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十章进宫面圣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娘儿俩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只见一个宫廷内侍带着一队御林军,已经来到了郡王府门前,那名内侍手中还捧着一卷圣旨。

    云琳和宋立急忙跪了下去,等待宣纸。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宣郡王妃云琳,郡王之子宋立,即刻进宫面圣!”

    “臣接旨!”

    娘儿俩接了圣旨,互相对视了一眼,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肯定与郡王宋星海有关,难道郡王先生突然强硬起来,在帝都闹出什么大事来了?虽然想到要面圣,但这好事的娘儿俩没有丝毫害怕的感觉,反而有一点唯恐天下不乱的劲头,神色中按捺不住的兴奋。

    金銮大殿之中,圣皇宋星天坐在龙椅上,头戴毓冕,身穿龙袍,颌下短髯如戟,脸庞隐藏在下垂的毓帘后面,看不清他的表情。偶尔从毓帘间隙中闪烁的两道精光,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大殿中的文臣武将。他的身形极为魁梧,即使是坐在龙椅上,也有一股堂皇的威势扑面而来!

    今天是什么日子?此前内侍传来消息,说九门提督成广德和李维斯公爵会同一帮大臣,在宣德门前击鼓鸣冤,抬子告御状,状告郡王宋星海父子无故行凶。

    他就觉得此事非常怪异,在圣皇宋星天的眼里,老六宋星海简直就是个“透明人”,既不能帮他维护江山社稷,也不会对他的皇位造成威胁,属于可有可无的那种角色。所以宋星天从来都没有注意过这个弟弟,随便给了他一个郡王的爵位,让他安安稳稳做个富贵闲王就好,也不枉大家兄弟一场。

    俗话说有什么样的父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宋星海懦弱无能,生了个儿子宋立更加无能,居然是个修炼上的极品废柴。十三岁了还徘徊在入门二层,估计帝都随便找个六岁顽童,也能将他揍得满地找牙,连宋星天都搞不清楚,为什么宋星海和宋立有着和他们一样的皇族血统,却跟他们差距这么大,简直就是皇家之耻嘛!

    就这样两个人,能惊动九门提督和李维斯公爵等一帮重臣,逼得他们抬子告御状?宋星天顿时对这件事情来了兴趣,所以他很快就上了大殿升了朝,准备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圣上明鉴,老臣有冤情啊!”九门提督成广德和卫国公李维斯跪在大殿中央,老泪纵横,背后摆着两具担架,他们的儿子成正翔和小李维斯躺在担架上,伤得非常严重,以宋星天的眼力看来,这俩小子浑身的筋骨全部被打断了,内脏也受了严重损伤,即便是能治好,基本也成废人了。

    “臣等也有冤情!”吏部尚书,刑部郎中,帝都府尹等几名重臣也跪在了大殿之上,每个人都是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

    “众位爱卿,不要着急,有什么冤情慢慢道来,朕一定会为你们做主。成爱卿,你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宋星天语调低沉有力,仿佛有一种抚慰人心的力量。

    于是成广德一把鼻涕一把泪,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说今天他正在书房处理政务,不曾想祸事从天而降。郡王宋星海闯进府中,不问青红皂白,见人就打。府中四十五名侍卫全部被打断了手脚,其中还包括八名引气初期的高手,整个九门提督府的防卫力量损失殆尽!宋星海还扬言,因为他的儿子宋立被成正翔打成重伤,眼看活不成了,所以咽不下这口气,冲进成府要找成正翔报仇。但是没过多久,就有随从将成正翔抬回府中,而且禀报说成正翔是被宋立打成这样的……这简直太欺负人了,这边老子打进府来,要为儿子报仇,结果儿子却在外面把成正翔打得这么惨……

    卫国公李维斯也附和了一番,他的遭遇和成广德基本没什么差别,其余几名大臣好了些,最起码他们的儿子没有被打,但家中的情况和成李两家差不多。因为他们的儿子都曾经参与对宋立的围殴,所以宋星海就闯到他们家中大打出手,府中的侍卫几乎全部被打断了四肢,最惨的是吏部尚书,因为大门紧闭,所以连墙壁都被宋星海穿了个大洞,现在还正找人修补呢。

    众大臣你一言我一语,捶胸顿足,声泪俱下,在大殿之中上演了一场批判大会,矛头直指郡王宋星海,语气之中恨不得食其肉枕其皮,恨之入骨。

    “圣狮法典有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郡王宋星海无视帝国律法,仗着自己乃郡王至尊,光天化日之下私闯重臣府宅,行凶打人,道德败坏,影响极为恶劣,恳请圣上给予严厉处罚,以彰显帝国律法之公正严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最后九门提督宋星海来了总结陈词,当然,这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

    在大臣们控诉期间,宋星天饶有兴致地观察站在一旁的老六宋星海,他很难想象,他们口中那个单枪匹马干翻十几名大臣的府邸,挑落高手无数,在帝都掀起血雨腥风的绝代凶人,就是他那个胆小如鼠,懦弱无能的六弟宋星海?是不是真的啊?

    “海郡王,他们所说的内容可否属实?”尽管难以置信,但宋星天还是问了一句。

    宋星海狠狠地瞪了这帮大臣一眼,抱拳行礼,答道:“回禀圣皇,臣弟的确闯过他们的府邸,打伤了他们府中的高手。但臣弟并不是无故行凶,小儿宋立,于昨日和以成正翔为首的纨绔们发生冲突,被他们殴打成重伤,浑身的骨头都断了,估计没多少时间可活了。”

    说到此处,宋星海声音有些哽咽:“圣皇明鉴,臣弟一直以来与人为善,从来不和别人争斗,这些年来没少受这些人的欺负,但一般的小事臣弟都不想去计较,大家同殿为臣,都是为我宋家的江山鞠躬尽瘁,又何必因为一点小事发生冲突呢?只是,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对我来说,妻儿就是我身上的逆鳞。我堂堂郡王,如果连妻儿被人殴打致残都不敢肯吭一声,那我还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我是云琳的丈夫,是宋立的父亲,你们欺负我可以不计较,但如果欺负他们,就别怪我翻脸无情,要尔狗命!”

    看见宋星海怒视众大臣,虬髯戟张神威凛凛的模样,宋星天心里一动。看来一直以来大家都低估了这个老六啊,老虎不发威,被人当成病猫了。当年众人争夺皇位之时宋星海没参与,后来也都是老好人,倒真的忽略了他的存在了,没想到这个老六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皇帝目光闪烁,心里隐隐的已经想到了一些东西,感觉这件事情倒让他有一些意外发现,或许……

    “你的儿子宋立明明在归雁塔前的擂台上打伤了我儿,你怎么还在信口雌黄,一个重伤的人,能将人打成残废吗?”成广德气得嘴唇都哆嗦了。

    李维斯也吹胡子瞪眼,力证他的儿子小李维斯就是宋立打伤的,帝都很多百姓都亲眼所见,宋星海明明在扯谎。

    每个人心中都很怒,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老子来家里闹,儿子在外边闹,现在还不承认,这都什么人啊。以前都说这儿宋星海是老好人郡王,现在看来,他才是帝都最无耻的家伙。

    “我儿重伤卧床是我亲眼所见,如果你们想捏造事实诬陷他,我宋星海的拳头绝对不会答应!作为一个父亲,在他生前我没有让他以我为荣,已经非常惭愧,现在他的生命危在旦夕,如果有谁胆敢损害他的名誉,哪怕是血染千里,我也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宋星海握紧双拳,想到爱子可能命不长久,虎目之中隐含热泪,胸腹之间悲愤难平,如果不是在大殿之上,他真想冲上去将这帮权臣打个七零八落!

    “相公,说的好!”大殿门口突然响起了一阵掌声,原来是云琳到了。

    “夫人,你怎么来了?”宋星海转头看到了云琳,有点意外。

    “是朕派人宣他们来的,既然要问案嘛,总要所有当事人都到场,搞个水落石出才行。各位爱卿都是朝廷重臣,朕可不想偏袒任何人,也不能冤枉任何人。”宋星天挥了挥手,淡淡道:“宣他们进殿吧。”

    内侍唱了喏,宣云琳母子金殿。

    当大殿上的人看到宋立也跟在后面的时候,每个人的表情都非常精彩!尤其是宋星海,以他的眼力,完全可以看得出,他的儿子宋立不仅没有半点受伤的样子,而且身体比以前不知道矫健强壮了多少倍,就连修炼的境界也有大幅度的突破,现在他居然是炼体六层巅峰!不久前还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爱子,居然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他面前,修炼还爆了境界,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郡王爷的小心脏差一点就受不了了。

    这……这……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宋星海目瞪口呆,脑子顿时迷糊了,甚至他都有点怀疑,现在出现在他眼前的一切是不是他的梦境!<!--章节内容结束-->