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礼尚往来

作品:《重生之今生无悔

    肖腾云笑着闻了起来,脸色越来越沉重,之后马上把刚才喝的茶倒掉,热水冲洗了一遍茶具。拿出一张白纸,用茶针拨出15克左右倒入盖碗,冲泡起来,动作行云流水。</p>

    之后第二泡倒了三杯分给二人。</p>

    萧腾云喝完,露出幸福的表情,“好茶,真是好茶,和母树上的大红袍不相伯仲。”</p>

    “我去,表哥,我怎么觉得不比在爷爷那里喝的差啊。”</p>

    “的确差不多,似乎还略胜一筹。”</p>

    萧腾龙很震惊,他爷爷是副国级的干部,一年也就能分1两左右,有一年过大寿,才拿出一两请全家人喝了一次,给老人家心疼的够呛,那么多人,虽然兄弟俩每人就喝了二小杯。但是母树大红袍的神韵他现在还记得。</p>

    楚阳经常喝,没感觉有什么不同,再说没用空间水冲泡,少了一些灵性。</p>

    用戏谑外带装着有点可怜的目光看着萧腾龙,“龙哥,我后悔了,还是我给你钱,你把茶叶还给我吧。”</p>

    听完,萧腾龙赶忙拿起茶叶罐起身锁进了保险箱,看这他小心的样子,楚阳哈哈大笑。</p>

    回来坐到沙发上,“做兄弟是用钱买来的吗?你龙哥吃点亏怕什么?”</p>

    听完萧腾云差点没把盖碗扣他脑袋上,“你看阳子好欺负是吧,你那点茶叶拿出去卖怎么也要大几十万,去年在武夷山大红袍文化节上就20克拍出了1568万的价格,少说废话,赶紧分我二两。”</p>

    萧腾龙怎么舍得,一共就3两,刚才还喝了点,兄弟俩你一句我一句,差点没打起来。</p>

    楚阳连忙说道,:“两位哥哥别吵了,今天第一次见云哥,小弟我正好还有一罐西湖龙井,就送给云哥了。”</p>

    之后拿出同样的一个罐子递给肖腾云。</p>

    肖腾云看向楚阳:“阳子,你别见笑,我是喜好茶的人,实在是对你的大红袍情有独钟,才这样的,送给哥哥龙井,实在愧不敢当啊。”</p>

    楚阳听出来了,这是觉得龙井不如大红袍啊,有些玩味的道:“云哥可千万别后悔,你要不要,我就把我这ji pin西湖龙井送给龙哥了?”</p>

    萧腾龙当楚阳哥们,根本不客气一把夺了过来,“龙哥收了。”</p>

    打开盖子闻了闻,然后拿出一张纸也拨出15克左右,站起身开了保险柜,放了进去。</p>

    肖腾云都好奇死了,但是和楚阳不熟,只能含怒看着萧腾龙。</p>

    大红袍已经冲了八泡,差不多了,萧腾龙挤开肖腾云,按照步骤冲泡,然后递给两人。</p>

    肖腾云喝完,呆了差不过10秒钟,再也不顾矜持,站起身就向着萧腾龙冲过去,边打边说:“你小子赶紧把保险柜给我打开,不然我非打死你不可。”</p>

    “哥,哥,下手轻点,哥,刚才不是你不要的吗?”</p>

    。</p>

    。</p>

    楚阳无语了,只能说道:“快别闹了,你们就是打破脑袋我也拿不出来了。”</p>

    听到这话,两人才想起来正主还在这里,不禁老脸一红。坐定,商量好一人一半。一个副市长一个老总争成这样还不知道又多少人笑话那。</p>

    “咳咳”肖腾云假装咳嗽了两声,“阳子,你这茶叶哪来的,还有吗?一罐老哥给你100万,怎么样?”</p>

    楚阳知道这个价格不低了,他现在有钱,还不想拿出来卖,这可是空间的秘密,说道:“两位哥哥是这样,我听我父亲说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去南方出差,半路救过一个人,之后可能是为了报恩,每年都会邮寄一些茶叶过来,很奇怪还不写寄件地址。”楚阳编了一个瞎话。</p>

    听到楚阳的话,兄弟俩也没有多想,只能感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p>

    萧腾龙觉得不能占兄弟便宜,对着楚阳说:“阳子,你送哥哥茶叶这人情我记下了,但是你今天必须给我选一辆车开走,价格无所谓,你喜欢哪辆开哪辆。”楚阳推辞一番,但是兄弟两个都坚持,他也不矫情了。</p>

    “龙哥,你这里有霸道吗?”</p>

    “这车我知道,小鬼子专门给别的国家设计的,自己国家不chu shou,还没进入中国市场,不过不要紧,我给你淘换一辆来。一个月左右吧。”</p>

    “那行,麻烦龙哥了,我要白色的。”</p>

    就这样又聊了一会项目的事情,三人一起坐车去了石尊,萧腾云是公职,三人坐的是奥迪。</p>

    今天是周末,虽然是中午,但是人也比较多,走入大厅,于梦紫迎面而来。</p>

    “龙少好,云少好,楚先生好,欢迎来到石尊。”</p>

    三人点点头,萧腾龙笑道:“梦紫,好久没见又漂亮了,昨天有没有好好招待我弟弟啊?要是没招待好我可不饶你。”</p>

    于梦紫娇嗔道:“当然了,楚先生是龙少的兄弟,还是华夏飞人,来我们这里那是我们的荣幸。楚先生昨天还满意吗?”</p>

    楚阳摸了摸鼻子,“当然了,于经理昨天让我体会到了宾至如归,以后叫我阳子就行了。”</p>

    肖腾云好奇道:“什么华夏飞人啊?”</p>

    于梦紫解释了一下。</p>

    兄弟又傻眼了。</p>

    楚阳谦虚道:“昨天龙哥忙,我没细说,其实也没多大事,就是玩票性质的。”</p>

    “都华夏飞人了你还玩票性质的?今天哥哥好好跟你喝点庆祝一下。”</p>

    随后三人被领进一个6人小包厢,点了一桌子菜,要了2瓶茅台。兄弟俩身体可没有运动员好。</p>

    火车是下午5点的,吃完饭,楚阳看时间还早,就和两人一起走到高尔夫球场的露天休息区,要了三杯咖啡聊起了天,阳光不错,楚阳很享受这种悠闲。</p>

    这时一男一女走到离他们20多米的地方坐下,应该也是刚吃完饭。楚阳看着有些眼熟,“我去,那个不是宫蕾吗?这也太巧了。”</p>

    站起身跟兄弟俩说了一句就走了过去,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认识打个招呼,毕竟以前说过还会再见面的。</p>

    “你好,大福金店的宫xiǎo jiě,你也来这里吃饭啊?还记得我吗?”</p>

    宫蕾抬头,回忆了一下,脸色就沉了下来,“是你啊,不去金店捣乱了吗?今天你对我来说可不是上帝,吃饭可没有折扣。还有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p>

    楚阳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这是犯什么贱啊,没事过来打什么招呼。耸耸肩,“宫xiǎo jiě这么记仇啊,是我冒昧了,再见。”</p>

    “站住,你是谁啊?没事上这里捣什么乱?”旁边的男子开口。</p>

    他是石府税务局局长的儿子,刘明,看宫蕾长得漂亮,三番五次的邀约,今天终于成功了,看着楚阳惹得宫蕾不高兴,他就想出出头。</p>

    楚阳认倒霉了,没办法,这是自己过来找不自在,“我不是谁,只是想过来打个招呼,既然不欢迎我,那我告辞了,不好意思。”</p>

    刘明觉得楚阳是被自己的气势震到了,厌烦的摆了摆手,“赶紧滚蛋吧,要是在惹宫蕾生气看我不弄死你。”</p>

    宫蕾看起来有些于心不忍,但也没讲话,在她心目中楚阳就是个讨厌的,长得帅的大陆仔。</p>

    但是楚阳听这话可忍不住了,好好说话骂什么人,“你会说人话吗?还你妈弄死我,我怎么这么不信那。你弄死我我看看。”</p>

    刘明看楚阳的身材可不敢动手,拿出diàn huà,“小崽子,你不信是吧,等着,在石府没人敢跟我这么说话,我现在就叫人过来弄死你。”</p>

    “你赶紧打diàn huà,今天我就看你怎么把我兄弟弄死,阳子我陪着你,真当石府是他们家的那?”说话的萧腾龙,他刚才听这边吵起来了,就过来看看。</p>

    看到来人,刘明哆嗦了一下。他可知道萧腾龙是谁,自己父亲在人家面前那都算个屁,“龙少,怎么是您,我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是您朋友,对不起啊。”到是果断,冲着自己的脸上就是两耳光。:“龙少,小兄弟,你看能不能原谅我,不行你们说,我一定做到。”</p>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萧腾龙也不好说什么了,“兄弟,你决定,不满意你就说。”</p>

    楚阳看着刘明的脸,气也消了,“算了,今天我自找的,认倒霉。”又看向宫蕾,“这次就当咱俩扯平了,以后就当不认识吧。”</p>

    宫蕾有些犹豫的问道,“可以在告诉我一遍你的名字吗?”</p>

    这句话差点没把楚阳气死,就当没听见,拉着萧腾龙回去了。</p>

    刘明看两人走了,赶紧带着宫蕾跑了。</p>

    楚阳跟两兄弟解释了一下,两人哈哈大笑。</p>

    “你小子就是看人家长得漂亮,这次败火了吧。”</p>

    楚阳觉得也可能是这个原因。</p>

    不一会楚阳起身告辞,没让哥俩送,自己坐着石尊的车去了火车站。</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