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回唐

作品:《重生之今生无悔

    楚阳点点头,他并不是一个死板的人,“对了,你有手机吗?”</p>

    冯婉儿摇摇头。</p>

    “你会开车吗?”</p>

    又摇了摇头。</p>

    “那你买个手机,顺便在学学开车,正好我这段时间也不在,这个可以报销。”</p>

    “楚先生,还是从我工资里扣吧?”</p>

    “我说了报销就报销,你只要把这个家管好就行。好了,你在休息会吧,我进去了。”说完转身进入别墅。</p>

    看着楚阳的背影,冯婉儿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小声的自言自语,“谢谢你,楚先生,你是个好人,我不会让你失望的。”</p>

    坐在客厅沙发上,楚阳决定今天拜访一下黄俊峰,不在等奔想的柳总。买点电脑让上官露去见就够了。然后回唐城,距离特种集训的日子也没几天了。回家还要交代一下。</p>

    快中午了,李镇海才起床,楚阳跟几个佣人交代一番,两人出门了。随便找了个地方吃饭。然后直接去了天朝会所,</p>

    车上。</p>

    李镇海略带伤感,“阳子,今天真走啊,说实话我挺舍不得你的,要不明天走吧。”</p>

    楚阳也觉得李镇海是个好兄弟,这几天一直帮自己跑前跑后,道:“海哥,我也没办法,你也知道过几天我就去集训了,回家还有点事,我答应你,回来咱们好好聚一聚,而且我还在燕京上学,咱哥俩时间长着那。”</p>

    “哎,好吧,你公司的事情也不用担心,有时间我就帮你盯着点,有我在上官露在华夏翻不了天,反正公司有什么事情你就让她来找我就行了。”</p>

    楚阳很感动,这样的兄弟没话说。</p>

    “海哥,我上午跟魏大哥打过diàn huà,让他把翡翠成品加工好只有给你送过去,最近你为了陪我跟怀琴姐聚少离多,做兄弟的不能没表示,你帮我送她个镯子,还有来燕京也没拜访伯父伯母,你也帮我挑几件送给他们。反正随你支配,剩的越少我越高兴。是兄弟就拒绝,这是我的心意。”</p>

    李镇海知道楚阳的性格,点点头,“我知道了,我先帮你保管。”</p>

    “什么保管,是送,你可别给我在这个时候抠门。”</p>

    说话间两人开到天朝,停好车,楚阳拿着后座上的兰花和刘镇海走进大厅。</p>

    刘镇海道“真不明白这些花有什么特别的,你们都这么用心。”</p>

    楚阳笑了笑没有说话,这是他在空间随便找的,这些兰花比普通的要好看的多,严格意义上都可以算是变异。</p>

    两人被大堂经理带入电梯。直接升到顶楼。</p>

    大堂经理敲了敲办公室的门,随后示意两人可以进去了。</p>

    黄俊峰起身迎接,一眼就盯上了楚阳手中的花。“这是。。。。。。”</p>

    楚阳递了过去,“上次看峰哥对花卉情有独钟,正好我收到一盆,送给峰哥。”</p>

    黄俊峰顾不得别的,赶忙接过来放在桌子上欣赏着,好半天才抬起头。</p>

    “阳子,你这可是鸳鸯兰中的顶级变异朱顶兰那,你看花开两朵,居然一红一粉,最神奇的不是分株嫁接,而是天然形成,堪称ji pin中的ji pin,你知道它的价值吗?真的送给我?”</p>

    楚阳很淡定,他查过资料,知道这种变异很珍贵,具体多少钱到是不知道,不过空间里还有好多,最神奇的一红一蓝都有他可不在乎这一盆。</p>

    “峰哥说笑了,再珍贵又怎么样?当天峰哥送我罗曼尼康帝的时候我问过价格吗?”</p>

    黄俊峰赞赏的看了一眼楚阳,“那行,哥哥承情了。”</p>

    李镇海好奇了,“峰哥,这个很值钱吗?”</p>

    “是啊,价格决不低于80万,而且还是可遇不可求。”</p>

    李镇海惊讶,“阳子,你也给我弄一盆把,我放办公室,这档次还不一下子就上去。”</p>

    楚阳到是无所谓,只要兄弟喜欢一盆花算什么,“没问题,我家花房还有几盆别的品种,都不错,回头我让人捎给你。”</p>

    黄俊峰连忙阻止,“阳子,别听他的,回头他肯定给养死,糟蹋了。”</p>

    李镇海没有反驳,嘿嘿的傻笑。</p>

    楚阳不这么想,拿给兄弟装逼哪怕只装一个月也行啊,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不过也没说出来,决定回去找人送来。</p>

    黄俊峰邀请两人去百花厅,找了个显眼的位置摆放好,赞叹不已。</p>

    欣赏了一会三人坐定,楚阳说出了要回家的事情,黄俊峰表示已经和柳总联系上了,不过正好去gd省出差,过几天赶回来。楚阳说明让上官露负责,拜托黄俊峰搭个桥。又聊了一会,起身告辞。</p>

    两人到了楼下,李镇海非要送楚阳,好说歹说才绝了他这个念头,兄弟俩拥抱告别。</p>

    楚阳开车驶向唐城,结束几天的燕京之行。</p>

    这几天的确收获颇丰,结交了很多人脉,认识上官露,虽然有背叛的心思,但是也及时扼制在萌芽之中,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经验不足,考虑事情不全面,怪不得别人。</p>

    回到家里已经晚上7点多,吃了饭,和父母聊了一会,楚阳把去特种部队的集训说成了学校组织的体验部队生活的封闭训练,华夏的父母都会觉得学校的安排那就是圣旨,肯定没有错。叮嘱楚阳一定照顾好自己,各种各样的经验一一灌输给楚阳,不管对的错的,楚阳都虚心接受,他完全当成了一种享受。</p>

    第二天楚阳锻炼完,开车去了体育场,程克然,陈海波已经在那里等候,三人去了办公室,又是两个月的大假把程克然差点没气出心脏病来。半天才缓过来,对于楚阳他完全是又爱又恨。</p>

    “阳子,你实在是浪费自己的天赋啊,你现在的最好成绩差不过能保持在99秒以内,跳远也是84米,你让我怎么说你好?海波你也说说他。”</p>

    陈海波很无奈,他现在的关系已经转到了省体委,这都是楚阳的功劳,实在张不开嘴批评楚阳,憋了半天,说出一句话,“阳子,你能保证军训不耽误自己训练吗?”</p>

    程克然这个气啊,这话不是说明陈海波已经同意了吗?“好好,和着就我当坏人,你俩商量吧,我走了。”说完转身就想出去。</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