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一支穿云箭

作品:《我真是召唤师

    第725章一支穿云箭

    由于这里是战场一线,因此这里的士兵无论是战斗的经验还是反应的速度都要比其他地方的士兵要好。

    因此在泷望将维多利班给zhi fu之后,那些士兵第一时间就拿出wu qi围了上来。

    “干什么?想造反么?”

    随着身为王子的爱坨这一声叫出来,刚刚拿出wu qi站出来的那些士兵顿时愣住了,他们这才想起来,眼前这里似乎不仅有霍尔这个嫌疑人,而且还有爱坨王子和爱琪公主两人,身为斯特丹公国的士兵,向王子和公主举剑,这不是造反又是什么?

    想到这里那些士兵脸上顿时变得苍白如雪,几个士兵甚至直接将手中wu qi丢在地上表示自己并没有这个意思。

    原本还想收拾一下这些士兵的霍尔看到爱坨大发神威之后不由诧异的看了一眼爱坨,他没有想到这个老同学这才多久没有见,竟然一下变得这么犀利,不愧是王子!

    看到那些士兵被镇住之后,爱坨心里暗暗松口气,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旁的霍尔却是开口了。

    “之前我不管你怎么对爱坨,因为我不知道也就算了,可是现在我知道了,爱坨王子是我的朋友,要是你在胆敢用这种不敬的语气和他说话,哪怕是当着南灿王子的面,我也敢收拾你!你信不信!”

    南灿闻言顿时一脸感激的看着霍尔,他和南灿的争斗随着上次的事件之后变得更加激烈起来。相他和南灿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储君之争,一般很少有人在没有明确之前久站队的。

    而霍尔竟然不顾及南灿王子的身份坚定站在自己一边,这怎么能不让爱坨感动。

    一旁的丽莎莎闻言看着霍尔的眼里都是笑意,她很满意霍尔的做法,这段时间来,要不是因为兽人的威胁在这,她早就对南灿那边的人发火了。

    维多利班似乎想说什么,不过他的脸因为泷望卡住脖子而变得通红,额头青筋冒出,双眼瞪大,很有一种要凸出来的感觉。

    霍尔说完这话之后撇了一眼要断气的维多利班,随后给了泷望一个眼神,泷望见状松开了维多利班的脖子,维多利班整个人顿时从空中直接掉在地上发出一声响声,随后一阵咳嗽声从他的嘴里发出。

    维多利班艰难的站起来,虽说脸上的红润稍稍消失,可是他的表情看起来比之前显得更加的难看,他一手扶住被泷望掐出血痕的脖子,一边用着嘶哑的声音说道。

    “南灿王子,咳咳…下官还有军务,请融下官通行!”

    维多利班的表现让霍尔等人稍稍有些意外,他竟然选择忍让退缩而不是作死反抗,看来能当上官的没有一个是白痴啊。

    不过越是这样,爱坨脸色就越不好看,霍尔倒是无所谓,这样的家伙,他要收拾还真不费事,而爱坨就不一样了。

    爱坨可是斯特丹公国王子,这并不代表着他以后就是斯特丹公国国王,他能不能登上这个位子还是一回事。

    维多利班这班忍让,这让爱坨对他多少有些刮目相看,不过这也代表了这个叫维多利班的家伙有些难缠。

    因为越是不叫的狗就越会咬人,爱坨以后还得防备这样的人,可是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看到爱坨点头,维多利班对爱坨行了个军礼,然后转头也不回的离开,那些士兵见状连忙带着囚车跟着离开这里。

    这里太危险,不是他们这些小兵能够待的。

    原本以为这事就这么结束,可是随着一个声音传来,霍尔再次叫住了维多利班得队伍。

    “站住!”

    这次不管是维多利班还是爱坨他们,都有些皱眉的看着霍尔,他们都不明白霍尔这次叫住他们要做什么。

    特别是维多利班,他已经选择暂时退缩,想着先完成这次的任务,有机会再收拾那个叫霍尔的人,虽说霍尔身边有一位至少是七等战力的怪物,可是他哥哥身边也有这种人,回头向他哥哥诉苦,以他哥哥对自己的照顾到时候一定会派人帮自己出这口气的。

    只是他还没有离开,竟然又被霍尔叫住,一时间维多利班心里火冒三丈,要不是知道自己这些人不是他们对手,他真的很想在这里就收拾他们。

    就在他回头想询问霍尔到底要做什么的时候,他的双眼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一幕似的,整个人都有些呆滞起来。

    只见霍尔竟然伸手握住囚车里面的一个猫族女孩的手,而里面那个天生胆小的猫族女孩竟然不怕霍尔,反而对着霍尔哭泣道。

    “哥哥,救救我,爷爷死了,父亲也死了,呜呜呜!”

    哥哥?

    天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到这一幕,大部分人都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一个猫族竟然称呼霍尔为哥哥?难道霍尔他是兽族?

    爱坨开始也被这个想法给吓到了,霍尔是兽族,那么以霍尔那神奇的召唤能力以及身边那些强大的帮手,要是不出动半圣级,人类这边可能很难zhi fu他。

    不过爱坨很快就否定这个想法,这个想法太不切实际,霍尔怎么可能是兽人!

    虽说爱坨否定这想法,可是维多利班却是眼前一亮,他觉得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一个猫族女孩称呼霍尔为哥哥,这难道还不说明霍尔这个人有问题么?

    现在又是人类个兽族大战的关键时期,有这个嫌疑的霍尔来到北方军事要地,这不是间谍是什么?

    想到这里维多利班突然觉得今天运气真不错,原本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报仇,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就有了。

    没有犹豫,维多利班突然拿出一个卷轴出来,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它撕碎,随后一阵魔力从这里传来,一个巨大的光芒突然升到空中爆裂开来,随着轰的一声过后,一朵血红色的大剑出现在比半空中。

    等爱坨发现这一幕之后顿时急了,他对着维多利班怒吼道。

    “你做什么?”

    一直没有说话的钢铁也脸色阴沉的看着维多利班用着他那巨大的嗓门说道。

    “维多利班,你这是准备把我们当成敌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