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44章

作品:《冬至

    此为防盗章, 为了照顾跳订的读者, 防盗比例设置的最低的30%

    也难怪同学们会这样,实在是江成屹自从去了b市以后,基本没了音讯, 这几年的同学聚会,就没看他出现过。除了一份久别重逢的惊喜, 大家还对他这几年在b市的生活表示好奇。

    唐洁很有几分骨气, 看那边说得热闹,并不跟着往上凑, 但是架不住大家注意力纷纷转移,她坐在一旁, 就陷入了一种无言的旁观之中。

    她无语, 就想把气撒到陆嫣身上, 转头一看, 嘿, 这女人居然正窝在角落里吃水果呢, 安静得跟只猫似的。

    陆嫣不是没注意到身边唐洁那恨铁不成钢的目光,但是她并没有回应的打算。盘子里的火龙果很甜,奇异果不酸, 她从来没觉得水果这么好吃过, 完全沉浸其中,吃得无比认真。

    唐洁瞪了好几眼, 陆嫣纹丝不动, 她没辙了, 只好又把注意力转回到江成屹身上。

    文校长感叹了一番生活的平淡、时光的易逝,和蔼地看着江成屹:“回来以后调到哪个部门了?还是干刑|警?”

    江成屹笑着喝了口啤酒,说:“对,调到本市安山区分局了。”

    安山区分局?唐洁耳朵动了动,不正好是陆嫣她们医院那个区吗?

    丁婧抿嘴一笑:“校长,江成屹工作上表现出色,在b市的时候还立过二等功呢,调来s市前,已经是副队长了。”

    说完,又求证似的斜睨一眼江成屹:“是吧?江成屹。”

    “江成屹”三个字咬得软糯糯的,像是饱含了无数情绪,那种暧昧,难描难画。

    大家会心地彼此对了个眼色。

    丁婧跟江家沾点亲带点故,当年跟江成屹又同在三班,丁婧对江成屹那份心思,大家都有所耳闻。

    为了等江成屹的回答,大家都有意地沉默,有人甚至将目光飘向角落里的陆嫣。

    陆嫣浑然不觉,只不过,也许因为水果吃得太猛了,她忽然有点内急。

    谁知周老师突然发话了,他像是压根没察觉周围那种默契的氛围,关切地问江成屹:“安山区分局?小江,是不是最近安山区分局有职位空缺了?我听说公|安系统平级调动不容易啊。”

    江成屹看向周老师,笑了笑说:“s市其他分局都没有指标,但碰巧前段时间安山分局有位前辈因为立功得到提拔了,又暂时没人替补,正好就有了空缺,说起来我这也算是捡漏。”

    文校长谆谆教诲:“你虽然是s市本地人,但刚换了工作环境,估计会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你要是不嫌我们几个老家伙啰嗦,有什么工作上的烦恼,尽可以向我们说说。不过校长对你很有信心,当年你带领09届的篮球队夺得了s市中学联盟比赛冠军,多少年过去了,校长还记得你的风采,校长还等着你再次立功,给母校增光添彩呢。”

    唐洁听得只想打呵欠,文校长这啥记性,都快把江成屹说成“学生典范”了。

    他老人家不记得,她可还记得,这厮有一回在篮球场上把邻校一个学生打得鼻青脸肿的,事后差点被记大过。

    其实吧,江成屹虽然这人眼高于顶,但并不怎么喜欢惹事,高中三年,总共就打了这一回架,然而一打就惊天动地,一石激起千层浪。

    要不是同学们拉架拉得及时,后面江父又出面赔礼道歉,这事肯定不会轻易收场。

    对了,当时他打架是为了什么来着?她皱着眉头嚼薯片。

    哦,好像是因为当时那个邻校学生追求陆嫣无果,暗地里跟踪陆嫣。

    陆嫣这人心特别细,没多久就发现有人跟踪她,却苦于找不到证据,只知道那人跟踪她的时候,多数是在晚上,有时是白天,让人如芒在背。

    陆嫣毕竟年纪小,知道这事以后,吓得连晚自习都不敢上了。

    后来消息不知道怎么传到江成屹耳朵里,没隔几天就发生了斗殴的事,她们这才知道原来跟踪陆嫣那人是邻校的学生。

    这事当时她很忿忿,可是这几年又有点费解。

    那个邻校学生看上去挺阳光的,而且被抓以后,咬死了说只跟踪过陆嫣一回,甚至照他说来,那都不算跟踪,仅仅是买了礼物想送给陆嫣,谁知就那一回,就被江成屹给逮住了。

    前段时间,唐洁在一家商场逛街的时候,无意中碰到了那个邻校学生。

    几年过去,这人结了婚又有了孩子,一家三口在高级女装部买衣服,跟老婆说话的时候,那人轻声细语,看向孩子的时候,目光简直算得上慈祥,完全一副好男人典范,实在看不出当年曾经那么变态过。

    不过也就在是那一回,唐洁才知道陆嫣跟江成屹好上了。

    记得好像打架第二天,说好了三个人放学一起走,谁知她和另一个好朋友在学校门口小卖部等了快一个小时,陆嫣却连个影子都不见,她们担心有什么事,就返回学校去找陆嫣。

    由于周五晚上不上玩自习,学校里除了足球场上踢球的那几个男同学,到处都不见人影。

    她们回到六班教室找,没人,又沿着走廊一间一间教室往回摸。

    走到三班教室前的时候,她们听到了一种细微的动静。

    两人当中,她走在较前面,于是先探头往里看,教室里很空荡,粗粗一眼看过去,只看见一排排的桌椅、雪白的墙壁,以及并不高阔的屋顶,

    就要收回目光的时候,身边的好朋友忽然拉了拉她的校服,示意她往教室后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

    她循着指引往里一瞧,当时就愣住了。

    就看见后面窗边有两个人,正以一种亲密无间的姿势抱在一起。

    她心猛的一跳,因为她很快就认出坐在桌上的那个女生是陆嫣,而站在陆嫣面前则是江成屹。

    陆嫣闭着眼睛,江成屹也闭着眼睛,要命的是,明明江成屹脸上还挂着彩,陆嫣手上还拿着清理伤口的消毒棉球,可是陆嫣却搂着江成屹的脖子,两个人吻得无比忘情。

    当时都傍晚了,绯红色的夕阳穿透教室的大玻璃窗,流光溢彩地洒在两人身上。

    她傻看着,明知道应该赶快离开,却不知怎么就有些痴住了,因为那种异样的绚丽,是她这辈子见过最美丽的景象。

    事后第二天,她坏笑着问陆嫣是不是跟江成屹在一起了,本以为以陆嫣捉摸不透的性格,一定会矢口否认,谁知道陆嫣却笑嘻嘻的,完全是承认的态度。

    到了周一,陆嫣甚至把家里带过来的青团大大方方送到三班去,那种旁若无人的宣告主权的举动,惹来三班一众女生嫉恨的白眼。

    想起往事,唐洁再一次恨铁不成钢地瞪向窝在角落里的陆嫣,也不知道这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初那个敢爱敢恨的少女跑哪去了。

    她踩一脚感应门的开关,第五手术间的门应声而开。

    两名普外科医生正在台上缝皮,巡回护士和器械护士则在低声点数。

    听到陆嫣进来的动静,几人抬头,见是她,冲她点了点头。

    陆嫣瞄一眼那堆器械,得出结论:看来,刚刚做的是肠梗阻的急诊。

    她走近同事黄炜。

    “来了。”手术已进入尾声,为了帮助病人苏醒,黄炜正在给病人“洗肺”。

    见到陆嫣,他还没来得及接着说话,先吓了一跳,“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陆嫣勉强笑起来:“没事,来的路上走得急了点。”

    黄炜奇怪地盯着陆嫣看,目露关切。

    他跟陆嫣是“师兄妹”。两人除了都是s医科大八年制学生,还都师从科主任于博。

    由于临近退休,在陆嫣之后,导师于博再也没有招过八年制的学生。算起来,陆嫣是他最小的一个师妹。

    为此,在工作上,他没少明里暗里关照陆嫣,今晚如果不是实在忙不过来,他不会临时给她打diàn huà。

    “真没事?”

    “真没事。”陆嫣笑,转移了话题,“对了,黄师兄,隔壁什么手术?”

    “妇科一台急症腹腔镜,不过还在谈话,病人没进手术室呢。”

    说话的功夫,麻醉机上的呼吸曲线显示患者已经有了自主呼吸,黄炜顾不上陆嫣,全神贯注盯着屏幕,开始认真诱导复苏。

    陆嫣立刻乖巧地说道:“师兄你忙,我去隔壁手术间做准备。”

    巡回护士刘雅娟听到这话,抬头看向陆嫣:“陆医生,你先别急,妇科才打了diàn huà,说患者还在犹豫到底是保守治疗还是做手术,估计还得一个小时才能送过来。而且,我们这边的副班diàn huà还没打通——”

    副班diàn huà打不通?陆嫣步伐一缓,有点惊讶。

    不管是医生还是护士,只要当天上副班,必须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一旦联系不上,事后一定会被追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