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世界是混账

作品:《你好,我是陈天灵

    只能怪自己太懦弱。</p>

    </p>

    没办法说服自己拼劲全力去靠近,也没有办法直接走开。我们在周围兜兜转转,尽力去避免去触碰那个禁忌。</p>

    </p>

    何让依旧会每天早上叫陈天灵一起上学校,路上去安静了许多。只有澄澄仍旧像以前一样,并不多心,照样说说闹闹,但是收到的回应却少了很多,敷衍了很多。</p>

    </p>

    澄澄好奇地盯着何让何苗以及陈天灵,歪着头说道:“你们好奇怪啊!”</p>

    </p>

    三人听到都是一惊,却极力掩饰起来,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多一样,更比平日多了许多亲密,只是短暂的亲密之后,却仍旧恢复了谦让的距离。</p>

    </p>

    是很奇怪。</p>

    </p>

    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陈天灵仍旧想不明白,却还是禁不住再次想起,摇一摇头,继续往前走去。</p>

    </p>

    大部分的人生没有轨迹,没有方向,我们却始终在前行,主动地或被逼无奈地。</p>

    </p>

    时间会解决一切问题。</p>

    </p>

    年少时最不屑的一句话,陈天灵却在年少的时光深有体会。毕竟我们太无可奈何。奈何太多人太晚体会到。</p>

    </p>

    澄澄看着他们莫名其妙的前所未有的亲密,更是诧异,更多的确实高兴。</p>

    </p>

    童年的友情太表面,所有的真实只有自己知道。</p>

    </p>

    在路口分离,澄澄高兴地蹦蹦跳跳地跑开了。看着她的背影,陈天灵突然有些内疚,不应该骗她的,然而……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p>

    </p>

    阳光洒下来,澄澄蹦跳在阳光里,逐渐模糊。</p>

    </p>

    陈天灵站在那里,不禁有些呆了。</p>

    </p>

    “陈天灵,你给我站起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竹兰愤怒地咆哮声音打破了陈天灵的神游。</p>

    </p>

    陈天灵站起来,一脸的莫名其妙,不知道李竹兰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到底在说什么。</p>

    </p>

    看着陈天灵的无辜的表情,李竹兰的声音更亮更尖了,“你傻了还是聋了,问你问题呢?!”</p>

    </p>

    所有的同学都扭头看着他,有人边看他边看她前面的女生,陈天灵感觉有些不舒服,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发现自己前面的女生正趴在桌子上哭。</p>

    </p>

    但是到底怎么回事,自己仍旧是不明白,刚才只顾望着窗外发呆,哪里知道这许多事情。</p>

    </p>

    “姚婷婷,别哭了,你说,到底怎么了?”</p>

    </p>

    陈天灵看见,自己前面趴在桌子上的女生终于停止了哭声,站了起来,啜泣地说道:“他们剪我头发!”边说边随便往后一指,然后又放声哭起来。</p>

    </p>

    陈天灵果然看见前面女生的辫子头发被人减掉了一小撮,现在有一个并不好看的缺口。收回目光的时候,却突然瞟到自己桌子上又些乱糟糟的头发。</p>

    </p>

    陈天灵有些心惊,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p>

    </p>

    李竹兰已经站到了他们旁边,“剪女生头发,反了你了,把手伸出来!”</p>

    </p>

    “不是我!我没有剪……”</p>

    </p>

    “不是你还能是谁,你桌子上是什么?!”李竹兰声音沉稳响亮,不再急躁,带着稳操胜券的骄傲。</p>

    </p>

    “真的不是我!”陈天灵着急地说道。</p>

    </p>

    李竹兰并不说话,只是俯视着他,想在看个傻子一样。</p>

    </p>

    陈天灵抬头看着李竹兰的眼睛,发现里面早已写满了结局,不由分说。脸上的委屈逐渐消失,慢慢平静下来,不带喜乐。</p>

    </p>

    看着陈天灵的表情,李竹兰拼命抑制着内心的狂喜,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古怪。</p>

    </p>

    “终于肯承认了?!把手伸出来!”李竹兰气定神闲,剩余的一切都只剩下了过场。</p>

    </p>

    长期的幼儿教育经验告诉她,小孩子的叛逆反抗只存在于最初的阶段,一旦在这个时候强势的把他们压制下来,剩余的便是长久的胜利,他们终将再腾不起一点浪花。</p>

    </p>

    陈天灵仍旧站在原地,没有反应。</p>

    </p>

    是时候给他最后一击了,彻底击垮他内心最后的防线和仅存的一丝犹豫!</p>

    </p>

    “快把手伸出来!”说着同时用教鞭在桌子上狠狠地敲了一下。</p>

    </p>

    陈天灵吓得一哆嗦,几乎本能地把手伸了出去。</p>

    </p>

    教鞭顺势急下,重重地敲击在手心上。火辣辣地疼痛从手心顺着手臂快速传递到脑海中,陈天灵拼命压下自己声音,身体却仍旧忍不住地颤抖,眼泪逐渐深润眼眶。</p>

    </p>

    一下之后,又是一下,比之前的更重更猛。</p>

    </p>

    陈天灵终于忍耐不住,闷哼出声。仿佛大坝上的一个缺口,整个喉咙的防线迅速溃败,如洪水决堤,但却仍旧苦苦支撑,螳臂当车,因此,便传出一阵阵断断续续的呜咽。</p>

    </p>

    嗓子哽的难受,泪水浸没眼睛,所有的一切都模糊了。</p>

    </p>

    听着自己尴尬难听的哭声,陈天灵一阵愤怒,所有的委屈不甘全部涌上来,充斥进脑海,红了眼球,脸上的抽泣冷静下来。</p>

    </p>

    手心中又传来剧痛,那股疼痛和愤怒在脑海中相互交织抵抗,终于慢慢使人变得疯狂。刚才的愤怒仍旧被理智压抑,现在加上疼痛的刺激,终于,暂时地把理智放到了一边。</p>

    </p>

    这个世界就是混账!</p>

    </p>

    所有的被压制的情感爆发开来,陈天晴,冷漠,李竹兰…………哈哈哈哈哈!疼痛使身体不受控制地偶尔抽搐,陈天灵的厌恶更加剧烈,对自己的深深的厌恶!</p>

    </p>

    李竹兰再次抬起教鞭,更加加速地落下来,狞笑的表情让人不寒而栗,整个教室恐惧的安静。</p>

    </p>

    所有人都安静地看着这一幕,偶尔传出的陈天灵的闷哼和控制不住的啜泣声,更加让这安静诡异。</p>

    </p>

    终于抓住机会了,终于让我抓住机会了,哈哈,李竹兰的脸上写满了疯狂的报复,所有的一切,被组委会强制干涉的恼怒,对陈天灵的深深的厌恶,她恐怕是最先疯狂的。</p>

    </p>

    何让坐在远处,后头看着这一切,李竹兰恐怖的表情,使他呆坐在原地,没有勇气站立起来。太强了,大人的力量终究不是小孩子能够应对的,陈天灵那么厉害,应该没有问题的吧。对吧,应该没有问题的吧?</p>

    </p>

    直到看到陈天灵满脸的泪水和努力压抑的哭声,心中仅存的那一点侥幸终于被击打地粉碎。教鞭的每一次下落,都像是直接抽打在放荡不羁的自以为是的自尊心上,血淋淋。</p>

    </p>

    何让只吓得呆掉了,低下头去,每一次教鞭击打手心的清脆声音,都使他一颤。</p>

    </p>

    教鞭加速下落,有些小孩已经没有勇气继续看下去,所谓杀鸡儆猴,可以说是效果显著了,对于现在这种走向,李竹兰很满意,心头的火气逐渐退了下来。</p>

    </p>

    让你厉害,你不是学武的吗?不是青榜选手吗?组委会不是很看重你吗?你能接下我这第四教鞭吗?</p>

    </p>

    一切都将伴着最后一声更加清脆的声响落下序幕,仿佛是乐章的最后一个乐章,升华。</p>

    </p>

    这一声却没有如期传来,只有教鞭快速划破空气的风声。一个不高明的演奏家,强行结束。最后一口高音没出来,却先漏了气。</p>

    </p>

    虎头蛇尾。</p>

    </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