗?现在我就是让他跟外面联系,如果没有后台那二叔随你,如果有咱们就得掂量掂量了。”</p>

    </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