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被打

作品:《重生之今生无悔

    两人出来,楚阳带着表哥,表弟,表妹们到了花房,三姨家的mèi mèi名叫王蕾,比楚阳小一岁高中毕业后也去了燕京,跟自己这个表哥关系很好,但是后来感染上一些社会习气。二叔家的孩子叫楚斌,很老实,后来干了电脑行业,三叔在自己重生那会得糖尿病去世了。两个男孩,老大叫楚跃,上大学,老二叫楚达上初中,现在还没出生,楚跃还小,今天没有来。</p>

    楚阳决定这辈子能帮多少帮多少。</p>

    王蕾道:“楚杨哥,你家真漂亮,以后我要经常来玩。”</p>

    “以后你们肯定就住我们楼下,随时过来。”</p>

    楚斌道:“哥,我也想来。”</p>

    “都来,都来,以后我们大家住一起好吗?”</p>

    楚斌高兴的点点头,他现在刚上初一,还是个孩子。</p>

    楚阳看着他们很高兴,“走,咱们几个去商场,我给你们买礼物去。”</p>

    几人下楼,附近就有商场,也没开车,进入耐克zhuān mài,楚阳让几个人去挑,他准备打个diàn huà给苗圃的方东来,自己家的玻璃暖房他打算弄一些植物。</p>

    “方哥,你好啊。”</p>

    “楚老弟,你好久没给哥哥打diàn huà了。”</p>

    “呵呵,最近有点忙,方哥我搬家了,有一个80平的玻璃暖房。想弄点植物,你有时间过来一趟,给我设计设计呗。”</p>

    “好啊,老弟,下午我就有时间,你告诉我地址。”</p>

    随后两人约定好时间,地点。挂断diàn huà。</p>

    找到王蕾,徐斌,俩人手里就拿了一件上衣,知道是怕花钱,结果楚阳大包大揽一人给他们弄了两套夏装,两套秋装,两双鞋。</p>

    后来又给王蕾配了台手机,给楚斌买了一些文具。</p>

    回家的路上把王蕾叫到身边,语重心长的说:“王蕾,你记住,咱家现在不比以前,以后有什么事跟哥说,千万不能走歪路,知道吗?”</p>

    “我会的哥,放心吧。”</p>

    在小区门口等了会,方东来就到了。</p>

    几人上楼,跟长辈们介绍了一下,徐琴已经说过了,亲戚们都很高兴。</p>

    之后楚阳和方东来进了花房。温度被调整到26度。</p>

    方东来坐定,“阳子,你这绝对豪宅啊。”</p>

    楚阳递过去一根烟,“还行吧,方哥,你给我设计一下,钱无所谓,也可以选择南方的植物,你别管我能不能养得活,只要保证漂亮,舒心就可以。”</p>

    有空间水,楚阳不怕植物会死掉。</p>

    “行,你老弟就等好吧。我们有一些设计图,你看看。”说完从包里拿出一些效果图。</p>

    楚阳翻看,不一会就看上了一个以海洋为主题的设计方案,里面有一面8米长的海洋墙,其他配以热带植物围绕着中间的休息区。</p>

    楚阳想象着大冬天在里面喝茶聊天,看着周围的海洋墙,热带植物,太享受了。</p>

    “方哥,就要这个,海洋墙你给我按照最高级别的来,不过种花的地方你都给我留出来,我自己种。”</p>

    “好的,老弟,我明天就派人过来测量,热带植物,和定做海洋墙需要时间,大概工期是一个月。不过老弟,这都弄下来大概需要70万左右,你心里有个数。”</p>

    楚阳笑了笑,“钱不是问题,我只要效果,对了,方哥,你最近给我弄点热带水果的树苗。过段时间我去取。需要我给你点定金吗?”</p>

    “不用,弄完你一起付就行,我还不相信你。”方东来是个聪明人,这点事他可不会办砸。</p>

    两人商量了一下细节,方东来告辞。</p>

    下午亲戚们就走了,楚阳觉得没什么事,就给安瑞夕打diàn huà,约着晚上去青龙山公园散步。</p>

    8点,天已经黑了,两人手拉手就这样走着。</p>

    “阳子,别走这道了,太黑,没什么人。”</p>

    “没事,瑞夕,溜达溜达呗,没那么多坏人。”</p>

    楚阳想着一会搂搂抱抱人多不方便。</p>

    俗话说:“走的山多终遇鬼。”</p>

    安瑞夕拗不过楚阳,还是跟着走了过去,没几步就听见后面有一些脚步声。两人回头,只见5名纹身大汉手里拿着棍棒走了过来。</p>

    为首的一个秃头青年站出来,“小子,胆子挺肥啊,女朋友这么漂亮让我们兄弟几个玩玩呗。”</p>

    两个人其实都很害怕,以楚阳的速度想跑肯定行,但他不能这么做,上辈子为了救人都能送命,更何况是现在,骨子里有一股倔强。</p>

    把安瑞夕拉到身后,“哥几个,如果求财咱们好说,别找我对象麻烦。”随手把钱包打开让几个混子看,有几千块钱,扔了过去。银行卡已经偷偷转移到了空间,</p>

    其中一个混子捡起钱包递给秃头,:“熊哥,听说这小子家里很有钱,出门随随便岁带好几千,咱们可不能放过他。”</p>

    熊哥想了想点点头,“一会直接给我打晕,把他俩带走。”</p>

    楚阳看不能善了,对着安瑞夕小声说道:“一会我拖住他们,你找机会就跑,千万别犹豫,然后报警。”</p>

    安瑞夕留着眼泪摇头。</p>

    “听话,你跑了才能救我。” </p>

    说时迟那时快,几人走了过来,楚阳把安瑞夕推了出去,这里人太多,空间的秘密不能暴露。</p>

    楚阳知道打架绝对不能站在一个地方,必须移动,但是要护着安瑞夕,他又不能跑远。</p>

    首当其冲的两人已经举起棍棒,楚阳的反应速度他们比不了,上前一拳打在其中一个人脸上,后背肩膀处传来一阵刺痛。这么一拳的功夫,已经硬挨了两下。</p>

    不过挨拳的人向后面倒去,挡住两人,楚阳抬脚踹了出去,正中一人,好巧不巧踹在了对方裤裆上。</p>

    就在这时头部明显感觉有一道风呼啸而来,楚阳来不及躲避,硬挨一下,马上感觉有些昏沉沉的,他下意识的蹲下,护住头。棍棒打在他的身上。</p>

    安瑞夕已经吓坏了,没有跑,大声的哭喊:“别打了,求你们别打了。”站起身想阻止。被熊哥一脚又踹了回去。</p>

    楚阳内心越来越不甘,老天爷让自己重生,怎么能这么窝囊,上辈子已经受够了,这辈子就是死也不能让他们好过,意志力战胜了疼痛与恐惧,一股透支身体的力量出现。</p>

    找到空隙,一把抱住前面一个人的腿,顺势搬倒,趁着另外两人愣神,意志进入空间,一块鹅卵石出现在手上,向着倒地的头上砸去。身上又挨了两下,楚阳就地一滚,抄起棒子站了起来。</p>

    和两个人一下换一下的对打,他应该感谢空间,改造了他的肌肉密度和骨硬度,不然早就扛不住了,只剩两个人,他也勉强能躲避要害。找到机会一棍子扫到一个人腰部。</p>

    “啊。。。。。。”</p>

    这个人捂着腰部痛苦的倒地也起不来了。</p>

    现在只剩下熊哥。他已经害怕了,带来的4个人都躺在了地上,有的昏迷,有的哀嚎。他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混子里胆子大的了,平时欺负人,哪里见过这么不要命的。</p>

    “你别过来,别过来。”边说边后退。</p>

    楚阳停手,用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鲜血,看了看,然后放声大笑,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叹。</p>

    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对着熊哥膝盖就是一下,完全没有保留,腿直接被打断。</p>

    熊哥躺在地上哀嚎,楚阳对着脸又是一顿耳光,说道:“别哭了,看着我,谁让你们来的?”</p>

    熊哥觉得这张带血的笑脸是那么恐怖。“别打了,我说,我说。是葛华叫跟我们老大说的,让我们废你一只手。”</p>

    楚阳沉默了一会,拍了拍他的脸,“今天你运气好,但是我跟你承诺,这只是一个开始,以后慢慢享受吧。”</p>

    起身拿着棒子对着另外四个人的腿狠狠砸了下去,不管昏迷不昏迷的。</p>

    楚阳实在是坚持不住了,脑袋越来越重,在这里太危险,知道主谋是谁了以后在收拾。</p>

    叫过来安瑞夕,嘱咐一番,被搀扶着走了出去,刚看到人群,就昏了过去。</p>

    </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