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你的赌注不够

作品:《我真是召唤师

    “听说你最近很嚣张,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听到这话,周围的魔法学员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他们还以为钱宁会当着执法者的面动手,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老一套。

    为什么会说是老一套?

    精神殿的修炼,对于任何一位内院魔法学员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

    因此内院为了让学员努力学习,特地弄了一个排行出来,这个排行并不是单纯的排行。

    前十名都有一到三天不等的时间在精神殿高层修,可是精神殿高层消耗非常的大,因此没有人可以一直在最高层修炼,哪怕是钱宁,也不过是每个月有一天时间在高层修炼,其他的时间都在一至九层修炼。

    而这些修炼机会怎么来?熟悉钱宁的人都知道,都是通过打赌来的,因此那些人听到钱宁的话之后这才会有刚才那个反应。

    “钱宁又要故技重施了,希望这个叫霍尔的家伙不要上当才是,那可是精神殿高层一周修炼时间啊!”

    不过也有一些大概知道霍尔情况的人心里有不同想法“上当?呵呵,这个霍尔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们可是没有看到,昨天就连贝纳姆老师都拿霍尔没有什么办法,霍尔可不是软柿子啊!”

    “打赌?呵呵,我为什么要和你打赌?再说了,你有什么东西值得和我打赌?”

    霍尔的话非常的霸道,比钱宁还要霸道几分!

    钱宁闻言脸色顿时变得漆黑起来,他没有想到昨天师弟和自己说的不仅没有夸张,而且还远远不够!

    霍尔的确是一个嚣张至极的家伙!竟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不过一想到霍尔手中拥有精神殿高层修炼一周的时间,钱宁强行忍住了怒火。

    “赌注的东西我自然有,精神殿高层修炼两天的时间,加上九层修炼五天,八层修炼十天,七层修炼二十天的时间!不知道这些够不够赌注?”

    什么?!

    钱宁的话音刚落,周围的学员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对于他们来说,精神殿高层修炼是一种可望不可即的事,可是其余那些层面修炼他们还是有机会获得的。

    只不过像钱宁这样,一次性拿出这么多修炼时间,他们还是非常震惊的。

    “难道钱宁最近和很多人打赌么!否则他的时间是怎么来的?”

    不少人心里都有这么一个想法,不过他们却是只在心里猜测,根本不敢当着钱宁的面问。

    “噢?”霍尔有些奇怪的看了钱宁一眼,他一来这里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只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事竟然有人在这里等着他,他心里也在琢磨着要不要把着送shàng mén的东西拿下来,就在他思考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从一旁传来。

    “霍尔,你不能答应!他可是八等高级雷系魔法师,实力堪比九等初级魔法师!之前排行第八的学长就是被他击败的!”

    谁?!

    钱宁原本看着霍尔有些意动的表情时,心里顿时一喜,只是没有想到半路竟然杀出一个程咬金来给他搞破坏,顿时双眼冒出一阵雷芒盯着来人方向。

    “嗯?是你?”只是钱宁在看到来人之后,身上的怒火顿时收敛了一些,没有办法,虽说他是摩根的弟子,可要是他真的欺负眼前这个人,到时候劳伦斯可是会揍人的!

    “凯瑟琳学姐?”

    霍尔转头一看,发现来人正是一天不见的凯瑟琳,不仅如此,她身后还跟着一群熟人。

    贝蒂学姐,巴贝拉…

    原来这些人大多都是原来外院玫瑰会的学员,上次因为特殊的情况,进入内院的这些外院学员大多数都被收入了内院,可以说大部分人其实都应该感谢霍尔,毕竟上次魔法阵突然出现问题,这才会让内院做出这个决定,否则再来那么一下,优秀的学员都被送去血月大陆,那可就真是损失大了。

    “霍尔?真的是你?我开始还以为姐姐是在骗我,没有想到你真的回来了的!”说完的人是巴贝拉,这个家伙性格可是非常火爆,因此她没有理会众人差异的目光,径直走到霍尔身边拉着霍尔的手夸张的叫道。

    呃,霍尔嘴角有些抽搐的看着巴贝拉,在他印象中,自己好像和巴贝拉的关系没有那么好吧,这个家伙当初好像还专门针对自己似的。

    不过巴贝拉的下一句话让霍尔明白了原因。

    “谢谢你救了姐姐,现在你回来了,以后你就是我们玫瑰会的人,谁要是欺负你,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呃!

    霍尔闻言先是额头冒出一阵黑线,随后心里微微有些感动。

    贝蒂这个时候也上前一步看着霍尔笑道“霍尔学弟,欢迎你回来。”

    一些胆子大的玫瑰会女魔法师顿时上来你一言我我一句的说着,不少更加大胆的差点上来对霍尔上下其手,要不是看到一旁泷望一脸丑陋外加凶残模样,估计霍尔就要遭殃了。

    看着眼前这群家伙竟然没有把自己过当一回事,钱宁额头青筋暴露,片刻之后他实在忍不住这才低声怒吼道。

    “够了!”

    玫瑰会的众人闻言顿时一愣,她们这才发现原来那位以狂暴著称的钱宁学长还站在一旁,她们被钱宁呵斥之后吓得赶紧躲在了霍尔以及泷望身后。

    “凯瑟琳,这是我和霍尔的事,你在这里倒什么乱?还是说,霍尔你里只能待在女人的身后么?”

    钱宁的话很有挑衅性,一般的男人听到这话,估计哪怕知道是钱宁的计谋,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踩进去。

    凯瑟琳闻言顿时明白钱宁的邪恶用心,刚想提醒霍尔却是发现霍尔已经开口对着钱宁说道。

    “既然钱宁学长有这个爱好,那么我自然奉陪到底!不过…”

    原本听到霍尔同意的话后有些兴奋的钱宁突然听到这两个字,整个人顿时皱起了眉头。

    “不过什么?你怕了?”

    “怕?”霍尔似笑非笑的看着钱宁,在钱宁恼怒的目光中淡淡的说道。

    “我倒是怕你怕了!我只是觉你的赌注还是少了一些,嗯,对了,学分能够xià zhu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