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作品:《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岸边魔确实不知百变星君的存在,可他也炼化了一部分小苦海,而非全部。现在,小苦海没入桑田之下,他虽觉微诧,可还是接受了事实。“佛王留下来的生命之海,当真不凡。可惜,九禅皇死得早,在他涅槃之前,我要是用魔爪剜出他的生命之海,不知能否化为另外一个小苦海。”岸边魔心思诡谲,而且他还在算计无边佛。

    无边佛已经从天上坠下,僧衣上全是尘泥。然而尘泥非红尘,并无大碍。要命的是他灵台上缠绕的魔念。开始时,只有一缕魔念,可是魔念分出无数细稍,已将无边佛的灵台覆盖了。

    佛门众僧,灵台本该清净无一物。可如今,无边佛受到魔念的袭扰,直呼痛苦。刷!刷!刷!如碧玉盘的莲叶散出一道道绿光,将无边佛照定。那莲叶是岸边魔祭出去的,为了达成己愿,也为了渡佛为魔。

    三尊九禅皇的佛像,不住冷笑,左边的那尊佛像觑定莲叶,道了一声:“魔池中长出的罪恶莲叶,你也敢用它来盛放斩怨莲台。”

    蓦地,左边的佛像大手张开,五指如柱,轰然崩塌,砸向绿色的莲叶,要将其毁掉。岸边魔在禅皇面前逞魔威,已是对曾经的千佛山之主的蔑视。九禅皇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

    “嗯?”

    岸边魔忽地望向下方的桑田,“那里面藏着什么东西。哈,在我的眼皮底下,也敢献丑。”他不由大怒,一脚踏下,登时,魔焰滚滚,犹如黑色的江水,浩荡涌下,似将千里桑田都给吞噬掉。

    而躲在桑田之中的那人最终还是放弃了,不再搜寻紫色的桑叶。相传,第七佛王曾经得到一枚天蚕的蚕茧,并将茧子藏在一片紫色的桑叶之下,等待着其孵化而出。可是佛王已死,天蚕之茧也不知所踪。

    千佛山,有心人很多,有心的佛更多。有佛想得到天蚕的蚕茧,将其孵化或者炼化,若能孵化,并与其缔结契约,让天蚕成为他的契约兽,那他在千佛山的地位将会再次增高,再不济,将蚕茧炼化,亦能成为一件异宝,可号令无数蚕族。就是悲喜蚕再生,她也不能反抗天蚕的意志。

    天蚕有两种,一种是天生的,还有一种是后天修成的。像是悲喜蚕,她经过苦修,斩断情缘,亦能成为天蚕。显然,第七佛王得到的蚕茧非同寻常,他的眼界之高,若给先天之蚕留下的,他怎会待在身边。

    “看来还有胆小鬼也来到了小苦海。”岸边魔笑道,“九禅皇啊,你教出来的弟子,其中也有很多败类啊。我敢说,孤身闯入小苦海的那尊佛,他和你也有关联。若非如此,他怎会知道小苦海的来历。桑田,他在桑田中寻找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中间的那尊九禅皇的佛像,他可号令另外两尊佛像,听闻岸边魔在大声嘲笑他们,佛像即道:“桑田中有一片紫色的叶子,据说,佛王收集来的天蚕之茧就放在紫色的桑叶之下。”

    “如此珍贵的信息,你真会告诉我,我可是魔啊。”岸边魔笑道。

    “告诉你也无妨。桑田都是你召唤出来的,兴许你能更快地找出那片桑叶。”中间的那尊九禅皇的佛像忽道。

    “我找到之后,你就会杀掉我,坐收渔翁之利。”岸边魔又道,“我明白了,你肯定也在小苦海中搜寻过,可无功而返。哈哈哈,滑稽啊,高高在上的九禅皇,也有你做不到的事情。”

    “天蚕非同一般,就算是它的茧子,历经数千年也不会腐烂,而且还有可能孵化出新的天蚕。”九禅皇的佛像又道。

    远处,百变星君与天真小僧意见不合,还在争辩,他们当然也听到了禅皇与岸边魔的对话。天真小僧即道:“是你将紫色的桑叶与天蚕蚕茧收起来了吗。”

    “从未见过。”百变星君断然道,“如果佛王真的将天蚕的蚕茧放在小苦海之中,肯定瞒不过我的。”

    “那你认为九禅皇会说谎?他说天蚕的蚕茧在小苦海里,就一定在这里。星君,你何苦隐瞒我,我又不会向你求取天蚕。它对我并无任何用处。”天真小僧嘲笑道,他认定小苦海的器灵藏起来了蚕茧与那片紫色的桑叶,也难怪九禅皇与岸边魔都寻不到。

    天地可鉴,百变星君还真没将天蚕的蚕茧藏起来。“我们与其在这里争辩不存在的天蚕与桑叶,还不如更实际些。小和尚,你不是我的对手。”

    “哦,我们之间的立场已经变了,连合作伙伴都不说了,而是命令与被命令的关系。”天真小僧不悦道,他在找机会,试图离开百变星君,此人太危险,和他合作,无异于向虎谋皮。

    忽然,百变星君怒道:“岸边魔,他又想让小苦海从地下回到地上,再次覆盖桑田。”

    “你的工作来了。”天真小僧道,“为了不让他怀疑,我劝你最好按照他想的去做。星君,你还在等什么。”

    “我在等你的回答!”倏然间,百变星君一掌按下,再次抓住天真小僧的脑袋,只是这次他不打算放手了,一切都由不得小和尚了,“佛王除了将他的生命之海化为千佛山的小苦海之外,他还有一道怨气与佛王之气留在此间。”

    “佛王的怨气与无上王气?”天真小僧道,“星君,不可迫我……”

    “如何,你想死在我面前吗。”百变星君冷笑道,“你尽管尝试,只要你敢死,我就能救活你。你死多少次,我救你多少次。除非能得到九禅皇的那门大神通。”

    “佛王留下的东西,难道还不不得禅皇?”天真小僧忽问,他说自我了断,并非本愿,而是在向百变星君施压。可是不管用啊,因为小苦海的器灵一副志在必得的嚣张样子,而且他还提到了第七佛王的一道怨气以及佛气。

    难道除了小苦海之外,佛王的怨气与佛气也被这魔头收走了。天真小僧怀疑道。

    百变星君像是看穿了天真小僧的想法,他道:“你认为我们为什么能躲在这里,而不被九禅皇的三尊佛像以及无边佛、岸边魔发现。”

    “因为第七佛王的缘故吗。”天真小僧道。

    呼!

    百变星君大袖一拂,两只瓷盘飞了出去,一只盘子是黑色的,而另外一只则是白色的。两只瓷盘之中都悬浮着一团佛光。可仔细辨认,还是能看出那两团佛光还是有差别的。

    白瓷盘中的那团佛光,像是能将冬雪融去,化为春江之水。而黑瓷盘中的佛光,冷森森的,就连盘子外面也结了一层厚厚的霜。

    “佛王的怨气与佛气都在两只瓷盘之中。”百变星君笑道,“有它们在,我方能控制小苦海。”

    陡然间,百变星君抓着天真小僧的头皮,让他转过头,正视两只瓷盘。“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说是白瓷盘里的佛光包裹着佛王的怨气,还是黑瓷盘里的?”

    如此简单的问题,有必要回答吗。天真小僧不屑想道。“等等,简单?明显的,白瓷盘里的佛光更加温和……难道反了吗。”天真僧也难以决定。

    “你答不出来的。”

    “因为你看起来呆呆的样子。”

    两道很脆的声音响起,倏然之间,两团佛光散尽,佛王的怨气与佛气化为两尾鲤鱼,一个是白鲤鱼,另一个是黑鲤鱼。白色的鲤鱼待在黑瓷盘中,黑鲤鱼待在白瓷盘之中。它们像是在品评天真小僧,鱼眼都不带眨动的。

    百变星君笑道:“两只鲤鱼其实是一只。”

    “一只?”天真小僧疑惑道。明明是两只,为何偏说是一只。

    “所以我才说你笨笨的。”白鲤鱼嗤笑道。

    “嗯,他很蠢,而且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黑鲤鱼道。

    “过来。”百变星君左手忽地张开,摄来两只鲤鱼,并用手背托起它们。“我说小苦海在桑田之下,其实是骗你的。”星君又道。

    “无妨。”天真小僧道。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相信。

    呼!呼!黑色的瓷盘,白色的瓷盘,怒旋而来,百变星君的头颅裂开,蓬的一声,一团星辉迸涌而起,裹住了两只瓷盘,将它们收走了。

    天真小僧也是无语了,忖道,你就不能用些正常的法子收起盘子。好好的接住盘子,成为其中的大侠不好吗。

    黑鲤鱼、白鲤鱼见到星君摄走盘子,不由大喜,它们吐出一串串水泡。

    “啊!”见到水泡的瞬间,天真小僧就明白了,原来小苦海在两只鲤鱼的肚子之中。不是没入桑田之下,是被鲤鱼喝尽了。

    “枉我之前夸你聪明。都提示那么明显了,你才看出答案来。”百变星君道,“这两只鲤鱼正是由第七佛王的一道怨气与佛气所化,每条鱼的肚子里有一半的苦海之水。”

    “你们三个……”天真小僧忽觉希望么渺茫,他如何才能逃走。且不说星君厉害,就是两只鲤鱼,也够他对付的了,它们能喝掉小苦海之水,当然也能吃掉他。

    “我们还是继续谈合作吧。”百变星君道,“你我还是平等的,我们之间的合作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啊。哈哈哈哈。”星君大笑,可他的笑声之中,尽是讽刺。对等,不存在的。

    “你为什么非要得到九禅皇留下来的那道大神通。”天真小僧问。

    “不是我想得到,而是这个孩子想得到。”百变星君道,他指的是白黑两只鲤鱼,而且坚持认为它们是一条鲤鱼。

    “千佛山的和尚们,死了就死了吧,还不消停。”天真小僧哼道,“先有佛王,后有禅皇,都是乖戾角色。”

    “见到了它们,你也该死心了。”百变星君道,“只有你能将禅皇的神通所化的余下六尊佛像引出来。去吧,按照我的交易条件去做。”

    可我们没达成任何交易。天真小僧心道。然而,到了这种地步,再讲那些无意义的话,只会激怒百变星君与两条鲤鱼。

    “不知道之前躲在桑田里的是哪一尊佛。”天真小僧心道。他也在留意那边,三尊佛像与无边佛、岸边魔都未找出再度藏起来的佛。

    岸边魔大笑:“好。你最好躲起来,若被我寻到,你想死都难。”

    九禅皇的佛像亦道:“寂灭徒儿,你失职了。千佛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懈怠了。问罪呢,他难道不知。”

    岸边魔道:“你的几个好徒儿没有一盏省油的灯啊。九禅皇,快将另外六尊佛像召唤出来吧,我一并解决你们。”

    那佛像笑道:“孽徒,你我师徒一场,我还不了解你吗。”

    呼!

    中间的佛像,大手一招,抓来斩怨莲台。莲台已被他的佛气净化了,再次恢复了原本的清圣之相。

    轰隆一声,九禅皇的佛像掷出手中的斩怨之莲,投向桑田。因为他找到了隐藏的佛。“就由贫僧代替寂灭如来清理门户。”佛像冷喝道。

    莲台在飞出的过程当中,越旋越疾,而且像是一座莲山,轰然镇下,方圆千里内的桑田都被它轰为齑粉,倏然荡开,抛向高空。遽然间,一道遁光斜里冲出,堪堪避开莲台,飞遁而去。而且那尊佛也没使用千佛山的禅功佛法。

    刷刷!岸边魔右掌如刀,劈出两道黑色的长流,斩向疾遁的那尊佛。“给我下来吧,我们谈一谈,不知你又是千佛中的哪一尊。不得不说,你很有胆识,敢孤身前来,寻觅佛王留下的天蚕蚕茧。”

    “痛啊!”无边佛忽然冲天飞起,僧袍遽地荡开,像是巨大的皮球,嘭的一声,撞在慌不择路的佛身上。

    “啊!”那尊不愿让人看清他真面目的佛失声道,他的护体禅光也被撕开了。纵是有千百个不愿,他还是与岸边魔、无边佛、禅皇的佛像等人见面了。

    “是你。”岸边魔惊讶道。

    “师弟,你怎会来此。”无边佛怒道,“没有主持的手谕,谁允许你闯进来的。”

    “寂灭如来的手谕?”那尊佛笑道,“他凭什么命令我,就因为他是千佛山的主持吗,师尊!”

    “洗心!怎会是你。”便是九禅皇,也觉诧异。他没想到来人是洗心僧,不,他现在是佛了,是为洗心佛。

    洗心在九禅皇的众多弟子之中,最是循规蹈矩,不要太老实。可最老实的徒弟,如今竟以最荒诞的方式和禅皇的神通所化的佛像相见。

    “师尊,你说我能来小苦海吗。”洗心佛再问。

    “你的心已经蒙尘了,为何不洗。”九禅皇的佛像悲伤道,“你忘了自己名字的来历吗。徒儿!”

    “师尊,我更想让你与诸位师兄弟忘了自己的来历啊!可你们忘了吗,没有。”洗心佛大笑,“你更过分,再收服我之后,为我取名洗心,分明是在提醒我不可忘了自己的出身。你让我洗心,让我革面!”洗心佛怒道。

    “不,贫僧绝没那意思。”九禅皇的佛像叹息道,他再次召回斩怨莲台,本是他赐给忘我僧的,可忘我僧成了岸边魔,彻底忘掉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