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猪仔”

作品:《极品异能学生

    望着金灿灿的鸡翅和鸡腿,古月吃的不亦乐乎,吃的时候,古月已经不在乎她的形象了,小肚皮吃的鼓鼓的,大快朵颐。

    吃到最后,她还伸出粉嫩的小粉舌,一根一根舔着十指上的油渍。

    俏皮可爱的样子,给人以别样的you huo。

    林天在一旁看着,就要喷出鼻血来。

    她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食物,吃饱喝足之后,朝着林天笑了笑,而后,又拿出几张百元大钞。

    “嘻嘻,太好吃了,给我父母也带回去一些,他们也一定愿意吃的。”

    多好的女孩,即漂亮,又善良,还孝顺。

    林天刚想拿着钱,去点餐,门口,立刻出现了几十个人影。

    “砰!”

    一声巨响,店门,被一脚踹开。

    为首一人,带着一个皮手套,穿着一件风衣,还带着墨镜。

    他身后,跟着密密麻麻,大约一百多个人,这些都是墨镜男的小弟,手里都拿着刀。

    其中一个人,林天还很熟悉,正是那个光头。

    光头的眼光,怒目盯着林天,对着墨镜男,用ying yu大吼道,“大哥,就是他,就是他骗了我十万块,大哥,快帮我报仇。”

    新加坡,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通用的语言,有ying yu,马来语和华夏语。

    这个墨镜男子,鼻梁高耸,眼眶深陷,还带黄毛,一看,就不是华人。

    墨镜男盯着林天,用ying yu道,“小子,交出十万块,老子就放过你们。”

    说罢,他的眼神看见了古月,一愣,眼角,立刻涌现出一丝淫邪之色。

    古月吓得赶紧躲到林天的身后,足足一百多人,全都拿着刀,古月一个小女生,能不害怕吗?

    林天十分平静,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看见外面,匆匆忙忙,又跑进来一批人。

    他们也全都拿着刀,不过人数稍微少了一点,能七十多人。

    为首一个人,拿着kǎn dāo,穿着一身黑衣,不过黄皮肤,一看就是一个华人。

    他们一群人齐齐站在了林天和古月的前方,拦住墨镜男。

    “胡三,咱们各有分工,这块地盘,属于我的,你把大批人手带进来,难道是想要吞并我们吗?”

    墨镜男,叫胡三,黑衣男,叫马四,他们两个,是这一片的地头蛇,手里各有百十来人,平常靠着收租和一些地下买卖赚点钱,相对来说,胡三,要强一些。

    胡三道,“马四,这件事情,我劝你不要管,这小子,骗了我兄弟十万块,这个仇,我必须得报。”

    马上转了转头,盯着林天。

    林天站了出来,道,“买卖,自古以来,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如今,我把货给你了,你把钱给我了,这笔买卖,就算是成了。”

    “放屁。”

    光头男,在后面大吼道。

    他掏出来一根针,对着林天吼道,“小子,你竟然敢骗我,这根破针,一文不值,竟敢卖了我十万块,把钱还给我,这件事情,我既往不咎。”

    林天道,“买卖,有买才有卖,你要不是主动来买,我又为什么会卖,如今,你为什么说我骗你。”

    “这……!”

    光头一时之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那个时候,他明明看见,这根针斩断了bi shou,但是等他拿回去一试,他才知道,这根破针,屁用没有。

    不过他知道,虽然林天骗了他,但这件事情是他理亏,即使有理,也说不出来。

    他对着胡三道,“大哥,别跟他废话,灭了他,这是咱们的地盘,容不得一些华人,在这里嚣张跋扈。”

    马四听后,一阵怒气,“玛德,华人怎么了,这条街上的华人,老子罩着,你他么动一个试一试。”

    这条街上,分为两派,一个是新加坡本地人,另外一个就是来新加坡打工的华人。

    新加坡是亚洲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被誉为“亚洲四小龙”之一,起经济模式,被称为“国家资本主义”,根据2014年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名报告,新加坡是继纽约,伦敦,香港之后的第四大国际金融中心,也是亚洲最重要的fu wu和航运中心之一。

    这些数字表明,新加坡,很有钱。

    所有,有很多华人,抱着赚钱的美梦,想来新加坡闯一闯。

    但是事实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华人来到新加坡,都只能干一些保洁员,fu wu员,工地苦力等等最累,赚的最少的活,所以,本地的新加坡人,极其看不起来务工的华人,他们对华人多加打压和轻蔑,并且给打工的华人起了一个非常具有侮辱性的名字。

    “猪仔!”

    卑贱之意。

    由此,这条街道化为两个区域,一个是新加坡人,一个是华人,新加坡人,有胡三给他们撑腰,华人,有马四给他们撑腰。

    胡三用刀指着马四,说道,“马四,老子很久之前就看你不顺眼了,你他么算个什么东西,华夏国混不下去,跑这里装大哥来了,老子他么告诉你,这里是新加坡,老子的地盘,你们华人在这里,就是猪仔,最卑贱之人。”

    马四怒气冲天,也拿刀指着胡三,“你玛德,老子们,也是有尊严的,我华夏泱泱大国,还会怕你们这点弹丸之地,来呀,不服一战,老子还他么怕你不成!”

    马四手下,所有人的刀,全都抽出来了,他们都是华夏人,被人当面辱骂,全都怒气冲天。

    “哈哈哈哈……!”

    胡三哈哈大笑,从怀中,慢慢取出来一只shou qiāng。

    shou qiāng!

    马四一惊,没想到,胡三连shou qiāng都能弄到。

    胡三将shou qiāng对准马四。

    “马四,老子能弄到shou qiāng,但是你弄不到,这就是人与猪仔的区别,你跟我斗了这么些时间,屡屡坏我好事,现在,也该还点利息了。”

    而后,他又将shou qiāng对准林天,道,“小子,只怪你有眼无珠,老子的小弟,你也敢碰,不过你身旁的那个女人不错,玩起来一定很爽。”

    “兄弟们,把那个女人给我留下,其余人,杀无赦!”

    而后,他将枪口,缓缓的对准了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