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9章 我来好了

作品:《我真是召唤师

    第1326章我来好了

    “呃,你才回来?那你运气不错。”之前说话的那个附魔师闻言脸上不由露出一丝你运气好的表情,这让那个刚刚回来的附魔师更加的好奇起来。

    “嗯?你等等,我怎么觉得你这是话里有话啊。”

    “哎,不是针对你,我是羡慕你啊!”说完这话,他和身边的那个附魔师同时叹了口气,那模样让刚刚回来这位附魔师不由瞪大了眼睛。

    “呃,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这样说的没头没脑的,让我很是疑惑啊,为什么刚才你会这么说?这是什么意思?”

    “你只知道上交积分的事,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吧?”说着这个附魔师拿起一旁的酒喝了一口。

    “这不是废话么,我刚才不是说了,我只是知道上面要我们上交积分,可是具体的情况我并不情况,这不,今天就是来这里打听的么?”

    “哎,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羡慕你啊!你不知道啊,哪天…”

    随着这个附魔师一边喝酒一边绘声绘色的描述昨天发生的一幕,这个刚回来的附魔师整个过程都是瞪大着眼睛张大着嘴巴,仿佛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等这个附魔师说完这话之后,他整个人还处于震惊状态,久久不能平静。

    突然他猛的一挥手刚想说话,不过却是碰到了什么,随后一声女子的叫声以及一股液体顿时洒在他衣服上。

    “啊!”

    女子的叫声在这个大厅里显得十分的突兀,一时间大家都被这个声音给吸引过来。

    “嗯?你这个卑贱的侍女,竟然敢把我尊贵的魔法袍弄脏,混蛋!”

    在回过神之后,这个附魔师顿时勃然大怒。

    其实也怪这个侍女倒霉,以往要是遇到这个情况,他最多就是骂一句就算了,可是今时不同往日。

    今天他刚刚回来就接到要上交积分的命令,发布这个命令的人他自然不敢招惹,于是他就想打听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就在刚才得知这个事情真相之后,他顿时有些接受不了。

    什么时候一个新来的家伙竟然胆敢这么欺负他们这些老人,以往他也参与过欺负新人的事,只不过后来觉得没有意思,加上他还有很多附魔方案需要去早就,因此也就没有在意这回事。

    可是今天突然听到一个新人欺负他们老人,并且还要让他们上交积分后,他就有些不满起来。

    虽说他并没有见识过霍尔的强大,可是他觉得那些老人们都不起来反抗,这才是他最无法接受的事情!

    加上刚才那个侍女又是在这种时候打扰了她,因此他家决定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侍女才行。

    其实这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发泄对象罢了,就像刚才说的,就算是这个侍女倒霉吧!

    他并不傻,知道自己一个人人言轻微,他并不觉得自己闹起来的话会改变尼克劳斯和杜伦奇这两位的想法,而且很有可能他第一个跳出来后,会被霍尔给盯上并且教训,届时哪怕别人出来帮他说话甚至一起反抗霍尔,那么他也不会是受益最多的那位,因此思前想后,他觉得还是心里发泄一下,然后随波逐流罢了。而他现在需要的就是发泄行一下自己不满而已。

    “对不起大人,我立刻给您擦干净。”原本一脸惊恐的侍女在听到这话之后立刻过来道歉并且想帮这个附魔师清理一下魔法袍上的酒水。

    不过这个附魔师却没有给她这个理会,一股精神力突然爆发出来,一把将侍女给撞飞出去。

    “不要用你那肮脏的手碰我!你知不知道我这魔法袍有贵重!就算是杀了你也赔不起!”

    随着这个附魔师大声的呵斥整个大厅的人顿时都被这里发生的事给吸引住,一些同样是侍女的女子买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

    那个倒在地上的侍女是她们的同伴,她们有心想去帮忙求情,可是她们却又不敢。

    因为她们都知道,的最新呵呵附魔师是多么危险而且多么愚蠢的行为,她们一旦出去帮忙求情,很有可能会和这个女子一样,被附魔工会给踢出去,届时那就不是那么一个人的事,而是一家人的事。

    一时间这些侍女们都战战兢兢的,看着那个倒在地上受伤的侍女露出一脸担心的表情。

    “哎,小声点哈,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喂,说你了,快点给我弄好这个任务!”一个附魔师似乎见怪不怪,看到是这种小事之后,一脸淡漠的对着一旁的侍女说道。

    “啊,哦,好的,大人,我立刻给您bàn li。”那个侍女闻言连忙强打起精神并且一脸恭敬的说道。

    其他的附魔师和刚才那个附魔师的情况差不多,似乎一个侍女的死亡与否,和他们没有什么太大的干系。

    而之前和这个刚刚回来并且发怒的附魔师说过的那两个附魔师也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个跪在地上的侍女,一点都没有求情的想法。

    加上他们昨天心情的确也不好,被霍尔那个变态这么一弄,心情还能和往常一样有说有笑的,估计也就是那种没心没肺的家伙了。

    因此他们也乐的看这个附魔师的表演,最多就是当作打发时间罢了。

    “大人,求您饶了我吧,我错了,我立刻给您清理干净。”侍女不顾身上的疼痛,一脸悲哀的看着这附魔师求饶道。

    “哼?饶你?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误?”既然已经绝对发泄,难他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个侍女,他已经想好,一会就让工会吧这个侍女给踢出去,他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个侍女就会被人杀死,而且还是很残忍的杀死,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突然有一种激动的感觉。

    而就在他在享受这种感觉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不就是一点酒水么?这个要什么紧,洗洗不就好了?既然你不要她出手,那我来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