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被俘虏的人《求订阅》

作品:《我真是召唤师

    第222章被俘虏的人

    蜂巢谷入口处

    一个小型的营地坐落在山谷的一个山坡上,从这里可以完全看到下方的情况,只要有人从里面出来,那么上面的人可以第一时间发现。

    而营地的前方则是一片山崖峭壁,想从几十米高的地方爬山来,而且还是在有人戒备的情况下,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此时正是午夜时分,山谷里时不时传来一阵魔兽的叫声,不过营地的人并没有太在意,除了几个地方有人守着之外,营地里正灯火通明,几个人正在这里吃肉喝酒。

    “老大,已经快五天了,都没有消息!我估计那个小子应该已经成为了石蜂的养料了吧?这样等下去好么?”说话的这个人是一个大光头,脸庞有些一道蜈蚣一般的伤疤,说起话来一动一动的,给人一种错觉,觉得这就是一条活的蜈蚣。

    坐在上位的莱斯特还没有说话,另一个资深铠甲的中年男子却是开口笑道。

    “我说大光头,你根本就不在乎那个小子得死亡吧,我看你是看中了那个小妞,你是想尝尝鲜吧!”

    听到这人的话,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他们是谁?都是刀口舔血的佣兵,可以说是把人头别在裤腰带的人,对于生死可是司空见惯,讲究的就是及时行乐。

    所以在有冒险者汇集到城市,商人是最讨厌他们,同时也最喜欢他们的人。

    讨厌是因为这些人很会惹事,喜欢则是因为他们出手大方,只要是价钱合理,他们并不在乎多那么点钱。

    其中以老鸨和酒吧老板最为喜欢!

    所以大光头听到同伴这样一说,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摸着他那光头脑袋笑骂起来。

    “哈哈!还是你了解我!那个臭小子今天去执勤了,所以也就没有人和我抢第一个…”说道这里,光头突然发现对面那个家伙在给自己使眼色,他看了一眼后顿时明白过来,连忙讪笑一声补充道。

    “当然,要是莱斯特老大想要,我们自然都要靠后!”

    “哈哈,那是必须恩!只有老大享受过了,我们才有资格享受啊!”

    “就是,老大现在是七等战士,一旦老大领域了领域,以后我们天火佣兵团会变得更加的强大!”

    莱斯特原本有些阴沉的脸听到这话后也慢慢浮起一丝笑容,只不过那笑容看起来特别的冷,配合着他那张脸,估计都能吓哭小孩!

    喝了一小口杯中的酒水,莱斯特这才对着伸手示意大家不要说话。

    “这次如果能获得域石领悟领域,我们就会得到更加强大,那么他想让我们做事就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只要大家跟着我努力做事,下一个域石就给你们当中其中一个人!”

    众人闻言不由眼前一亮,随后众人就欢呼了起来,特别是那光头,别看他长得三五大粗的,可是脑袋却是特别的细致,几个马屁下来,说的莱斯特也不由咧嘴大笑起来。

    “行了!你小子想去玩就玩吧!不过可不要弄死了!虽说今天还没有看到那个小子,不过我们不能大意,在过两天,我们一起去洞口看看,如果石蜂那里没有什么异常我们就回去复命!”

    对于霍尔在石蜂老巢里能不能活下来的问题,莱斯特也考虑了很久,他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一番,如果自己被追进了石蜂老巢后会怎么样。

    结果得到的dá àn就只有一个,力竭而亡!石蜂的强大在于它们的数量以及毒性。

    得到了莱斯特点允许,以光头为代表的几个家伙都有些忍不住想现在就把安琪给置办了。

    不过好在他们还知道老大还在这里喝酒,所以也只能把这个念头稍微往后压制一下。

    离营地不远的一个地方,这里有一个囚车,要是霍尔在的话一定会认出里面的人。

    此时的克洛诺斯等人哪里还有最初遇到霍尔时候的模样,只见他一身无力的靠在囚车柱子上,整个人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看起来十分的憔悴,身上就穿了一件单衣,并且外面还有许多的血痂,看起来似乎受到了不少的伤害。

    而他旁边的四个男子和他情况差不多,如果霍尔在的话一定也能认出,依次过去竟然是弓箭手维克多,盾战士安格斯,以及两个长得有些相似的石头和木头两个蛮族!

    最后一个比起众人来说比较完好的则是克洛诺斯的mèi mèi安琪,她看起来身上并没有太多的伤痕,除了脸色憔悴一些…

    “那个大哥,麻烦你能给我一点水么?我哥哥他们快不行了!求你了!”

    听到安琪的话,在一旁守卫的那个战士猛的转过头来,刚想呵斥却是发现原来说话的是囚犯中唯一的女子。

    他早就知道,这些人被抓来最后的后果就是死,所以在这段司机他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当人看。

    高兴的时候就给一点残羹冷炙,不高兴的时候什么都不给。

    不过今天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珠子微微一转,随即他脸色露出了一丝淫/荡的表情。

    “哦?要水是么?这个简单啊!没有问题!”

    “真的么?”原本只是想试试,没有想到这个守卫竟然答应了,安琪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表情。

    “怎么?难道你不相信我?”守卫见状脸上故意露出不爽的模样,安琪连忙摇头示意自己不是这个意思。

    “要水是没有问题,连吃的都可以有,不过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么?”原本脸上露出惊喜表情的安琪听到这里,如同被破了冷水一般,笑容顿时僵硬在了脸上。

    她自然知道这个守卫视什么意思,从她被抓来之后,就看到过不少人眼里透露出来个他一样的眼神,要不是他们老大不允许,她早就被他们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不过今天惊恐加恼怒的安琪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她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哥等人,咬了咬牙之后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我先要看到食物和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