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刀剑洗残阳 > 第611章难言之隐
    薛不吝向虞复抱拳说道:“让您见笑了!好汉做事好汉当!我留下,他们离开!”

    “薛长老!你……”

    “都给我闭嘴!”薛不吝脸色微寒,侧头说道。

    一人咬咬嘴唇,向薛不吝点出一指。

    薛不吝先前没有防备着了手下人的道,岂能继续犯相同的错误。

    他轻轻挥出一掌,将那人逼退。

    “谁要是还不听我的话,立刻宗法伺候!”薛不吝厉声说道。声音中不容置疑,掷地有声。

    “薛长老,你何苦如此?”古辩聪叹息道。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们对不起这位侠士,就让我一人承担。至于其他人,我已经对不起宗门,你们这样为我而死,让我情何以堪!”

    “薛长老,你似乎忘了我们宗主建立梵音宗的宗旨了。我们聚在一起,也不是为了梵音宗的名号,而是能和兄弟们一起同生共死!何必在乎一个名号。既然我们都对不起这位侠士,我们共同承担,这不违背宗法吧!”

    薛不吝无语的咬咬嘴唇。

    虞复终于知道这个梵音宗是个什么样的宗派了。

    看来是一群志气相投之人聚在一起成立的门派,不知道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宗主不能现身。

    而其他人为了这个名号而有了一些偏离本意的做法。

    看来世间大多数人都是无法脱离名利二字的诱惑啊。

    “好了!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古先生和薛长老留下,其他人先回去休息吧!”虞复说完看没人行动,于是补充道:

    “你们放心,我不会对他们下手!”

    目光扫过先前自己注入内力的那人,移步走了过去。

    快速的在他的身上点了几下,那人的脸色顿时好了许多。

    “你修炼内力的时候有些急功近利,刚刚为你将体内的束缚打通,回去好好调戏即可!”虞复平静的说道。

    那人现实一脸愕然,随后运转内力,发现自己的内息确实舒畅了不少。

    当下就明白了刚刚虞复说的九九八十一天丹田炸裂的死法,都是为了自己好,忍不住跪下给虞复扣头道:“多谢大侠指点!”

    虞复手臂一甩,就将他扶起。

    其他人先是一脸懵圈,随后才知道虞复说的酷刑是子虚乌有。

    顿时大家觉得脑子不够用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下去!”薛不吝沉声说道。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眉开眼笑的抱拳向虞复行礼后离开。

    等众人散去,虞复回到了座位上:“二位请坐,在下还有些疑问,请如实说来。”

    古辩聪和薛不吝对视一眼,一起跪了下去。

    “你们这是干什么!”虞复连忙起身将他们扶起来,“我初来乍到,不知这里的情况,所以故意试探,还望两位不要往心里去。”

    “哪里!哪里!大侠高不可测,是我等有眼无珠!”薛不吝汗颜道。

    “真是不打不相识!这位大侠心思缜密,一身本领更是让我们惊为天人!失敬失敬!”古辩聪笑着说道。

    虞复大笑,将他们二人拉倒桌子前面坐下。

    有小厮送来茶水,三人便开始攀谈开来。

    虞复先是问了梵音宗的目前情况,薛不吝和古辩聪被虞复深深折服,毫不隐患的将梵音宗的目前局势讲了出来。

    原来是有人寻仇,原宗主受伤闭关,而仇人找不到宗主,由此迁怒梵音宗。梵音宗自知能够让对方把兵的办法就是看到宗主,所以才出此下策,请古辩聪出手相助……

    问清事情的起源,虞复便问梵音宗的实力和西域的其他势力。

    虞复心中纳闷的是,西域有着诸多势力,梵音宗在这个关头想到这样麻烦的办法,却是为何不去求助于其他势力。

    而他们的答案在虞复说来,却是有着颇多的不解之处。

    不像是古辩聪二人故意隐瞒,而更像是他们有着难言之隐,未将事情原委说的极为透彻,这让虞复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将梵音宗的实力等都能和盘托出,要说这样机密的事情,轻易是不会说与外人听的。

    所以从此处来看,他们对虞复毫无保留,极为信任。

    可是关于那仇人的事情,总是有些遮遮掩掩,不但说的不够详细,而且虞复还发现了些许破绽。

    根据他刚刚对梵音宗各位长老的试探,就算梵音宗的功法邪门,人却算得上光明磊落。

    至于不说出其中纠葛,应该不是故意要瞒着虞复,其中恐怕是有着其他不便说出的曲折。

    既然他们不说,虞复也就没有追问。不过心头的疑虑却是未曾消减。虞复默默打定主意,一定要在梵音宗的仇人寻上门来之前,解开自己心中的困惑。

    “既然你们在我身上下了如此大的赌注,那我就厚颜做一会你们的宗主。不过等此间事了,或者你们宗主出关之后,我便离开,还望你们不要强人所难。”

    虞复心中对梵音宗有了了解之后,还是决定帮他们一把!

    薛不吝和古辩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想不到求之不得虞复反倒是投怀送抱。

    他们心中的那种感受,无法用言语表达。

    二人脸上变成惊喜之后,起身就要再度给虞复行礼。

    未能俯身就被虞复拦住:“我把你们当朋友,你们就不要如此拘礼!”

    二人连连点头,心中早已经忘了面前的这个虞复,就是刚刚差点将梵音宗一干长老尽数逼上绝路的煞星。

    虞复已经答应,他们就将原来的计划说了出来。

    至于那本“天外梵音”,二人有些扭捏的提了出来,言下之意还是希望虞复能够练习。

    虞复笑着摇手拒绝道:“那是你们梵音宗的武学,我学之不大合适!再说我也看不懂其中的梵语!”

    “要是因为梵语,我可以……”薛不吝急忙自荐道。

    “薛长老您就不要强人所难了!虞大侠如此,是看不上那本经书。我们眼中他是无上武学经典,可是在虞先生眼中却是普通平平!你看虞大侠这身功力,还需要那本经书吗?”

    古辩聪笑着给虞复解围。

    虞复连忙出声掩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