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刀剑洗残阳 > 第514章 非礼勿视
    虞复虽然拒绝了梵音宗的功法,不过心中好奇那“天外梵音”为何被他们如此看重。

    既然他们不知道天外梵音中间的注解就是一套高深武学,虞复便不打算说出。

    这套注解中的功法虽然悟透后实力超绝,不过没有虞复那样的经历和基础,一般人也是得知无用,无法参透。

    古辩聪笑着解释道:“天外梵音的来历请听我细细道来。”

    虞复笑而不语,只等他细说。

    薛不吝也是没有阻止的意思,眉色中有些傲然之气。

    原来梵音宗宗主奚无咎和薛不吝几人年少游历时,无意间发现了一处古迹。他们进入古迹后发现了这本天外梵音和一些手札。

    除了奚无咎之外,无人能够参透其中的功法,而其他人只能习练那些残缺的手札。

    后来奚无咎和薛不吝等人的实力暴增,在西域名声鹊起。

    然后不少人慕名前去投靠,大家起初是朋友一样的交流游玩。

    只是时间一久,他们坐吃山空,陷入窘迫的境地。

    正好有人前来非要拜师学艺,于是大家商量后,就建立起了梵音宗。

    梵音宗名气也越来越大,引来了不少人前来投靠,而且几人性子都是豪爽,颇得人心;远近百姓又受到佑护,更是声名远播。

    久而久之,梵音宗不断完善自己的规矩,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所以“天外梵音”是宗主的独门绝技,虞复既然要假扮宗主,最好就学了这套功法,更能够以假乱真。

    得知事情真相后,虞复不免莞尔。

    “不知道和你们奚无咎宗主比起来,我可有胜算?”虞复笑道。

    两人都是一愣,随后笑道:“自然是虞大侠的实力更胜一筹!”

    “那就这样吧!功法你们自己留着交给合适的人,我觉得暂时可以应付!”虞复说着就把天外梵音的建议给否决了。

    之后,他们又把梵音宗的事情说了一遍,虞复一一记下。

    为了稳住梵音宗弟子的心,他们请求虞复当下就住到梵音宗去。

    “这里是?”虞复疑惑的问道。他以为这个山谷就是梵音宗的总坛。

    “这里是梵音宗的后山,是我们几人练功的地方。”薛不吝解释道。

    虞复恍然大悟。

    他听说梵音宗是他们几人这一辈才创立的,以为自己看到的规模就是他们总坛的样子。

    没想到这里只是后山,想必前山的规模更是宏大霸气。

    梵音宗在短短的二十年时间,就能取得如此的成就,将宗门扩建如斯,虞复倒是看走眼了。

    得知自己小看了梵音宗的实力,虞复心中更是好奇。

    当下也不推脱,就跟着二人进入前山。

    穿过那个诡异的山洞,虞复这还是第一次走出房间看西域的景色。

    让他感慨的是,这里生长的草木和自己进入山洞前完全不同。

    那边是寒风料峭,一些地方已经冰雪覆盖,草木全无。

    而这里风景如春,比起江南也不遑多让。

    尤其还有一些植物自己以前都没有见过。堪称奇花异卉。

    虞复一边行走一边看着这里的景色。

    古辩聪看虞复对这里的景致感兴趣,便滔滔不绝的讲述起来。

    虞复听他讲述这里的由来,和每一个建筑的始末,从侧面也了解到许多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于是间或提出一个问题,几人倒像是亲密的老朋友在谈天说地,赏花看景。

    走出后山,是一个借助山体走势修建的园子,叫做后花园。

    里面景致浑然天成,虞复忍不住夸赞起来。

    山水环绕,鬼斧神工,建造者能够借用自然景色,将这里点缀出一番雅致,足见匠心可赞。

    听到虞复的夸赞,二人更是高兴。

    临走出后花园的时候,古辩聪和薛不吝停步拦住虞复。

    虞复看到二人神色有异,就忍不住问道:“二位有事请直言相告!”

    “虞大侠,为了遮人耳目。恐怕还要委屈您假扮我们宗主。”薛不吝说道。

    “不就是装扮你们宗主吗?我都答应了!无妨!”虞复以为是多大的事,于是不在意的说道。

    “宗主,那要是有什么突发情况您多担待着点!”古辩聪还是不放心的说道。

    “放心吧!”虞复此刻正在兴致上,于是大步向外走去。

    虞复心中暗自嘀咕,假扮你们宗主,不就是出去见见你们的徒子徒孙吗?有必要这样不放心吗?

    我还是堂堂武林盟主呢,什么场面没见过……

    两人见虞复胸有成竹的样子,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紧紧的追上,就怕虞复出了这道门就会有不测一样。

    虞复出了后花园,放眼看去,梵音宗尽收眼底。

    看到气派的山门中,弟子的身影络绎不绝,虞复很是满意。

    随后出现的古辩聪和薛不吝,看到虞复还“活着”,暗暗松了一口气。

    “宗主,那就是您的寝宫!要我们陪你过去吗?”古辩聪犹豫了一下指着一处屋舍问道。

    虞复心中狐疑。按理说自己这是第一次出现在梵音宗,对这里的情况不清不楚。就算是遇到弟子丫鬟什么的也不知道说什么,他们叫什么名字?有个人在旁边提醒一下也是好的。

    可是听他们的意思,好像是要虞复自己过去。

    虞复忍住心中的疑惑,记得他们说宗主是外表冷漠内心热情,于是就挥挥手道:“你们要是有其他事就先去忙吧!我自己过去就行。”

    身为堂堂宗主,回自己的寝宫还要人送,虞复说出来自己都不好意思,于是自告奋勇的答应下来。

    那二人如同拿到赦令一样连忙离开。

    “宗主,我这就把您回来的消息告诉各位弟子去!”薛不吝说道。

    “宗主,我还有些事和其他长老商量,先告辞了!”古辩聪也是紧随其后。

    虞复摆摆手,目送他们离开。

    难道是敌人已经找上门来?不可能啊!要是敌人找上门来,那些弟子怎么可能这样井然有序……

    虞复想不明白,抬头看了看自己寝宫的方向,举步走了过去。

    从后花园到寝宫,也就是绕过两座院子。

    虞复走过第一座院子的时候,闻到淡淡的清香,于是忍不住向里面看了一眼。

    一个绝色女子看到虞复的时候,立刻起身。

    虞复立刻回头,加快了脚步。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嘴里不断的念叨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