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三章你别乱摸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我靠,这都没死!!

    宋立恢复意识之后,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样的情况下自己都没死,简直…比小强还强悍一百倍了。

    自己脑海中怎么会有那个记忆,而且隐约的宋立能感受到,他似乎传授给了自己一些东西,只是那些东西迅速融入自己体内那些火焰之中。

    火焰,自己体内怎么会有火焰,宋立猛的坐了起来,人的身体中怎么有火焰。他的心念刚一动,突然宋立进入到了一种奇特的状态中,他竟然看到了自己腹部一个神秘之处,隐秘如同进入层层空间一般,有一种瞬间深入里边的感觉处,有一个非常小的紫红色的火苗,很弱小,很微弱,无比虚弱的在里边。

    内视?这是传说中的内视吗?

    天啊,自己竟然能看到自己体内的情况,虽然已经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已经不再是地球,知道如今的一切不能按照常理估计,但是从这个宋立的脑海中记忆,好像到了筑基阶段才能达到内视吧,那个好像也很高的一个阶段吧。

    就算自己如今力量按照记忆中,猛增到炼体六层,但炼体一共有十层,炼体之上还有引气,引气期也是十层,然后才是筑基,到了筑基就算在帝都也都很牛逼的人物了。

    就算以如今这个标准来说,内视也太牛了。不过好像,自己目前只能看到腹部紫红色火苗旁的一些情况,包括力量流动的一些情况。

    但即便如此,宋立也很满足了。

    “这里……”稍微缓过来后,宋立又看看周围,根据那些记忆,这里应该是自己那位个性十足、胆大又冲动的母亲炼丹室内屋临时休息的地方吧,惨了,现在竟然被自己搞成这样了。

    啊!随即,宋立看到自己赤裸的样子,也是吓了一跳,急忙看看四周,这里是炼丹室,哪有什么衣服穿啊。

    探着头向外看了看,要出去好像必须经过母亲炼丹室才行,而且就算出了这里外边被人看到,自己这裸奔像什么样子啊。虽然从记忆中知道,如今这个地方不像地球历史上的古代那么古板,但好像也没开放到能随便裸奔的地步吧。

    看了看半天,终于看到一块白布,宋立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急忙先抓过来包裹在身上在说,随后小心的向外走去,刚将这里毁成这个样子,不走还等着被自己那位火辣、冲动的老娘打啊!

    炼丹室空间很巨大,出了休息的房间,就能感受到里边温度升高,但这种普通人难以承受的温度,宋立却并没有什么不适应。

    “嘭…嘭…完了,完了,这下真的要毁了,这炉丹药炼制了十几天了,就差一点……”大殿深处,隐约的能看到一个巨大的炉鼎,下方火焰燃动,那火焰并非一般的凡火,周围布满了一些禁制,否则那火焰显然不是一般房屋能承受的,就算如此泄露出来的一些火焰力量已经让周围温度很高。

    大概足有二十多米远的炼丹室深处,云琳正在那自言自语,眉头紧锁、苦思冥想,手中不断打着法诀控制着那火焰,增强着火焰,同时不断调控着炉鼎内的丹药,但显然有些难以为继的样子。

    “嗯?”裹着一张白布的宋立原本贴着窗边已经溜到门口,突然听到云琳的话,这也是因为他力量突然暴涨,如今已经拥有炼体第六层的力量,同时身体得到淬炼,比一般炼体第六层还强悍许多,否则根本听不到那么远自言自语的声音。

    原本宋立根本没多想,直接就想走,突然他体内那微弱的紫红色火焰一动,他脑海中立刻闪现出那炉鼎下方火焰的情况。

    宋立明显能感觉到,母亲炼丹用的火焰所含能量斑驳繁杂,远远没有他体内的那一小簇火苗所含能量那么浩瀚无边,又那么精纯。

    “老妈,你怎么会用这么垃圾的火焰炼丹啊?”宋立忍不住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你说我用的火焰垃圾?小子,你知不知道老妈的这个火种材料产自赤岩谷,那里是星云大陆最中央的的位置,那里距离太阳最近,火元素充沛,所产赤岩是最好的火种材料,再加上你外公还在其中添加了一点三昧真火,你老娘我这火种名字叫‘三昧炎岩火”,远比一般人工合成的火种要好的多!臭小子,你也跟就不懂,胡说什么!”见儿子嘲讽她用的火种垃圾,云琳当即就不干了,立马出声反对。

    星云大陆中央?距离太阳最近?哦,在地球上那个地方叫赤道,赤岩什么的,他也不太了解,反正本能的感觉母亲这道火焰很弱,至少跟他体内的紫色火苗比,弱爆了。

    不过他也没准备跟母亲争论这件事,站在一旁观看她炼丹。

    见儿子被自己辩驳地哑口无言,云琳骄傲地扬起了下巴,她可是很为自己的“三昧炎岩火”骄傲呢,圣丹宗师之女,当然要用最好的火种。

    “唉,要是这世界上有什么火种,能够炼所有的丹该多好啊,我这个三昧炎岩火虽然好,但是缺陷也很大,级别太高的丹药,阴寒属性的丹药都不能炼。”云琳自言自语地说道:“可是我父亲都说了,世界上不存在这样的万能火种,除非是万火之灵,但这种产自天地之间的‘本源之火”,乃自然界最为神奇的灵物,一般人想都不要想。”

    宋立心里一动,咋感觉自己体内这股小火苗,这么像母亲说的“万火之灵”呢?虽然也没什么证据证明这就是“万火之灵”,但宋立本能地感觉就是这么回事,也许是感受到了宋立的想法,体内那股小火苗欢快地摇曳了几下,似乎在告诉宋立,没错,我就是万火之灵,你猜对了。

    “老妈,火种对于炼丹师很重要吗?”宋立脱口问道。

    “废话,”云琳一边手忙脚乱地控制火焰,调整药材,一边斥道:“亏你还是炼丹师的儿子,竟然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如果被别人听见了,还不被人笑死?在星云大陆,就算是三岁孩童都知道,炼丹师稀有,但火种更稀有,拥有优质的火种,炼丹师便如虎添翼,无论是炼丹的成功率,还是丹药的成色,都不可同日而语……哎哟,要死了,怎么越来越糟糕了呢,看来是我这三昧炎岩火的确不适合炼制阴寒属性的丹药啊……”

    “炼制阴寒属性的丹药,你的火焰强度太高很难凝丹,降低力量、增加冰寒梨木,让火焰刚中有柔、应该还有得救。”感受到那火焰跟那炉鼎内的一丝情况,宋立几乎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臭小子,好好在里边养病,别乱吼影响你老娘我炼丹。”正烦着的云琳以为宋立在里边说话,直接头都没回的喊了一句。

    自己这是怎么了,宋立也是吓了一跳,本来要偷偷溜走,怎么还多嘴了呢。宋立捂着嘴,拉着自己身上裹着的白布单子,直接快步冲出了房间,出了炼丹室不远,就有许多郡王府的守卫,一个看到裹着白布单子的人出来,都吓了一跳,随后刚想出手才发现是自己家的大少爷,一个个都傻眼了,自己家的这位大少爷之前刚刚受伤,这又是玩的哪一出啊?

    难道,是被打痴呆了?

    宋立目不斜视,装作没看见守卫们诧异的目光,雄赳赳气昂昂地往院子中走去。整个人裹在一大块白布中,就像是一具丰满的木乃伊,看起来诡异又滑稽。幸亏这是白天,如果是大夜晚的,突然冲出来这么个怪物,这些守卫们非吓趴下不可。

    正要出门,忽然听到墙外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哭,声音尖锐至极,距离这么远,宋立都觉得耳膜被刺地隐隐作痛。这人一边嚎哭,嘴里还在碎碎念:“老大……你可千万不能死啊……你死了,谁带我去‘千金一笑楼’喝花酒啊……你死了,我吃霸王餐的时候谁替我付账啊……你死了,以后再和人打架,谁能站在前面帮我挨揍啊……你死了,正义盟只剩下我孤家寡人一个,还到哪里去逞威风啊……总之你不能死,我不允许你死,死了就是对我始乱终弃,不负责任……我天天扎小人诅咒你……”

    这声音虽然尖利了些,但宋立依然觉得有些熟悉。脑海里逐渐浮现出关于这个人的记忆,他叫庞大,是庞尚书的三儿子,今年十六岁,和宋立同年,先天体质虚弱,修炼上也是个废柴,所以也不怎么受家族待见,庞大从小和宋立一起长大,就是那种传说中的铁瓷,发小,在帝都的纨绔之中,流传着这么一句顺口溜:庞大不大,宋立难立,一丘之貉,两个废材。

    从小到大,他们俩没少受那些纨绔们的羞辱,不过他们俩也不是忍气吞声的主,看不惯这些纨绔们飞扬跋扈的嘴脸,而且也不甘受辱,所以两个人就在宋立的领导下,成立了名“震”帝都的“正义盟”,这个震字,当然是要加上引号的,以他们俩入门二层的修为,随便到大街上拉出来个六岁孩童,估计就能把他们揍地满地找牙,就这水平还想学人家行侠仗义,除暴安良,这不是典型的没事找抽吗?所以在帝都众纨绔心目中,宋立和庞大就是最脑残的****二人组,没有之一。

    宋立跟庞大按理说就算修炼不行,如果像一般纨绔那样自暴自弃、整天遛鸟斗兽、沾花惹草,他们怎么也能算是在帝都中比较不错的纨绔。可惜他们偏偏又习惯管闲事,因为身份背景毕竟摆在那里,加上身边也经常带着护卫,他们自己虽然不行,但却也让不少纨绔吃亏。

    渐渐的,他们就跟帝都中的纨绔形成了对立,小纨绔躲着他们,但却有一些纨绔并不惧他们。

    这一次宋立被打,庞大当时并不在场,否则估计也难逃筋断骨折的结局,不过现在距离斗殴事件的时间不算长,庞大应该是听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赶过来看望他,否则不会这么快,这一点让宋立心里感到有些许温暖,原来他在这个世界也并不孤单,还有一个关心他的朋友,这让刚刚经历了身份转变的宋立舒坦了好多,不过这小子嘴里念叨的这叫什么话啊……感情拿我当冤大头挡箭牌是吧,宋立眼珠子一转,一个促狭的念头闪现在脑海中,这时候庞大的声音由远及近,眼看着就要进门,宋立“噗通”一声,直挺挺地往地上一躺,人死鸟朝上,挺尸了!

    院子里的侍卫见大少爷突然摔倒,吓个半死,为首的头领唿哨一声,侍卫们急忙赶过来,围在了宋立身边。

    “少爷,你怎么样了?不要吓我们啊……”

    “不要动,赶紧去告诉夫人……”

    “…………”

    听到为首的侍卫说要去告诉夫人,宋立睁开眼睛,冲着他调皮地眨了眨眼,那侍卫头领呆了一呆,不知道大少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个时候庞大一路哭诉着进了门,见院子中间躺着一具用白布裹着的“尸体”,侍卫们正围在一起发呆,联想到此前发生的斗殴事件,庞大觉得一颗心不断往下沉,虽然说他一路赶来很担心宋老大的伤势,但没想过宋立会死,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叫“好人不偿命,祸害遗千年”,十六年来,宋老大偷鸡摸狗掀女生裙子偷看公主洗澡捅纨绔们的菊花什么坏事没干过,以他的祸害程度不说活上千年至少也能活个百十来年,怎么可能这么早就死了?

    侍卫头领也是个人精,见庞大进来,立刻就明白了大少爷的意图,看来少爷是童心大起,想戏弄一下自己这个玩伴了,于是侍卫头领拍了拍庞大的肩膀,面色沉痛地来了一句:节哀顺变吧。就带着侍卫们退到一边了。

    庞大还有点不死心,用手试探了一下宋立的鼻息,然后用脸颊贴着宋立的心脏,倾听他的心跳,宋立现在已经是炼体六层的境界,可以短时间内控制自己的气息和脉搏,造成“假死”的现象,不过庞大却不知道宋立境界突破得这么快,感觉不到宋立的气息和心跳之后,他“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整个人呆住了。

    “啊!老大,你不能死哇……扔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算怎么回事哇……”愣了半晌之后,庞大的情绪突然爆发了,他抱着宋立的“尸体’嚎啕大哭,这小子虽然体格瘦弱娇小,但饭量很大,嗓门也很大,宋立实在被他富有爆发力的男高音给震得不轻,心想这要是在21世纪的地球,不去做歌手真是屈才了,他偷偷睁开一只眼睛,观察庞大的表情,见这家伙闭着眼睛哭得死去活来,鼻涕泪流……不对,鼻涕,庞大鼻孔里有两坨亮晶晶的鼻涕正在往下滴落,宋立眼睁睁看着鼻涕越拉越长,马上就要滴到他嘴巴上……

    “我勒!”宋立急忙一个挺身坐了起来,躲开了那两坨鼻涕的骚扰。

    “唉?”刚刚还哭得震天响的庞大来个急刹车,眼睛由oo逐渐变成OO,死死地盯住了宋立,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

    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谁也没说话。

    “你这是干啥?”庞大眨巴了两下眼睛。

    “诈尸啊,没见过吗?”宋立理直气壮地说道。

    “不带这么玩的,老大,你这样我很纠结,你到底是死还是不死啊?”

    “我正在死啊,死到一半突然想起来你,如果没有你相陪,那多无趣啊,所以我就想回来把你带上,给我做个伴。”

    “这样啊,你让我考虑一下下哦,”庞大双手托腮,翻了翻白眼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说道:“老大,我想清楚了,你要是死了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不是被宋漠然(七王的儿子)他们欺负死,就是在对你的思念当中哀伤而死,所以你把我带走吧,到了阴间咱们继续正义盟的伟大事业,替天行道,除暴安良!”

    宋立本来就是想吓吓他,跟他开个玩笑,没想到这小子真情流露,眼圈都红了,而且还肯跟着他一起去死,这不由让宋立多了一层感动,不管这家伙性格有多惫懒,而且没事也喜欢占占他的小便宜,但他对自己的感情却是实实在在做不得假的,至少他可以真心实意地陪着宋立共赴黄泉,对于在人情淡薄,人心不古的另一个时空生活了20多年的宋立来说,这份忠心是难能可贵的。

    “臭小子,我们活的好好的,干嘛要去死咧?要死也是宋漠然他们去死!”宋立重重给了庞大一拳,笑嘻嘻地说道。

    “不会吧,老大,你没死啊。”庞大脸上焕发着光彩,好奇地凑在宋立身上摸摸捏捏。

    “喂喂,你别乱摸啊,熟归熟我一样告你性骚扰……”<!--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