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调戏

作品:《我真是召唤师

    第491章调戏

    “你是不是聋了!”

    原本就气氛十分紧张的局面被霍尔这句话被点爆了,一个无面者战士直接拔出wu qi向着霍尔冲去。

    不过好在那个千夫长愣了片刻立刻回过神来,虽说他也很想砍杀这个无耻的纳迦,可是这事还真不能动手。

    “住手!退下!”

    那个无面者战士闻言顿时一愣,脸上带着不甘的表情看着千夫长“千夫长大人,这纳迦害死我们那么多的兄弟,就让我亲手”

    不等他说完,千夫长冷眼盯着他说道“我说了退下!你没有听到么?”

    那无面者战士被呵斥得脸色通红,握紧长剑的手也忍不住颤抖起来,好在一旁和他关系不错的战友不愿意看到他受到惩罚,上前一把拉住了他,将他给拖开。

    霍尔完全没有担心的表情,依旧是一副冷酷无情的模样。

    千夫长深深的吸了口气,强行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怒火,然后这才对着霍尔开口说道。

    “纳迦族使者,你最好解释一下这个情况,否则我会把你拿下交给我们的将军大人!”

    霍尔扣了扣耳朵淡淡的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卡拉城被围困,我拼命突围就是想给他们找援军,这样说来我突围出来帮你们,你们还怪我咯?早知道会是这样,我就不来给你们报信了,你们无面者真是不识好人心!”

    扑哧!

    马车里的白星等人闻言差点笑了出来,好在马车的隔音效果不错,这才没有被外面的无面者发现。

    维特琳娜已经十分同意那米的那些话,霍尔就是一个大坏蛋!而且是一个大大的坏蛋!

    明明就是他自己设计的祸水东引计策,不仅让海蛇大败而归,还让一个千人队的无面者损失惨重,现在他竟然还责怪那些无面者不识好人心,好人恶人都让他一个人做完了!估计天底下没有那个海族会这样吧,呃,他好像不是海族

    霍尔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在维特琳娜心里是这样的模样,要是他知道绝对会大呼冤枉,并且会告诉维特琳娜一个做人的道理。

    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

    对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样火热,

    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

    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不过毕竟无面者不是傻子,这个做到千夫长的就更加不会了。

    对于霍尔的胡言乱语,他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事我们会去调查,可是,你带海蛇群过来让我们去抵挡,并且让我们损失惨重!这事我会上报给将军,让他来处理!”

    霍尔无视千夫长的怒火淡淡道“那随便你,反正我要去见你们的王上传递我王的信息,也好,你派遣一个小队保护我过去吧,我可不想路上又遇到什么魔兽袭击!”

    你!

    周围的无面者战士都怒了,他们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可恶的纳迦竟然这样无耻!害死他们那么多兄弟不说,现在竟然还要让他们护送他去见王上,这叫什么事啊?

    千夫长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真的很想拔出腰间长剑砍死这个纳迦,不过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至少在目前情况下他不能这样做。

    好在他的修养还算不错,平复心情之后这才面无表情的对着一旁的队长说道“你去护送这位使者到卡巴城,记得要安全抵达!”

    那个无面者队长想说什么,可是被千夫长这样一瞪,想要拒绝的话又咽了回去。

    他抬头看了一眼鼻孔朝天的霍尔一眼,最后只能咬咬牙应了下来。

    “是千夫长大人!”

    千夫长点了点头,然后瞥了霍尔一眼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留下来大概五十位无面者战士在那个队长的带领下在马车一旁等待着。

    霍尔很满意他们的表现,看了一旁鲨威道“走吧,我们去卡巴城!”

    那队长看到霍尔坐的马车开动后,紧紧握了握拳头后又慢慢的松了开来。

    “走!我们跟上”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牙齿死死的咬着嘴唇,周围的战士见状,对于马车上的霍尔就更加的痛恨起来。

    千夫长看着马车走远之后,这才对着一旁的副官说道。

    “通知将军这里的情况,派遣一队人马去卡拉城看看,发现事实和那个纳迦说的一样的话快速向我汇报!”

    其实千夫长在看到大量海蛇的时候已经确定霍尔说的是真的了,毕竟魔兽攻城这事在海族也不算是新鲜事。

    只不过他们这一千人去了那里根本就无济于事,目前他们能做的就是尽快修整好,然后等待大军的到来!

    毕竟他们无面者可是海族曾经的王族,魔兽攻城这事他们自然不能放任不管,这不仅仅是救援的问题,还关乎着他们的脸面问题。

    海蛇的危机暂时威胁不了霍尔,他此时又坐在马车里边吃边和那米玩。

    这次维特琳娜也加入了进来,毕竟游戏很简单,身为魔法师的她们自然轻易就学会了,要是连这个都要学个十几二十天,那还学个屁魔法啊!

    “王炸!我赢了!”

    霍尔丢下牌,拿起美食往嘴里丢,留下两个头上已经被挂满奇痒无比植物的那米和维特琳娜苦笑不已。

    白星早就知道这个结局,所以她刚才就很明智的没有参与。

    “等下怎么做?如果弄得动静太大的话,万一他们的副军团长级别的人来了,你不就露馅了么?”

    霍尔知道白星是想提醒自己高等精灵之容颜的事,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在他的计划里,可是想把这一片的无面者领地都给弄乱。

    看到白星皱眉后一脸担心的模样,霍尔忍不住调戏了她一下“怎么,你那么关心我?”

    霍尔这话刚说完,白星脖子上的血液迅速的冲上脑袋,脸色快速的红润起来,和一个熟透的红苹果一样煞是可爱。

    而一旁的那米,那图将兄妹则是恶狠狠的瞪霍尔一眼,显然对于霍尔调戏白星公主的行为感到非常不满意。

    特别是那米,头上戴着那植物瞪眼的模样,和贞子有的一比。

    “你们怎么了?我有说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