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不和他们玩,我们自己玩

作品:《温太太,不嫁何撩!

    该赔她点什么好?

    挂了手机,温瑾安在很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返身回到大班椅上坐下,他拿过刚才没有看完的文件继续。

    没过多久,总裁办门被敲响。

    “咚咚。”

    “进来。”

    靳怀夏推门进来,恭敬说道:“总裁,有客到。”

    抬眸,温瑾安看向她,“谁?”

    “范景隽。”

    听靳怀夏说完这个名字,温瑾安重瞳一紧。

    苏瓷先前还说他在她那里,估计是从那边出来就直接往他这里来了。

    虽然苏瓷说这件事她来解决,他也默认了。

    但既然对方主动找上门,他就没有把事情往外推的道理。

    而且说到底,这事情由他而起。

    解铃还须系铃人。

    “请他进来。”

    “是。”

    靳怀夏颔首出去后,很快请了范景隽进来。

    修长的双手交叠放在桌上,温瑾安端坐在椅子上,看着进来的男人。

    范景隽嘴角含着浅浅笑意,从进门的那刻起,视线就没有从他身上移开过。

    或许是因为,那层窗户纸已经捅破了,他便更加肆无忌惮。

    范景隽身后,靳怀夏等着温瑾安的吩咐。

    “怀夏,你先出去。”

    没有让她送咖啡或者水进来的吩咐,那就证明,这人是不受欢迎的。

    靳怀夏应声,转身关门出去了。

    瞥了眼关闭的门,范景隽笑着说:“温总不欢迎我?连杯咖啡都这么吝啬吗?”

    温瑾安并不接他这话。

    范景隽耸耸肩,自讨没趣,可是也不恼,径自走到沙发上坐下来。

    “上次,我没来得及跟温总叙旧。”

    他话落,这次,温瑾安总算是开口了。

    “我和你,无旧可叙。”

    “哦?”挑眉,范景隽叹息,“瑾安,你这样说,我会伤心。”

    他一个男人,说这样矫揉造作的话,让温瑾安轻蹙眉心,眼底闪过一丝轻恶。

    这一丝轻恶没有逃过范景隽的眼。

    蓦然,他想到苏瓷的话。

    他们不属于一个世界。

    不!

    苏瓷胡说。

    他们就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会证明这一点的。

    “无旧可叙么?”轻声呢喃,范景隽看着温瑾安的眼神变得痴然,“你忘了四年前的不夜城了?那个时候我们……”

    “那时,”打断范景隽的话,温瑾安沉声说:“我未曾当真,抱歉。”

    “什么?”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范景隽双手握紧成拳,冷笑:“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未曾当真?你明明……你是说,你耍我的?”

    “抱歉。”

    “呵!”嘲讽一笑,范景隽站起身,“温瑾安,你比我想象中更懦弱。”

    温瑾安拧眉,面露不悦。

    若不是心里觉得有愧,他也不会在这里和他讲这些话。

    “你只不过不敢承认自己。”

    “……”

    “瑾安,其实没那么难,只要我们……”

    “范总。”站起身,温瑾安从办公桌后走出来,走到范景隽身前。

    他顷刻间靠近,让范景隽无端心口狂跳。

    看着近在咫尺,想了这么多年的人,他呼吸都急促起来。

    四年。

    他没有一天忘记他。

    只是,不敢来找他。

    他身后也有范家。

    在他的地位没有稳固的时候,他不能轻举妄动。

    可是,当他好不容易有能力站在他面前的时候。

    却被告诉,这一切都是一厢情愿。

    这要他怎么接受?

    “当年的事,我很抱歉。除了抱歉,我与你无话可说。”

    “温瑾安!”范景隽激动之下,伸手握住温瑾安的手臂,“你不能!你不能这样!”

    剑眉一凛,温瑾安看着他握着自己手臂的手,重瞳冷却温度。

    “范总,放手。”

    四个字,足够震慑。

    范景隽慌张中放开,退后两步,“我,我……”

    是因为苏瓷!

    都是因为苏瓷!

    如果没有那个女人,温瑾安不会这样对他。

    眸色闪过狠色。

    “瑾安,刚才是我太激动了。”范景隽又恢复了那个翩翩公子的形象。

    那是温瑾安对外,最常见的一种形态。

    他学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那是他曾经对着镜子,经过无数次反复练习的结果,不会有错。

    范景隽自信,他就连温瑾安微笑的弧度都能模仿的不差分毫。

    他这么,爱他。

    他怎么可以不和他在一起呢?

    他们才是最合适的。

    “你还要忙吧,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了。”

    范景隽不像是轻易放弃的人。

    而他此时的态度,绝对有问题。

    不管是不是自己想多了,警告是必要。

    在他转身往门口走的时候,温瑾安沉冷的男声自身后传来:“不要动她,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脚步一顿,范景隽冷笑。

    转头看他的一瞬,又很好的隐藏干净,“什么?我会动谁?瑾安,你想多了。”

    “最好是。”

    “嗯,我先走了。”

    开门,关门。

    温瑾安捏着眉心,心生疲惫。

    总裁办外。

    在温瑾安看不见的地方,范景隽终于可以露出真正的表情。

    浓浓的恨意。

    她,苏瓷,必须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

    他要她消失。

    “范总。”

    突然响起的女声将范景隽拉回现实。

    看着面前的靳怀夏,范景隽笑笑,“再见。”

    靳怀夏恭敬颔首,目送他走进电梯。

    电梯门合上,想了想,她重新敲响总裁办的门。

    “总裁,范总走了。”

    靳怀夏应该是有话说。

    温瑾安看着她,等着她接着开口。

    果然,靳怀夏紧接着又说:“不知道总裁和范总是否有什么误会之类?”

    “为什么这样问?”

    “刚才范总从这里出去,神情,”舔了舔唇,靳怀夏不太把握自己的怀疑有没有错,但还是提醒温瑾安一下比较好,“神情不太对,感觉要做些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好的事情?

    他已经警告过。

    如果范景隽够聪明,就不会做傻事。

    不然,他就容不得他了。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

    “那就好,总裁,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去吧。”

    ……

    周末早晨。

    “铃。”

    手机铃声响起。

    苏瓷闭着眼睛,下意识往身边人怀里钻去。

    有一只手搂住了她。

    她一只耳朵贴上一堵胸膛,另一只耳朵上罩了一只手。

    手机铃声的声音远去,代替的是沉沉的心跳声。

    令人安心的心跳声。

    嘴角勾起,苏瓷就这样又睡了过去。

    温瑾安按了拒接,等怀里人呼吸绵长,这才托着她的脑袋,把她放在枕头上。

    掀开被子起身,拿着手机出了卧室。

    划开手机,一大早打电话的是左流光。

    估摸,又是他们三个有什么行动了。

    回过去,那边,左流光哼哼:“你怎么挂我电话。”

    温瑾安漫不经心的回答:“苏瓷在睡觉。”

    “啧啧!”左流光冷嗤。

    好吧。

    温瑾安承认,他就是故意这样说。

    无论左流光对苏瓷到底是当做妹妹的亲密,还是另有想法,他都必须把不必要的麻烦扼杀在摇篮。

    其实,还真是他想多了。

    左流光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肖想温瑾安的女人啊。

    “好了,今天周末,出来玩吧。我和闫砾,阿佑准备出海,你带着苏瓷直接来码头,然后我们……”

    “不去。”

    左流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温瑾安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好半天才“啊?”了一声,“什么?你们不去?”

    “嗯。”

    “喂,不要这么不合群啊。一起出海多有意思,正好是周末,我们可以好好玩两天。上次咱们出海不是挺开心的吗?”

    他也知道是周末。

    周末,自然是和苏瓷两人世界。

    “你们自己去吧。”温瑾安说完,挂了手机。

    把手机抛向沙发,他走去厨房。

    十分钟后,弄好了简单的早餐。

    用托盘端着,去卧室给苏瓷喂食。

    推开门,就见苏瓷盘腿坐在床上,半眯着眼睛,手里举着手机。

    “嗯,嗯,好,知道了。”

    她对着那头答应着什么。

    剑眉微拢,温瑾安走上前,问她:“谁的电话?”

    苏瓷把手机递给温瑾安,“闫砾,约我们出海。”

    接过手机,温瑾安把手机放在耳边。

    那头,闫砾还不知道已经换了个人接电话,居然在吐槽温瑾安。

    “我说安也太不合群了。刚才流光给他打电话,他可拽了。我就说给你打电话准没错。是不是啊?苏瓷,咱们家,让安看看谁做主。”

    “你说,谁做主?”

    阴恻恻的男声把闫砾吓了个哆嗦,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呃……安?是你?那个,苏瓷呢?”

    看了眼迷迷瞪瞪的小女人,温瑾安干脆利落的说:“我们不去,你们自己去吧。”

    挂了线,坐在床上,把苏瓷揽到怀里。

    苏瓷靠着他,懒懒的打呵欠。

    “我们不去吗?闫砾说出海。”

    “你想出海?”

    “还行吧。”一只眼睛睁着,一只眼睛闭着,她仰起脸,“主要是要和你在一起,和你一起,做什么都好,去哪儿都行。”

    薄唇勾起,温瑾安吻了吻她的眼睛,“嗯,不和他们玩,我们自己玩。”

    “我们自己玩什么?”

    温瑾安没回答,抱着她起身往浴室走。

    “洗漱,吃早饭,然后出去。”

    “哎?去哪儿?玩什么?你告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