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二十三、都是手机的毛病

作品:《最佳恶毒女配

    毫无预兆地惊醒。

    头痛欲裂。

    透过指缝望出去,是完全陌生的环境。

    不是他最近的住处。

    被子里的自己,外套不见,领带不见,手表不见,衬衫最上头的纽扣被解开两颗。

    钱包手表手机找到了,就规整地放在床头柜上。

    窗户被打开,萧瑟的冷风正往里吹。空气中隐约有点奇怪的味道。

    烟味

    但不是他抽得那款。

    昨天……

    他昨天喝了不少酒,在还有点意识的情况下来找了枕溪。

    他进了房间。

    当时枕溪在抽烟,空气中的味道。

    和现在残留的烟味相似。

    之后好像有争执。

    又吵架了。

    之后……

    想不起来。

    枕溪好像说过她胃疼。

    再然后……

    该死,什么都想不起来。

    云岫按住快要爆炸的脑袋,给不知关机了多长时间的手机充电。

    上百条信息和未接来电蜂拥而至,基本来自岑染,质问他昨晚的下落。

    少量来自李快和工作伙伴,说合同和生意。

    枕溪。

    什么都没有。

    如果不是看到酒店写给她的欢迎函放在桌上,他会以为自己昨晚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

    这是她的房间没错。

    人呢。

    李河说她今天清晨的飞机,这会儿已经回到国内。

    就这样,干脆利落地走了。

    自己昨晚跟她说了什么。

    见鬼,完全想不起来。

    给李快打电话,让他送身干净衣服过来。

    “岑小姐在你房间等了你一整夜。”

    “我昨天穿得衣服,买套一模一样送来。”

    “我不记得你昨天穿得什么。”

    挂了电话,只觉得脑袋愈发疼痛。

    房间电话响,那边早安问候,说加急送洗的衣服已经洗好,是否现在给他送来。

    他的外套,领带,全新的衬衣和西裤。

    服务生抱歉地说,已经第一时间联系到品牌商,他们紧急送来还是比预定时间晚,没来得及清洗。

    他说没关系。

    和他身上同品牌同款式同型号同颜色的衬衣西裤,只是没有酒精和女性香烟的味道。

    他是该感谢枕溪的体贴,还是感谢自己这整身的名牌容易在东京这样的城市进行复制。

    房门再一次被敲响,服务生送来了早餐和醒酒药。

    他问这是谁的安排。

    这间房子的住客。

    他问是不是年轻的女孩。

    服务生抱歉,说写下备注的工作人员已经下班,她们无从得知。

    枕溪不会说日语,但英文不错。

    潘越的英文。

    也不错。

    洗漱,洗去身上的酒精和烟味,换上干净整洁的衣服,从房间出去,和等在行政酒廊的李快碰面。

    “你昨晚去了哪里,岑小姐找了你一整晚。”

    “她找我做什么。”

    “你就这样消无声息地不见人影,电话也无法接通。如果你今早还不出现,她就会要报警。”

    “多此一举。”

    云岫把手里纸袋给他,交待:“邮回国去。”

    “要送洗吗?”

    “不用。”

    ……

    刷开房门,坐在沙发上的人就跳了起来。

    “你昨晚去了哪里?”

    “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走到哪里,随便找了一家24小时营业便利店坐了一整晚。”

    “喝酒了?”

    “没有。”

    女人不信,走到他面前抱住他,把脸埋在他胸前,细嗅他身上的味道。

    他推开她。

    “有洗衣液的香味。”

    他笑。从冰箱里拿出了一水,再三确认未曾开封过。

    “为什么不接电话。”

    “手机没电。”

    “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你知不知道我发了疯似得找了你一整晚?”

    女人开始哭,声泪俱下。

    一点不好看。

    “去哪里是我的自由,我没有要向任何人交待的义务。”

    “任何人?我也算是任何人?”

    “除非你不是人。现在,请你从我房间出去,我要休息。”

    “我不走,我就在这里。”

    女人哭着摇头,“我真害怕,我以为你离开了。”

    “离开?”

    他笑,“我要去哪。”

    “回你原来的地方。”

    女人小心地打量他,“你一直都想回去。”

    他还是笑。

    “早就回不去。不可能回得去。”

    ……

    女人说什么都不肯走,他实在疲倦,把卧室门关上,再三警告不要打扰到他休息。

    躺在床上,倒是没有睡意。

    打开微博随意看,枕溪确实已经回国,粉丝发得全是她的机场路透。

    棒球帽,口罩,墨镜。

    只有手掌部分能看出是个人的样子。

    就这样,她粉丝还是举着长枪短炮,拍了有几百张照片。

    一张能看的没有。

    通话模式出现在手机界面。

    枕溪两个字刺眼地戳在上面。

    打过去了要说什么。

    昨天……

    枕溪的性子,肯定不会接。或者,他已经和她的私生饭一起躺在了她的黑名单里。

    真是手滑。

    只响了一声,他就挂了。

    看来没进黑名单,也有可能是还未来得及。

    突然的震动响起,又是刺眼的枕溪二字戳在上面。

    为什么把手机设计成这样。

    接听电话的按钮要在最便利的右边位置。

    “你好。”

    “什么事。”那边问。

    “什么。”

    “打电话找我什么事?”

    “没有这样的事。”

    “那是电话自动拨号?还是你住的灵异房间闹鬼了?”

    “什么事。”

    “什么?”

    “打电话给我什么事。”

    那边凝滞了几秒,磨牙的声音响起。

    “你脑子有病吧。赚那么多钱不会花?脑子坏了医脑子。手机坏了换手机。”

    电话挂了。

    他盯着电话看了几秒钟,准备关机睡觉。

    电话又震动,还是枕溪。

    这是对方主动打来的,不关他的事。

    “账号多少?”

    “邮箱。”

    电话又挂了。

    几秒后,他用于办公的聊天软件收到了一条好友添加信息。

    用户名:周扒皮旗下的头号大将

    头像是财神。

    他这边通过请求,那边就发来一个红包。

    拆开,数额不小。

    “什么意思。”

    “给你钱,治脑子。”

    “不需要,谢谢。”

    “那就拿去买支新手机。怎么,您很穷吗?上次被我踢坏的手机又捡回来用了?”

    “没有。”

    “没有为什么会自动拨号?还是说您真撞鬼了。我就说吧,亏心事少做一些,夜路走多了,总会撞鬼的。”

    “没有。”

    对方发过来一张图片,一只被掐住脖子的唐老鸭。

    “什么意思。”

    “死鸭子,嘴硬!”

    ……

    枕溪关上手机,跟一直斜眼打量她的潘姐撞了个正着。

    “您能别这么看我成么?我害怕。”

    “为什么害怕?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又是这句话。

    “是,我坦坦荡荡,什么都不怕。”

    “你坦坦荡荡?”潘姐嗤笑,“那你解释给我听,云岫今早为什么会在你房间里。”

    “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他一男的,你一女的,你们同为娱乐圈中人,他还是你老板。”

    “他昨晚喝多了耍酒疯走错门来着。”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占了我的床把我撵到沙发,一觉睡到大天亮。”

    “只是这样?”

    “不然呢?”枕溪笑,“他那样的,我一人能打仨。”

    “云总很帅吧。”潘姐吊着眉梢,“年纪轻,又多金,不知有多少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往上扑。”

    “我可不是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潘姐斜眼看她。

    “老子是天王巨星,才不是什么年轻漂亮见钱眼开的小姑娘。再说了,我用得着倒贴他?他现在还靠我赚钱养着呢。”

    “你牛!”潘姐竖大拇指,“我本来还以为你会被哪个细皮嫩肉的小白脸偶像给哄骗走。你挺牛,跟自己老板混去了一处。”

    “说了不是你想得那样。我又不瞎,云岫他有什么?无非就是长得帅有点钱智商高年纪轻,除了这个,他还有什么!”

    “有这些了,还要啥自行车?”

    枕溪叹气,“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哪有那胆子,岑小姐还不活剥了我。”

    “你知道就好。”

    “反正我不喜欢他。”

    “那他呢?”

    潘姐就那么顺嘴接了一句话,没想到枕溪真的会回答。

    “他喜不喜欢我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像我这样的,喜欢我不是很正常?”

    “为什么喜欢你就是很正常?”

    “你看我现在,全是女粉丝,说一句少女大统领不为过吧。连女孩儿都喜欢我,你看……”

    “你也没几个男粉丝问题是。”

    “扎心了啊。”

    枕溪板着脸不高兴。

    “像我这样美貌和才华俱佳,上得了舞台跳舞,下得了街头打架。心地善良能文能舞,会赚钱会读书,智商情商全都在线的女孩子,这世上也没几个了。”

    枕溪咳嗽几声,接着说:“反观他云岫,像他这种条件的款爷是不是一抓一大把?且,他现在还不是名副其实的款爷,他还要跟人争家产,一不小心,款爷变乞丐。你说,我看不上他是不是应该?”

    枕溪掰着指头说给潘姐听,“还有,他只有个高中文凭,是不是没有文化?”

    “人家是某知名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怎么就高中文凭了?”

    那是造假的,枕溪想说。

    事实上,他云岫就是个高中肄业,没有文化,手上有点钱,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人赶出家门的,那么一个富几代。

    她枕溪,可是本本分分读书创业的自营者富一代。

    怎么比?

    比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