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讨公道

作品:《我真是召唤师

    第731章讨公道

    “霍尔,你够了!”

    摩根一直强忍着内心的怒火,在看到周围士兵都退下之后,他终于忍不住爆发起来。

    好在他知道霍尔身边有些一位实力不低于自己的高手,因此他只是准备动用魔法学院内院教务部部长的身份和霍尔说话,并不准备在动武。

    毕竟现在是和兽人战争的关键时刻,要是他受伤的话,最开心的一定是兽人。

    “别生气,摩根老师,我这不是在缓和一下刚才造成的紧张气氛嘛!”

    爱坨觉得霍尔这根本就不是缓和气氛,他这和火上加油没有什么区别。

    果不其然,看到霍尔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摩根气得胡须都有些颤抖起来。

    好在霍尔也知道适可而止这道理,在摩根还没有发飙之前,霍尔赶紧将一旁憋着脸色通红的诺西亚给请了出来。

    “摩根老师,请允许我隆重的介绍一位贵客!”说完霍尔不顾诺西亚的白眼,拉着诺西亚走了出来。

    原本还有些生气的摩根在看到来人之后,整个人顿时愣住了,因为他认出来,霍尔介绍的客人似乎是精灵族人。

    “摩根老师,这位是幽暗森林精灵族的诺西亚公主殿下!”

    果然!

    精灵族的标志性耳朵十分好认,只不过让摩根吃惊的是诺西亚的身份,幽暗森林精灵族公主身份不比在场任何一个人低。

    哪怕是他这个火凤帝国魔法学院内院的教务部部长,在听到诺西亚的身份之后,立刻收起怒容对着诺西亚行了一个法师礼仪。更不用说火凤帝国南方军团军团长特拉罗以及南灿等人了。

    诺西亚虽说白了没有和她打招呼就拉自己出来的霍尔,可是在被霍尔拉出来之后她还是一脸微笑的对着众人回了个精灵族礼仪。

    “见过摩根师,特拉罗将军,南灿王子!”

    见众人打过招呼之后,霍尔这才走过来看着南灿说道。

    “南灿王子,我要向你讨个公道!”

    什么?

    霍尔话音刚落,南灿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什么意思?向我讨公道?

    不仅是南灿不明白霍尔的意思,摩根几人也同样如此,估计在场的就只有泷望和暗三明白,霍尔这个家伙又要坑人了!

    “霍尔…我们好像很久没见了吧?你这话我怎么有些听不懂?”

    “听不懂没有关系,我给你慢慢说来!”霍尔不按常理出牌让南灿眼皮子直抽,他强行忍住怒意咬牙切齿开口说道。

    “那行,我倒是要听听霍尔你有什么要说的?”

    “行啊,不过我们一路赶来肚子有些饿了,要不我们边吃边说?”

    霍尔刚说完这话,爱坨等人脸色一黑,他们很想掩面告诉别人自己不认识他,而一旁的摩根更加直接,直接冷哼一声表示他心里不满,他实在是受不了霍尔这liu máng一般的语气,他已经想好回去之后要和院长说说开除这个丢魔法师脸的混蛋!要不是精灵族诺西亚公主也在,他就不光光只是冷哼一声了。

    见众人都没有理会自己,霍尔这才叹了口气说道。

    “那好吧,那我就长话短说说!还说是贵族了,一点礼貌都没有。”霍尔后面的话是自言自语,可是在场的人都是高手,因此这话都被他们听得一清二楚。

    摩根脸色黑的已经和锅底没有两样,而爱琪等人则是强行忍住笑容,哪怕是成天到晚一脸冷酷的费尔斯此时双手都紧紧的握紧,要是有人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指甲已经扣进了肉里,似乎他是在用疼痛抵抗住笑意,他们都担心自己要是笑出来,摩根会恼羞成怒对霍尔下手。没有看到特拉罗已经站在摩根身边一脸紧张看着摩根了么?

    估计他这个火凤帝国南方军团长心里也把霍尔这个家伙骂了几千次了吧。

    这丫的就是一个惹祸精!他甚至在想,既然霍尔这么能惹事,干脆直接把他丢去大草原让兽人头疼去,免得在这里祸害他们。

    见摩根真的要爆发了,霍尔也不敢在乱说话,赶紧将他离开斯特丹公国之后的情况说了起来。

    开始摩根还在生气中,并听不进霍尔说什么,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霍尔,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被教务部部长摩根这样盯着的人,绝对要倒霉。

    而南灿等人开始也是莫名其妙的听着霍尔讲故事,他不明白霍尔说这事和讨公道有什么关系,直到霍尔说道他东渡东海和人鱼族签订同盟合约,并且击败娜迦族两个军团以及拯救阿卡德公国和幽暗森林精灵族之后,在场的除了诺西亚和暗三他们知qing rén之外,所有人都用着目瞪口呆的表情看着霍尔。

    天啦!战神在上,我们听到了什么?

    远渡重洋去东海和被放逐的人鱼族签订同盟合约?(其实并没有,只是口头上的协议而已。)

    击败娜迦族第四军团拯救阿卡德公国?

    击败那家族第三军团拯救幽暗森林精灵族?

    帮助利吉帝国联合精灵族抵抗魔族大军?

    特别是当听到追杀魔族重要人物来到这里的时候,南灿心里顿时暗暗一惊。

    “难道霍尔这个混蛋已经知道主人逃到大草原了?”

    南灿的变化虽说十分小心,可是霍尔还是微微观察到一点,不过他并没有立刻指出来,反而在说完之后一脸委屈的看着脸色因为震惊变得十分精彩的摩根说道。

    “摩根老师,我是魔法学院内院的学员,你是我的老师,你说,我这一路来我容易吗?我一来到这里就是因为有点特别的爱好,竟然被南灿王子的手下诬陷我是奸细,我委屈!我不服!”

    霍尔后面这六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那模样仿佛是比看到六月飞雪的窦娥还要冤枉。

    真是让人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霍尔没有发现的是,他这ying di一般的表演背后,暗三表情都快扭曲起来,显然他是快憋到极限了,要不是他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笑出来会被霍尔收拾,他真的很想笑个三天三夜!

    “这个霍尔,真是坏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