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残阳如血

作品:《我的野蛮老祖

    殷勤原本计划好好逛逛骨皮房的北区,却因为遇到尚小鱼而耽误了大半天。当蓝雀背着一个大兽皮袋子从尚小鱼的库房出来时,殷勤的脸上也写满了被人狠宰一刀的心塞。

    尚小鱼一共给云裳挑选了三十余件衣裳,外加十几套首饰和十几双鞋子,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算是置办全了。最后谈价时,尚小鱼更是狮子大开口,要按照殷勤的建议十块中级灵石一块计算。

    殷勤自然是据理力争,试图给尚小鱼灌输一个员工内部价的概念,扯皮了半日,最后还是以原售价一枚中级灵石的价格谈妥,加上首饰鞋子之类,一共是六十三枚中级灵石。

    两人在谈价的时候,蓝雀在一旁可是听得心惊肉跳的,她对云裳的家底儿最了解,把云裳现有的衣裳首饰全都划拉到一起,也值不了这许多灵石。这位殷主任为了讨好老祖,可真敢下血本啊!

    蓝雀很疑惑殷勤能从哪里搞到如此多的灵石,不料最后结账时,殷勤却干脆对尚小鱼两手一摊道:“我出来的匆忙,身上没有这许多灵石。反正咱们已经结为了战略合作伙伴的关系,所欠的灵石以后从收益中扣除可好?”

    尚小鱼啐他一口道:“你这臭小子,空手套白狼的能耐倒是一流。”不过尚小鱼也是无奈,花狸峰的这笔生意,也算得上她近十几年来最大的一笔。好在过几天她就要去花狸峰开那个什么工作室,倒也不怕殷勤赖账,最不济还可以找花云裳索要灵石。

    不过尚小鱼心中这口气却是不能憋着,趁着殷勤与蓝雀收拾衣裳的时候在一旁冷嘲热讽,极尽毒舌之能事。

    蓝雀哪有殷勤那般厚的脸皮,红着脸低着头慌手慌脚地将这些东西卷到一个大兽皮袋中,便逃也似地从库房中跑了出来。

    殷勤亲切地与小鱼姐道声珍重,领了尚小鱼一记白眼,方才慢悠悠地出了库房。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不远,就见丁丙乙在角落里背着手踱步。当他看到蓝雀背着的特大号的兽皮袋,吃了一惊道:“你们竟然从尚主事那里买了这么多衣料?”

    “是衣裳!”蓝雀忽然有点小得意,纠正他道,“都是尚主事亲手缝制的上佳衣裳。”

    丁丙乙眼中充满羡慕,主动上前接下蓝雀背上的大包,又问殷勤是否还去他处?

    殷勤看看天色已近黄昏时分,心道这次出来的几件重要事亲都已搞定,也该回峰给花云裳交差去了。

    孙阿巧昨日发来的传信说,殷家哥俩已经回到花狸峰,殷勤想到燕自然也在山上,担心自己不在殷家哥俩遭遇暗算。不过孙阿巧的消息中还提及了范猴子也跟着上了山,这让殷勤觉得奇怪,这老猴子不在仓山郡城经营他的小仓山客栈,跑到花狸峰干什么?

    丁丙乙见殷勤不再逛了,便引领着二人往东区走,殷勤想着心事,他便与蓝雀搭讪,问得都是些老祖办的情况。蓝雀敷衍了几句,心中有些诧异,老祖办与铁翎峰一点关系也没有,这个丁丙乙打听得这么详细作甚?

    来至东门口,早有弟子将殷勤之前买好的丹药等物打好了包裹,又检查过尚小鱼处的兽皮袋子,确认没有夹带,便将账单呈上。

    殷勤前后一共买了十瓶炼气散,十瓶金髓丸,两枚驻颜丹,还有二十瓶价格都在一枚中级灵石左右的疗伤灵药。尚小鱼处的衣裳首饰事先已经说好了可以赊欠,不用立即结账。

    殷勤便将两次折扣的额度用到了驻颜丹上面,节省下的灵石正好够十瓶金髓丸的,蓝雀将总账递给殷勤,一共是五十枚中级灵石,外加三十枚低阶灵石。

    蓝雀虽然猜出殷勤的家底丰厚,可当她看到殷勤竟然摸出一枚高级灵石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她可是在野狼镇的时候就曾搜刮过殷勤一次的,那时殷勤的家底藏在锁子甲上的乾坤戒中,躲过了一劫。

    蓝雀事后曾经检讨过,怀疑这小子的身上应该藏有乾坤类的法器,却没有被搜查出来。等后来殷勤血脉进阶又得了老祖办的主任之后,就将乾坤戒带在了手上。

    蓝雀见他搓下戒指就能变出灵石来,自然知道当初遗漏了什么东西。可她万万没想到殷勤竟然从乾坤戒里搓出来一枚高级灵石,这可是一笔巨额财富啊,就算将小仓山殷家卖了也凑不出这许多灵石来。

    蓝雀看殷勤的眼神就有些不对了。她不相信这枚灵石是小仓山殷家的财产,而且殷小小还在铁翎峰修炼,殷勤不可能动用殷家财产为花狸峰做事。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这枚灵石是殷勤加入花狸峰之后才赚来的,可这小子加入宗门才几天啊?当初野狼镇上所赚的灵石,都充了公用,一个多月的功夫他竟然鼓捣出一枚高级灵石来。

    殷勤对于蓝雀狐疑的眼神视而不见,与骨皮房的弟子交接过灵石,又嘱咐几个执事弟子将所有包裹送到花狸峰的府院。谢过丁丙乙之后,便喊上蓝雀,返回府院。

    走到半路,殷勤拍拍肚子,说是饿了,然后掏出个丹瓶,吞下一粒丹丸。然后又甩给蓝雀一瓶丹丸道:“先垫垫肚子,等回到府院咱们吃火锅。”

    蓝雀听到火锅二字,不禁咽了口唾沫,觉得跟在殷勤身边虽然受气,却总能落着实惠,看了眼手中的丹瓶,上面写了三个字——“驻颜丹”。

    这东西也能用来充饥么?蓝雀正自疑惑,殷勤却猛地停下脚步。

    蓝雀呀地一声,险些撞到殷勤背上,却见殷勤一脸严肃地望着远方。

    蓝雀顺着殷勤凝望的方向看去,一抹斜阳,将天边的云彩染成血红之色。

    好美的夕阳!蓝雀心中暗赞。

    好怪异的云色!殷勤感受着血脉中隐隐的躁动与不安。

    铁翎峰的主峰之上,铁翎真人负手而立,他盯着天边的血色云彩看了一阵,扭脸对旁边的铁岭巨鹰道:“看这天边的云色,应该是兽潮涌起之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