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挖洞

作品:《我真是召唤师

    第216章挖‘洞’

    求订阅!打赏!哪怕是看盗版的同学,能投票支持下也好啊!

    石蜂!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虽说自己心里早有准备,不过巴贝拉还是带有一些侥幸心理,只是随着这嗡嗡作响的声音传来后,一切都破灭了。

    “霍尔!怎么办!”

    巴贝拉可是直到石蜂的厉害的,在来这里之前,她被凯瑟琳反反复复‘交’代了很多次,千万不要进有石蜂的山‘洞’。

    直到现在,她才感觉到临近死亡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

    “那个驱蚊的‘药’粉有用么?”霍尔在进来山‘洞’之后,就将空间里剩下的最后一滴生命泉水给喝了下去,稍稍有些缓解后这才强忍住一股恶心呕吐的冲动慢慢的说道。

    “拜托!那是驱蚊‘药’粉!不是驱魔兽‘药’粉!石蜂可不是那些蚊子!”巴贝拉没好气地瞪了霍尔一眼,不过在看到霍尔有气无力的模样后,责怪的语气慢慢有所缓解。

    “霍尔…你…你没有事吧?”

    挥了挥手,霍尔示意自己没事,并且拿出一瓶白‘色’的液体出来,对着嘴巴大口大口的灌进去。

    “嗯?这是什么?好香!”巴贝拉有些好奇的看着霍尔喝着一个白‘色’的液体,她觉得这个味道似乎有些熟悉,不过她一时间却是想不出来。

    “蚁‘乳’!”

    霍尔大口的喝光一瓶之后,这才对着巴贝拉解释道。

    “这就是蚁‘乳’?”对于蚁‘乳’,她自然是清楚的,作用是可以缓慢恢复‘精’神力,她在学院任务大厅里见过这个任务。

    感觉到头疼不是那么严重之后,霍尔这才认真的打量着这里的环境。

    只见山‘洞’里十分的干燥,到处都是半人高左右的通道,就如同是地球四通八达的高速路一样。

    声音是从这些通道传来的,霍尔想了想后对着巴贝拉说道。

    “外面的‘洞’口已经被堵死,就算出去也会直接面对那个七等战士的追杀,不过我们在这里寻找一下出口!”

    巴贝拉也知道事情的紧迫,所以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提出什么反对意见。

    “既然你也同意,那么我们就先随便选择一条山通道进去,否则在这里我们将会遇到围攻!”

    对于霍尔的这个提议,巴贝拉立刻明白霍尔他的用意,虽说进了通道后跟可能会被两头堵死,不过事情都是从两方面来说的。

    进去其中一条通道之后,霍尔他们就只会受到首尾两个方向的攻击,而不是一个被围攻的局面。

    “那让你的召唤兽带路!”

    霍尔挥了挥手,立刻又两头四等啸月魔狼出现,“也来不及去寻找,我们先找一个声音最小的通道进去!”

    说完几头啸月魔狼直接选择右边的一个通道冲了进去,霍尔和巴贝拉则是紧紧的跟随着,而阿大它们则是跟在身后断后。

    嗷呜呜呜!

    霍尔刚刚进来没有多久,立刻传来几声狼吼声,和巴贝拉对视一眼,两人都不约而同拿出了wu qi。

    霍尔手里的是一把短剑,而巴贝拉则是她那魔法杖。

    “你就拿这个?”

    对于霍尔的wu qi,巴贝拉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评价,见霍尔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巴贝拉嘴角不由微微‘抽’搐几下。

    “等你有积分了,你可以去换一些魔法杖,虽说召唤师魔法能力不怎么样,不过还是可以通过‘精’神力去‘激’发一些刻画魔法的魔法杖的,总比你拿着那些野蛮人的wu qi要好!”

    野蛮人?你才是野蛮人!你们全家都是野蛮人!

    拿着短剑就是野蛮人了?那么那些拿着斧头,赤果上身的蛮族算什么?不要随便‘乱’给人带帽子行不!

    不过巴贝拉的话让霍尔有些心动,他也发现自己似乎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还不够,特别是魔法学院,他觉得自己应该在这方面加大一些力度去了解才行!

    随着霍尔他们的走进,这才发现几个人头一般大小的蜜蜂正倒在地上失去了动静。

    看着地上散落的一些手掌般大小的透明的翅膀,霍尔有些好奇蹲了下去捡起来。

    翅膀很轻,霍尔感受了一下它的韧‘性’之后这才丢在一边。

    “这就是石蜂?”霍尔好奇的看着那尾部有着一根利针,并且全身泛着土黄‘色’放大版的蜜蜂,他觉得这石蜂也没有什么特殊的。

    “这只是几只而已!要知道它们虽然没有达到一等魔兽的范畴,可是它们的数量却是十分庞大!并且它们的毒针可是有些麻痹的毒‘性’,一旦被数万的石蜂围困,哪怕是九等魔法师都要吃亏!”

    对于巴贝拉的话,霍尔表示有待考证,毕竟九等魔法师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傻傻地呆在那里被攻击。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继续前进!”听到身后继续传来石蜂嗡嗡作响的声音,霍尔可不想被夹攻!立刻招呼着阿大它们继续前进。

    由于通道里四通八达,霍尔和巴贝拉两人连同几头啸月魔狼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一边击杀前面lán jié的石蜂,一边破坏身后的通道。

    “这样行么?霍尔,我发现我们越来越深入了!万一被石蜂大军堵住了,那就死定了!”经过几个小时的奔‘波’,巴贝拉已经气喘吁吁,加上山‘洞’就半人高,她觉得自己的腰都有些直不起来了。

    “没有其他办法,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然还能怎么样?难道我们也和石蜂一样挖个‘洞’跑出去么,我们又不是…恩?”霍尔说道这里突然愣住了,他脑海里灵光一闪,一个念头顿时出现在他脑海里,而且随着他慢慢的琢磨,觉得这个办法应该可以实行。

    见霍尔愣在那里不再有动,跑了几步的巴贝拉有些疑‘惑’的回过头来“你怎么样?脑袋又疼了?”

    之前几个小时里,霍尔的脑袋时不时的疼上一阵,好在并没有出现什么大事,所以巴贝拉就有些习以为常了。

    “对了!既然石蜂可以挖‘洞’!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挖‘洞’了?”霍尔突然一惊一乍的开口把巴贝拉给吓了一跳。

    片刻后,巴贝拉盯着霍尔说了一句让他差点吐血的话。

    “你脑袋没有坏吧?”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